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云月影殁(元宵节快乐~)-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云月影殁(元宵节快乐~)

    夜清寒眼底暗沉,心中的戾气全部向着那几只天尸虫王发泄了过去。

    天尸虫王被落雷劈得寸步难行,不停地在地上翻滚,阻住了前进的进度。

    这一被阻扰,大大方便了云月瑶那一边收拾满身魔气的僵尸。

    第一批扑进净化之光内的僵尸,已经化成一堆的魔尸虫,魔尸虫身上的魔气依旧被继续净化着。

    第二批,几乎是全部的僵尸,都扑进了净化之光的范围之内。

    云月瑶和陆翰早有准备,二人合力支撑住了净化大阵,无视了净化之光快速的向内收缩。

    但是,当净化之光缩进大阵内的一瞬,云月瑶一把丢出去百余枚乙木封丹。

    原本看似摇摇欲坠的净化大阵,一瞬间猛然亮如白昼。净化之光如流水般向着阵外流淌而出,有如实质。

    这一波乙木封丹一出,阵外的僵尸哀嚎成一片,看着全数的僵尸,纷纷滚倒在地。

    杨韶华接到了云月瑶的眼神示意,让那些还在看热闹,缩着装鹌鹑的家伙出力杀尸虫。

    各门弟子自是不愿意听从,就当没听见。

    但是,下一刻,这些人就被丢出了净化大阵的外围,落到了净化之光的范围之中。

    众人惊骇大叫,纷纷多少着尸虫,歪歪斜斜的飞高了起来。

    有人险些被尸虫沾身,慌乱间胡乱丢术法,灭杀尸虫,嘴里却是骂骂咧咧的,叽歪着无极剑宗这是想害死他们云云。

    然而,杨韶华的嘴炮功力哪里是那些人比的了的?只一句“真当你们也体弱的凡人了不成?同为修仙者,不出力凭什么想白得无极剑宗的保护?给好处了吗?”就将众人堵得脸色难看,又无从反驳。

    即便是有人想要反驳,也会被杨韶华变着花样的怼回去。且更加难听,更加不留脸面。

    众人不在净化大阵之中,怎么都感觉不安全。

    就好像这茫茫黑夜之中,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伺机要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们拆吞入腹一般。

    这样的不安感,让众人只能选择了妥协。

    有人带头认错,祈求着无极剑宗放他们入阵。他们定然全力出手,共同抵御邪魔外道。

    杨韶华十分不情愿,但是,云月瑶已经打开缺口,放人进来了。

    缺口才一闭合,大阵外面就刮起了一阵黑风,熟悉魔气的云月瑶,顿时目光一凛。

    那家伙还真是好本事,这是又凝聚了足够的魔气,降下了一个魔气分身呐。

    夜清寒也是脸色难看,他的右眼,此时血红的眼珠陡然变亮,自那亮光之中,飞出了一束浅淡的鬼气,霎时打入虚空,消失不见。

    夜清寒感觉到了异常,却不知飞僵做了什么。

    只是,那一束鬼气释放而出以后,那只赤红的眼珠,光芒变得更加的黯淡。原本被隐没的紫光,渐渐强势了起来。

    通幽城内外成了一片焦灼之势,魔气分身尚未成型,正在继续着魔气。

    而云月瑶正在努力,耗损着僵尸和魔尸虫的魔气。以此来拖延魔气分身成型的时间。

    如果她能在魔气分身集聚足量的魔气之前,就将净化之光范围内的魔气消耗一空。

    那么,这一次出现的魔气分身,定然会是三次出现的分身之中,实力最弱的一只。

    夜清寒一直在阻扰着天尸虫王的脚步,劈的五条天尸虫王满地打滚。无暇帮忙,阻扰天上的魔气分身成型。

    各门弟子亲眼看见了天上黑漆漆的魔气在盘绕着,一张天魔的脸忽隐忽现,吓得缩到了一起,使出浑身解数,往城外丢着五颜六色的术法攻击。

    天魔,真正的天魔出现了!妈呀!各门弟子简直要吓死了。

    他们后怕的想起,刚刚他们就飞在,现在天魔虚影出现的地方。

    如果刚刚,他们晚了一步逃回这座大阵之中,是不是就要成为那只天魔的口中食了?

    众人终于意识到,无极剑宗的天骄,没有危言耸听,不是为了吓唬他们编排事实。

    这倒是让他们更见的害怕了,他们多么希望,无极剑宗的天骄们,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就是为了吓唬他们的?

    现在可好,看见了真正的天魔,他们都快要吓尿了!

    忘忧,

    淳于炎正盘坐与忘忧湖底,督促着云月娇修炼。

    突然,一缕鬼气入了忘忧湖,搅动了湖水的宁静。

    那一缕鬼气入了忘忧湖,眼见着就要逸散,却坚挺着来到了淳于炎的面前。

    淳于炎感觉到了鬼气中,熟悉的气息。

    伸指,点在了那一缕鬼气之上,霎时眼睛暴睁而开,浑身的气势为之一变。

    云月娇承受不住如此鬼气威压,被惊醒。

    淳于炎一时难以收敛气势,给云月娇传音道:“你就一直待在这里,无论看到什么,无论谁来骚扰,都不要离开忘忧湖。”

    云月娇点点头,担忧的问道:“是不是二姐姐那边出事儿了?我,我能不能跟着去?”

    淳于炎十分干脆的拒绝道:“你现在正是关键之处,必须留在这里。不要擅自行动,记住上次险些被人逮去的教训。”

    云月娇眼中的光芒一暗,说道:“是,师父,徒儿知道了。”

    淳于炎让云月娇安心修炼,就一闪出了忘忧湖,劈开了空间,出了忘忧,一闪出现在了仙灵大陆。

    在修为被天道压制下去之前,一扫锁定了云月瑶的位置,并将其周遭的情况都看了个通透。

    淳于炎眼中红光大盛,一步万里,缩地成寸。几步就踏空来到了通幽城上空。

    这时,那魔气分身将将要成,云月瑶和陆翰脸色发白的在苦苦支撑。

    墨渊等人全都在极力攻击城外的魔尸虫,并将阵眼和他们的小祖宗围在了他们的保护圈之内。

    夜清寒一直在阻止着天尸虫王,已经渐渐有所不支。

    众人都是一脸的疲态,被动的被消耗着。

    眼见着自己这一方要被耗损空虚,魔气分身也快成型。以此情况下,还要硬拼强战魔气分身,云月瑶已经做好了将无极剑宗众人,拉进火玉空间避祸的打算。

    却在这危急之时,淳于师兄如同天神一般,从天而降。

    一道快如闪电的极光落下,将初初成型的魔气分身劈了个四散而开,与此同时,地上的魔尸虫,也被那极光一照,化成了缕缕青烟,消失不见。

    淳于炎仅仅一击,就解了云月瑶面临的危机。

    一击之后,淳于炎转头,跟云月瑶微微颔首,而后转身就要灭了那被夜清寒阻扰了半天的天尸虫王。

    云月瑶赶紧出声阻止道:“别,师兄,别杀。它们可以入药,要活口。”

    淳于炎面色古怪的看了云月瑶一眼,许久不见了,这丫头怎么还是有这般恶趣味?

    淳于炎虚指连弹,五指弹出,五只天尸虫王砰砰爆响之中,应声倒地。

    云月瑶撤了一半的阵旗,让陆翰独自支撑一下。

    她则飞出了净化大阵的范围,直接来到了那五只天尸虫王的面前,一一将其收进了簪子空间。

    满载而归,旗开得胜。

    云月瑶一脸欢喜的转身,向着淳于炎的方向飞去。

    只是,她才一转身。身后就现出了一条虚淡的影子,影子伸出了一直乌黑的爪子,就要贯穿云月瑶的后心。

    淳于炎见此,眼中寒光四射,杀机凛然。

    双手食指一记虚弹,两缕极光爆射而去,直奔黑影的爪子和面门。

    而另一边,聂瑶看到了这一幕,眼睛瞪得老大,下一刻人影就以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经抱着云月瑶的腰,瞬移到了淳于炎的身后躲着。

    这一变故太快,快到夜清寒的落雷还未落下,人还定格在来不及的焦躁绝望之中。

    等他眼睛一眨的时候,下一秒,瑶瑶就跟聂瑶一同出现在了淳于炎的身后。

    他松了口气的同时,暗暗责怪自己瞬移的速度不够快,都赶不上一个风系的金丹期。

    对了,风系的金丹期!

    那是一种秘术,对啊,秘术!

    他的雷系如果与瞬移相结合呢?是不是会更快?

    夜清寒一时得到了启示,有种豁然开朗之感。但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还是先去看一看瑶瑶,不知瑶瑶有没有受伤。

    他不想因为灵力基近透支,就给自己找借口。

    他这一次,作为瑶瑶的未婚夫,的确失职了。

    夜清寒缓过一口气,全身都还在后怕的发抖,却是尽力维持着,来到了云月瑶的身旁,担忧而又愧疚的看着瑶瑶,想开口说话,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这个时候,无论开口说什么,他都是错了。

    云月瑶却没有在意,冲他笑了笑。

    瞧着他还在发抖的双手,那双手的手心已经渗血发黑。这便是霹雷过多,伤了经脉的症状。

    云月瑶服了一把封丹丹丸,又给夜清寒塞了一把到嘴里。

    然后才帮他医治手上的伤。

    仔细检查了一下,经脉损伤不算太严重,只是暂时不宜在用这双手,再施展任何的术法了。

    夜清寒眼中的愧疚未变,对自己的伤势,丝毫不放在心上。

    云月瑶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夜清寒立马成了乖宝宝。

    云月瑶这才抿嘴一笑,转身,去跟淳于师兄叙旧去了。

    实在是,淳于师兄来得太及时了。

    而云月瑶跟夜清寒撒钩镰的时候,一旁的聂瑶看得直翻白眼。

    淳于炎这一边,就在云月瑶和夜清寒互动的时候,他已经将偷袭云月瑶的黑色虚影打散了。

    并且目光冰寒的盯着一个方向,双手做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姿势。

    而后右手一松,一道快到看不见的极光,就这么飞射了出去。

    目标直奔通幽城外,十里亭的方向。

    亭中,黑衣女子做法,接连两次被伤。气急败坏的就要再拿站于一旁护法的黑衣人撒气。

    这时,她忽然觉得心脏骤然一紧,自她死后,就再没感觉到心脏的变化。就在她惊疑不定之际,站在一旁的黑衣人惊骇的拦在她身前大叫:“小心。”

    心字才出,一根极光箭穿透了他的胸膛,速度未减半分,又把黑衣女子射了个对穿。

    黑衣女子惊骇的瞪大了双眼,头上的围帽飘落,那恐怖的,满是疤痕的面容露了出来。

    正是被魔气分身,自忘忧掳走的云月影。

    云月影愣愣的看着胸口凝而不散的极光箭,回想着自己悲催的生平。

    生前,她被家族排挤,被丢到了庄子。几次谋害云月瑶那个小贱人,没能得手不算。

    每次还都要吃下大亏,她不甘心。

    拜了个师父,本以为得了极好的归宿,她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的师父。

    却不曾想,在及笄的那一天,她的师父亲自为她操办及笄礼。却在当夜夺了她的元阴和她全部的修为,而后弃她如敝履。

    云月影恨,恨老天不公。

    她好不容易重拾信心,靠着吸取那些臭男人的元阳,一步步恢复着修为。

    却在云家客栈不远处,劫持了一队歪瓜裂枣的佣兵时,莫名其妙被人毁了脸。

    她又修炼了画皮之术,每天都需要摄取美人皮来给自己换。

    却还没拿到第三张皮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一身白衣的俊俏郎君。

    可那人无理的在她身旁嗅了嗅,疑惑了再疑惑,不知何意。

    她有心勾搭他,采补他的元阳。谁知,就在她露出媚笑,轻唤对方爱郎的时候。那白衣郎君竟然瞬间脸色冰寒,说翻脸就翻脸,一掌挥来,将她打残。

    她全身经脉和骨头尽碎,狼狈之极。

    很多无知凡人将她团团围住,指指点点。

    却在这时,她脸上的人皮到了时效,干枯开裂。露出了她如恶鬼一样的面容。

    那群凡人,竟然说她是妖怪。

    竟然请来了当地的一个小小世家,以鬼火将她活活烧死!

    她死后入忘忧,浑浑噩噩度过了不知多少时日。直到左魔使将她从忘忧带出,给了她新的身体。

    她才重见天日,也是在那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让她知道了,当日打残她的,竟然是只飞僵。

    她还记得那个小小世家鬼火炼化之仇,若非她舍弃了肉身,以残魂逃脱,恐怕就被那鬼火烧得魂飞魄散了

    云月影毅然入魔,成了左魔使的手下,听命祸乱仙灵大陆之便,灭了那个世家。

    献计抓飞僵,灭所有仙宗门派的天骄。这样,就能亲手杀了云月瑶。

    眼看事情将成,飞僵虽然没能被抓,却已经死了。云月瑶和夜清寒也已然被困。

    瓮中之鳖,又是怎么翻了身,又是怎么反杀掉她的?

    云月影没有机会知晓这个答案了,她恨恨瞪着胸口的极光箭,直到身体化作了点点光斑,魂飞魄散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云月影殁(元宵节快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