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风波再起-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风波再起

    此处事情一结,淳于炎冷眼看了那一群不明所以的修士一眼。

    听了丫头说,那是各门的天骄?

    淳于炎很不客气的冷哼道:“如果仙灵大陆的修仙界,已经成了这样的水平,趁早被灭了算了。”

    云月瑶抿嘴一笑,刚刚夜清寒就有跟她提到这个。她也觉察到不对了。

    如今再被鬼君师兄一说,她倒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淳于炎不太放心的,看了眼无极剑宗那几个小子。又看了看夜清寒。

    这几个如今的样子都有点惨不忍睹,刚刚的一场恶战,只有他们几个是真的出了大力气的。

    他又转过头,看着无极剑宗的方向,预估了下,放去灵觉。

    远在无极剑宗的凌云龑猛然睁开了双眼,感应了一番以后。他“腾”的一下子起身,火烧屁股一般,向着通幽的方向掠去。

    这个时候,魏永安还在回宗门的路上。

    他自打进入了传送阵,回到修仙界,速度就慢了下来,并没像他说的那样,回宗门求助。

    而是悄无声息的去各门坊市打探消息,他早就对那些所谓各门天骄起了疑心。

    打算以此增加筹码,免去他临阵脱逃的罪责。

    故而,巴国通幽那边的事情已经落幕,无极剑宗的太上长老也已经亲自赶赴通幽,去接应云月瑶等人,魏永安却还在外面晃悠着,没有回宗门。

    凌云龑得到了淳于炎的传讯,火急火燎的就跑到了通幽。

    一口气还没喘匀呢,他就把云月瑶扒拉到面前来,上上下下的检查着,嘴里也不停的唠叨着:“怎么样?丫头啊~哪受伤了?疼不疼?老夫来迟了,来迟了。”

    云月瑶只感觉一阵风向她刮来,还来不及反应呢,就听到了凌师兄熟悉的声音。

    她嘴角一抽,有点无奈道:“师父,我没事,就是虚耗过度,缓一缓就没事儿了。”

    凌云龑亲眼确定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说道:“哎呀,没事儿就好,就好,走,走走,咱回去了。”

    说罢,转眼看向了淳于炎,有些敌意的问道:“那个谁?你怎么会在这儿?不是说你走了吗?”

    淳于炎不屑的扫过凌云龑,眼中的轻蔑,看得凌云龑火大。

    他吹胡子瞪眼的,就想发作,却被云月瑶拉住了。

    云月瑶说道:“幸好师兄来了,不然,直面天魔,我们还真要交代在这儿了呢。”

    凌云龑一听天魔,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心惊胆颤的咋呼道:“天魔?什么天魔?你们碰上天魔了?事态已经严重到什么地步了?”

    云月瑶安抚着凌师兄,说道:“不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说。”

    凌云龑四周扫视一圈。

    被他扫到的各门弟子,都缩着头,个个像个鹌鹑一样。

    凌云龑一看,心里就有了数,不写冷哼道:“回去给你们的师门带话,这次各门送的大礼,我无极剑宗收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哼!”

    各门弟子哪里受得起天尊尊者的剑威,再被声波一震,纷纷跟下饺子一样,掉的满地都是。

    云月瑶也懒得看那群歪瓜裂枣,转身,收起了净化大阵,招呼着陆翰等人过来。

    待人聚齐,云月瑶看向了淳于师兄,问道:“师兄,你招来师父,是要走了吗?”

    淳于炎知道小丫头聪明,一猜就中。

    在两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中,伸手,抚摸了云月瑶的发顶,说道:“你妹妹那边离不得人,她近日就要突破了。”

    云月瑶了然的点点头,笑着道:“多谢师兄帮我照顾妹妹。”

    淳于炎嘴角勾了勾,身形化作青烟,消失在原地。

    云月瑶看着淳于炎消失的虚空,心中有些不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转头,看见夜清寒和凌师兄十分怨念的眼神儿。

    云月瑶心中的伤离别突然变成了无奈。

    这两个啊唉!

    有了凌云龑一路护送,各门弟子也没了多余的心思。

    为了不再横生枝节,凌云龑还是耐着性子,将那些个累赘,一并送到了传送阵。过了传送阵,他就一卷众人,将云月瑶十人一起卷走了。

    聂瑶一直都安静的不声不响,直到被卷到了无极剑宗的坊市,才有些尴尬的怯怯看了凌云龑一眼,旋即又看了大瑶瑶一眼。

    云月瑶回头,就对上了聂瑶小鹿似的萌萌眼神儿。

    这才想起来,小瑶儿是天道宗的,被他们拐带回来了。

    凌云龑见两人容貌相似,还以为是丫头的亲戚,也没多想,就把人一并带离了危险地界。

    结果顺手了,也没多问,就给带回来了。

    现在才想起来,好像哪里不对,倒是有点尴尬。

    为了掩饰尴尬,凌云龑借口还有事儿,事遁了。

    云月瑶:

    本来想让凌师兄将人送回去的,可人跑了,她也没辙不是?

    云月瑶看向了夜清寒,夜清寒故意亮了亮双手。心里想的则是,瑶瑶以外的异性,他才不要多费心。

    云月瑶耸耸肩,只好将人先带回她的丹峰去了。

    聂瑶一听要参观大瑶瑶的丹峰,大瑶瑶是峰主,高兴的不得了,就像一只花蝴蝶一样,围绕在云月瑶的身旁,一张小脸儿明艳动人。

    这一幕,就这么意外的落入了墨渊的眼中,他呆呆看着那二人离去。口中默默呢喃着:聂瑶吗?和她好像,又不像,不过,也是个很美好的仙子。

    夜清寒也跟着云月瑶回了丹峰,或者说,是被云月瑶拉上了丹峰。

    夜清寒的双手,虽然伤口愈合了,却还是一片烧焦的样子。

    云月瑶生怕他不听话,会把自己那双手给弄残废了。

    而云月瑶至始至终,都不清楚,云月影在通幽的那件事情里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直到云月影死的时候,她都一无所知。

    夜国,就在通幽出事的时候,夜帝修并未停止他的南征北战。

    被惹毛的一代枭雄是十分可怕的,尤其是疯狂报复起来的时候。

    通幽的事情才解决,巴国的领土却被夜帝修吞并了三分之一。

    夜国的铁骑一路势如破竹,攻城略地。夜帝修一身戎装,御驾亲征。

    巴国的皇帝坐不住了,想再次动用特权。

    恰巧这时,穆子越负气回到了巴国皇城。

    穆皇眼睛一亮,按捺住情绪,一阵的嘘寒问暖,又伤春悲秋,满脸的忧愁。

    待到穆子越宽慰他两句的时候,才把事情引到了正题,说道:“儿啊,你可知,巴国就要姓夜了?”

    穆子越一惊,旋即想起了夜清寒,又想到了云月瑶和聂瑶。心中的郁郁更是说也说不出,闷得又憋屈。

    穆皇见皇儿心绪波动极大,跟以往一样,一直是个沉不住气的货色。

    心中一喜,面上却依旧愁眉不展的说道:“夜帝御驾亲征,已经夺下了孤三分之一的版图。这可如何是好?巴国即将毁在孤的手中,让孤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又如何对得起黎民百姓?”

    穆子越眼神虚眯,心中怒火中烧。

    他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夜国欺人太甚!父皇切莫伤了龙体,待儿臣回转宗门去求援。定为父皇讨了公道。”

    穆皇一听,心下大定。面上一阵激动,握住了穆子越的手,老泪纵横道:“我儿孝顺,孤等你消息。”

    穆子越点点头,掩下了眼底的自嘲。

    转身,大踏步离开了皇宫,离开了皇城。他的父皇,从来都是以孤自称,从未在他的面前,称一声父皇。

    是,他是他的儿,必须要处处为他着想。

    可他从不说他是他的父皇,用不上的时候,一句关切都得不到。

    穆子越恨恨,全都当他愚蠢,全都不在意他的感受!父皇如此,云月瑶如此,聂瑶更是如此!

    现在,夜国又来进犯他的家国天下,岂有此理!全都岂有此理!

    穆子越带着满腔的愤愤,遁光起,急匆匆回转修仙界,赶赴宗门。

    三日后,

    各宗门得到消息,所有派遣去世俗界历练的弟子都已经回转。那些并未有人回转的宗门,自是再次派遣弟子,前去通幽寻人。

    这一寻,就寻到了近百干尸。从面容上,依稀还能看出生前的容貌。

    这近百具干尸,被带回,任由丢失弟子的宗门认领。

    结果不言而喻,人数吻合。而后,活着回归宗门的那些弟子,得知了这个消息,都是汗毛倒竖,后怕不已。

    那些私自乱逃的弟子,全都被聚集在了通幽城外十里亭处,一具具血肉不见,全都成了干尸。

    而且,他们的身上,很明显都被魔气的气息沾染了,虽然已经淡去,却依旧有遗留。

    这一下,修仙界可炸了锅。这一发现,还有回转的见证人们添油加醋的诉说,使得修仙界一下子卷起了不小的风波。

    曾经被慢慢当成了谣言的大劫一说,再次被众人提起。

    死了弟子的宗门还想捞点好处,找上了无极剑宗,要求无极剑宗给个说法。

    为什么那么多的弟子都没事儿,偏生他们宗门的弟子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能留下?

    凌大掌门,早就从陆翰等人口中得知了真相,又从那位小祖宗和他们老祖宗那儿得到了提点。

    所以,当一众小宗门找来时,凌大掌门稳如泰山,胸有成竹。将赶来的宗门挨个怼了个狗血淋头。

    怼了还不过瘾,他还以他们合伙算计无极剑宗为由,险些害了无极剑宗的新秀天骄,就此陨落。

    要求各宗各派,给无极剑宗一个说法,不然,大劫来临,那就个人自扫门前雪,休想得到无极剑宗的庇佑。

    凌大掌门有云月瑶做后盾,丹器符阵样样自足。说话底气十足。

    其余宗门,却不知无极剑宗是发了什么疯,哪来的这般底气?

    直到,有人说出了,无极剑宗已经多年不在丹鼎宗和炼器宗,定制丹药和法器。

    各个宗门这才察觉到了异常。

    而且,还有当时的弟子所说,无极剑宗还藏了一个天尊尊者,与那小天才云月瑶同辈。被其称为师兄。

    众人更是胡乱猜测着,是凌云龑偷偷收到徒弟,还是凌云龑之下,又晋升出了一个天尊?因此也对无极剑宗更加忌惮。

    现在又是大劫临近之际,内乱无疑是最为蠢笨的做法。

    故而,无极剑宗讨要说法,要赔偿,各宗门都捏着鼻子认了。

    这一趟,不但自己宗门派遣出去的弟子,没能趁机捞到好处。还都折损进去了,虽然不是重点培养的天骄。但也算得上的中上的精英了。

    即便是那些活着回去的,最多也只是看到了无极剑宗富得流油,弟子身上有多少好东西而已。

    可惜,眼馋也白搭,谁也没本事,更没机会抢夺。

    修仙界乱成了一锅粥,且还在持续闹腾着。

    天道宗,

    穆子越回转,找到了自家师父。

    才与师父见面,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掌门叫了去。

    穆子越只好赶往,掌门看到穆子越,开口就问:“你师妹人呢?你不是说,到了你的地盘,一切都不用担心,你会照拂好瑶儿的吗?她人呢?”

    掌门压抑着惊惶和愤怒,质问着穆子越。

    穆子越一愣,旋即脸色更加阴郁。又是为了别人,他要遭受质疑。

    不过,聂瑶没回来?

    穆子越确认了下,掌门都火急火燎成这个样子了,自然不会是假的。

    穆子越一时也有些慌了神,他是真的喜欢聂瑶的。

    于是,穆子越将到了巴国以后,聂瑶跟着无极剑宗的云月瑶走了的事情说了。

    天道宗掌门一听,先是松了口气,旋即开始责备穆子越,做人怎么可言而无信,将师妹随意丢给他人云云。

    而后,不耐烦的挥挥手,让穆子越退下。

    他则拿出了传讯玉符,一边埋怨着自家宝贝徒弟,怎么没事也不给他传讯报平安,一边心中忐忑着,莫不是那丫头出事了吧?

    就在这样复杂的情绪下,传音过去,焦急的等待着回复。

    大概半刻钟,聂瑶的回复才到。

    得到回复的天道宗掌门,心中真是哭笑不得。

    这个丫头啊,竟然是被无极剑宗那位不着调的老祖宗,给误领了回去。

    结果,这小丫头就给他来了个既来之则安之,跑去人家无极剑宗的小祖宗峰头玩耍去了。

    他唉,宝贝徒弟没事儿就好,还是亲自去接人吧。

    无论如何,这一趟感谢是必须的。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风波再起》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