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气煞天绝-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气煞天绝

    天绝道人手诀翻飞,凌空一斩,一道巨大的剑气在他的剑域中斜劈天地。

    几只天魔后裔全身好似有千金重,周遭的灵气凝结得如同胶体,粘腻沉重,让他们的行动,都迟滞了起来。

    天绝道人这看似蓄势缓慢的一剑,一般人都能随意躲开,几只天魔后裔的动作,比那一道剑光的速度更慢,简直就像是一格一格的看胶片那样,缓慢的令人发指。

    一剑,将所有的天魔后裔都斩成了两截,这还不算完。

    当剑气斩过几只天魔后裔的身体以后,旋即爆开,变成了漫天剑雨。

    剑雨细入牛毛,只在天绝道人的剑域内洋洋洒洒。那看似毫无伤害,犹如贵如油的春雨般飘扬的剑雨,在落到几只天魔后裔的身上时。

    却是带出了一连串的穿刺伤,几只天魔后裔被这密集的攻击打到身上,都惨叫着,如同癫痫般,又或者过电了般抖动了起来。

    身上无数的黑血被剑雨带了出来,这场面才是真正的千刀万剐。

    如此凶残的击杀方式,看得凌云龑和夜清寒三人都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现在看见的不是天绝道人的模样,而是云月瑶突然华丽变身,然后发出了这连贯的一击接一击。

    然,天绝道人的斩杀大业还未完成。

    几只天魔后裔在遭受着这样毁灭性的攻击之中,仍然不死心的想要逃离,他们仰头齐齐嘶吼,眼中红光大盛。

    他们身形发生了改变,原本各种人身配兽形的身体,被剑雨穿成了烂肉。这么几坨烂肉,此时正在蠕动着,相互靠近着,哪怕攻击更为密集而猛烈,他们都好似感受不到痛苦了一般,拼了命的想要聚集到一起。

    任凭天绝道人的攻击再怎么猛烈,他们最终嘶吼着,已经完成不成形了,却仍然顽强的活着,聚集到了一处。

    所谓的聚集到了一处,就如字面上的意思。

    他们重叠到了一起,就像一滩稀泥一样,蠕动着融合成了一体。

    那一坨已经看不出是个什么的不明物质,在剑雨中,发出了粘腻的,很恶心的沾粘声。

    就在这样的沾粘声中,那一坨黑乎乎的很恶心的不明物质,一收一缩间,重新组合出了一只天魔后裔。

    这一只,身上所含的魔气,明显强过了之前的那几只。

    看来,融合成一体之后,天魔的等级随着提高了一个层次。

    天绝道人转动净化剑阵,并将净化之光全部融入到剑阵中来。在他的剑雨加持之下,动用了净化剑阵的最强杀招。

    十八把万年桃木髓长剑不停变换着位置,绞杀着阵中的新生天魔。

    新生天魔形体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属于狗急跳墙之下无可奈何的选择。

    这样的不完全体,若是给足了他时间去稳定,天绝道人也说不定不是其对手。

    毕竟,云月瑶修为有限,其肉身的承受能力也有限制。天绝道人顶多发挥出来无限接近合体期的实力,却因着天道的压制,比不得真正的合体期。

    而几只相当于分神期的天魔后裔,合体之后,若是稳固了形态,就将与天绝道人不相上下。但凶残的程度,绝对在天绝道人之上。

    而且,天绝道人能够附身的时间极其有限,天魔合体之后却是可以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形态存在着。

    若是不趁着现在将其灭杀,死的将会是在场的众人。

    天绝道人神情冷肃,动用了云月瑶眉心的第三只眼,那只竖瞳猛然变亮,而后爆射出一道刺目的三色光芒。

    一击洞穿了新生天魔的眉心处,将其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随后,净化剑阵十八把剑悉数贯穿了天魔周身要害,还有一柄剑,自天魔的头顶直刺而下,从天魔的两腿之间刺出。

    新生天魔再次连连惨叫着,却是动弹不得,就在十八把剑将其洞穿的时候,新生天魔好似被定格住一般,一双赤红的眼珠定定的盯着天绝道人的方向。

    下一刻,新生天魔连同那十八把万年桃木髓长剑,一齐爆裂开来,声势惊天动地。

    但因其是在天绝道人的剑域之中,就连爆破都是极其缓慢的。

    而天绝道人就利用这个时间差,一手劈晕了凌云龑,拉着他钻进了火玉空间。

    赫连语嫣拉着夜帝修和夜清寒,还有其脚下的七彩祥云,也消失在了原地,夜清寒本想带着小叔叔和小婶婶躲进雷玉空间来着,却被小婶婶抢先了一步。

    七彩祥云也是猝不及防,并未反应过来,周遭的景色就是一变。

    赫连语嫣面色发窘,危急时刻,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事急从权,暴露了空间也就暴露了吧。

    反正,她的空间,小月瑶是知晓的。

    夜帝修更不必说。

    夜清寒跟她沾亲带故,且最听小月瑶的话,也比较稳妥。她不担心。

    让他知道也就知道了吧。

    当初,在妖界的时候,她还在后悔,遇上了危险,她竟然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带着小月瑶进空间躲避。

    现在,等于重来了一次,再遇危险,她打算坦诚一些。

    赫连语嫣做了一番心理安慰,抬眼想要解释的时候,却发觉夜清寒那个臭小子,竟然完全不惊讶,更是对她的空间不感兴趣。

    此时,夜清寒正抓着七彩祥云,询问他瑶瑶是否安好。

    七彩祥云被主人抛弃,非要它保护这么三个人,心中正不爽。尤其是被莫名其妙的拉进了旁人的空间里,它戒心正重呢。

    夜清寒不胜其烦的询问,它一点儿都不想给面子。

    只是哼哼唧唧的生着闷气,甚至还在怀疑,是不是那边那个女人,看着它天下独一无二,太过于优秀,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打算把它占为己有。

    它无视了夜清寒的聒噪,自怨自艾着自己太过于优秀,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总是被人觊觎。唉,优秀并不是它的罪过,它优秀是天生的,老天爷给的,它何其无辜啊?

    七彩祥云这一番腹诽,好在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在心理面自己叨咕叨咕。

    若是被在场三人听到,尤其是赫连语嫣,一定会一脚将其踢出空间,让它独自去感受一下,半步合体期自爆的狂风暴雨。

    另一边,将凌云龑抓紧了火玉空间内,天绝道人就是一愣,因为空间内,算上他带进来的,就有了三拨人。

    这些还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一只会蹦的石蛋,正欢快的蹦来跳去,围绕在这几人的身边,好奇的盯着他们。

    一边蹦还一边大呼小叫着,想把众人都给弄醒。

    现在弄醒怎么可以?

    天绝道人感觉到时间不多了,绝不能让那只石蛋捣乱,于是,他手诀一起,就将那只石蛋丢到了岩浆湖里泡澡去了。

    而后,他又给三拨人都用了他和小丫头特制的丹药,保证他们昏迷不醒,在睡眠中恢复伤势。

    眼看着将将要醒的凌风凌大掌门,被天绝道人一颗丹药塞进口中,点了睡穴,便再次睡死了过去。

    其他几人亦然。

    做好了这一切,天绝道人终于坚持到了极限。不止他的魂源坚持到了极限。

    云月瑶的身体也已经承受不住,到了极限。

    天绝道人立马打出手诀,解了附身。

    等他回到簪子空间的时候,身形虚淡的就快看不见了。

    这一次的附身战斗,耗去了九成的魂源,因为太过于虚弱了,他一直在空间内保持的人形再也维持不住,“啪唧”一声,变成了拳头大小的元婴,掉到了地上。

    雷万山“啧啧”有声的走了过来,看着惨不忍睹的天绝老鬼,就连恢复成“人工元婴”的样子了,都无法控制住自己,还摔到了地上。

    好在这元婴是仙灵石雕刻而成,若是普通的灵石雕成,怕是这会儿早就摔碎了。

    雷万山捡起了天绝道人,此时那小小的元婴,一脸的萎靡之态,像个小老头一样,实在是可怜极了。

    雷万山也没了调侃的心情,毕竟,谁还没个后辈子孙的?换了是他雷家人有难,他也定然会如此拼命。

    小心捧着天绝道人的元婴,雷万山看了看淡定喝茶,不为所动的留影,撇了撇嘴,将天绝道人挂到了元灵王树上。

    那样子看上去,天绝道人那拳头大小的小小元婴,就像是自元灵王树上结出来的人参娃娃一样。

    天绝道人被元灵王树的气息滋养着,动了动眼皮,见自己被挂了起来。努力的抬了抬眼皮,就看到了罪魁祸首——雷老鬼。

    天绝道人连翻白眼和瞪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是色厉内荏的说道:“老不修的,你,你给老子等着,等,等,等老子恢复过来,定要与你切磋三百回合!”

    见此,雷万山不厚道的笑了笑,说道:“得了吧,瞧瞧你那要死不活的样儿吧,还三百回合呢?你自己先能从树上下来再说吧。呵呵。”

    天绝道人被挂着后衣领子,气不打一处来。可他现在的确虚弱到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小丫头此时也进不来,进来了也完全动不了。

    这倒是给了雷万山戏耍他的空子,竟然把他当成果子挂在了枝头。

    天绝道人磨牙,此仇不报非君子,老不修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老子等着!

    天绝道人如何咬牙,雷万山才不会搭理。

    反正知道了老不死的依旧死不了,他就放心了,这会儿,他有更想惦记的宝贝咧,才不理会只“人参娃娃”呢!

    雷万山在天绝道人生气的档口转头,趁着天绝道人不能动的这个机会,去万年果林内挖酒去了。

    那里,埋着不少天绝道人和云月瑶合力酿造的好酒,他都垂涎很久了,奈何最好的几坛子,被天绝道人看得死紧。

    他一直都没机会下手,这会儿,可算是遇上了好时机。

    天绝道人一直恨恨盯着雷万山来着,见他转身就往万年果林里面钻,就心道不好。

    他着急的呵斥雷万山,让他少惦记他的好酒。

    然而,他自身难保,雷万山才不受他威胁呢。

    那几坛子好酒,被雷万山一口气就给挖出来三坛子。抱着三只半人高的酒坛子,雷万山满载而归,笑得见牙不见眼。

    在天绝道人气急败坏的神情中,走进了院中。见留影望来,他很识趣的拿出一坛子贿赂留影,留影得了一坛子好酒,继续坐在院中不动,手中倒是翻出了一本书来,边看边喝,好不风雅。

    雷万山则抱着两只大坛子,拿了把椅子,就坐到了元灵王树下,拍开了一只坛子的泥封,施法舀出酒水,倒入酒碗中,一边数落着天绝道人,一边吸溜着美酒,好不惬意。

    天绝道人的鼻子都快气歪了,有这么两个损友做兄弟,也不知他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的孽!

    这几坛子好酒,可是小丫头孝敬给他的。原料是从妖界鹰王的乾坤袋内淘来的好宝贝。

    一共酿制了也就十二坛妖王酒,再想喝就没有了。

    这老小子竟然一下子就挖了他三坛子出来!

    天绝道人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原本还萎靡不振,打算慢慢恢复来着。

    现在,他一肚子的火气,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变被动为主动的去快速吸收起元灵王树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为了尽可能让雷万山少喝一口他的宝贝疙瘩,天绝道人的恢复速度简直可以用神速来形容,那可真是拼了命在恢复。

    就在雷万山喝完了一坛子妖王酒的时候,正打算抱起第二坛子,拍开泥封。

    天绝道人“嘭”的变成了人形,自元灵王树上飞了下来,就要找雷万山拼命。

    雷万山快若闪电般闪过了天绝道人偷袭的一击,旋即“哈哈”大笑着拍开了抱在怀中的酒坛泥封。

    天绝道人眼睛都红了上前去抢,这次,却是轻易就被他抢到了手。

    雷万山打着酒嗝,得意的笑道:“嘿嘿,还是老子有办法让你不装死吧?呐,这一坛子,老子赏给你了。”

    话音落,未免被气炸的老不死的找他拼命,雷万山“嗖”的消失在原地,回他的雷火子母玉内,惬意睡大觉去了。

    就算是睡熟了,他还不忘念叨着:“妖王酒......嗝,果然,极~品~!嗝......”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气煞天绝》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