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金蝉脱壳-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金蝉脱壳

    自从遇上了那面具男子,云月瑶一行人,便发觉了,对方竟然就此盯上了他们。

    云月瑶每次打量着夜清寒的时候,夜清寒都会因此汗毛倒竖,头皮发炸。要不是修为不如人,他早就恨不能劈死那个臭小子了。

    店内,表面上风平浪静,一如往常。

    实际上,因为面具男子的到来,还有夜一等的暗中布置。

    现在的宁静,不过是风雨欲来的前兆罢了。

    准备了三天的时间,夜清寒的吩咐,夜一等人终于都完成了。

    局已经布置妥当,现在,就需要一个鱼饵,来让面具男子钻套了。

    这个鱼饵嘛......云月瑶三人一致看向了夜清寒,没人比他更合适了,谁让对方不论他是男是女,就情不知何起而一往情深了呢?

    对于几人的这一说法,夜清寒被逼得险些暴躁得想要提刀,找上门去砍人。

    然而,他心中再是暴躁,再是不情愿,也知道,的确是除了他,再没合适的人选了。

    难道还能让瑶瑶化身前往吗?他宁愿自己吃了亏,也不愿瑶瑶被那样一个难缠的人物盯上。

    在瑶瑶和他自己之间,他果断的选择了牺牲自己做那个诱饵。

    于是,当天夜里,在瑶瑶和雷火子母玉空间的掩护之下,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面具男子的监视,出现在了他在这里的另一处藏身之地。

    这里,面具男子还未曾发觉过,也是他每每躲避面具男子骚扰的落脚点。

    到了这里,夜清寒才松了口气。他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紧张。

    这可不像平时的自己,不在瑶瑶面前的时候,还从未有人或者事情,让他焦头烂额过。

    起码,以前他是绝没将那臭小子的事情,真正放在心上过。

    这一次,也是因着有瑶瑶在身边,他担心自己万一丢丑,会在瑶瑶的面前有失颜面,才会如此的紧张。

    想到这,夜清寒偷眼去瞧了瞧肩膀上盘着的瑶瑶。

    云月瑶这时,却是一跃跳下了他的肩头,说道:“他见过我,我若再出现在你肩头,也就不必隐瞒了。这不等于明晃晃的告诉人家,你跟那红衣女子有牵扯?”

    说罢,云月瑶就打算穿上隐身衣,悄悄潜回店中,跟小婶婶汇合。

    夜清寒欲言又止,最后竟是觉得怎么解释都像掩饰,故而最后只憋出“回去小心”这么四个字,就一脸纠结的,再说不出其他了。

    云月瑶摆了摆小毛爪,随意道:“安啦,从那人眼皮子地下,想用隐身衣将你带出来不容易。可我这么小的一只,想要潜回去可是易如反掌的。”

    云月瑶抱出隐身衣,又回头看了夜清寒一眼,说道:“倒是你,以身做饵要小心些,你身上的气息,小雪已经帮忙变动回来了。”

    说着,云月瑶上下一扫,发觉夜清寒腰间的香包还是那一个,一招小毛爪,抓了过来。往夜清寒的身上丢了好几个除尘决,将其身上的香味彻底去除,这才满意一笑。

    嗯,没破绽了。

    云月瑶将小婶婶调制的引魂香拿了出来,换了个别致的玉玲珑,放了进去,一个术法甩过去,系在了夜清寒的腰间。

    又在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夜清寒一番,这才满意的披上了隐身衣,只见小天窗移动,旋即变得悄无声息,应该已经离去了。

    云月瑶的确已经离开了。

    以她的修为,回去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一路上,她都十分小心,不让自己留下丝毫端倪被人察觉。

    听了夜清寒的描述,面具男子给云月瑶留下来的印象,就是个神经质且五识十分敏感的龟毛男人形象。

    不管对方长成什么样子,在云月瑶这儿,已经上了重点黑名单,还是必须小心提防的那一种。

    来到了店门口,云月瑶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招牌。

    因着之前的注意力,一直与那个面具男子对上,没有分心观察其他。

    所以,她至今还不知夜清寒的这家店面,叫什么名字。

    这一抬头,看到店名的时候,云月瑶满头黑线,终于明了,面具男子为何会把夜清寒当成女子了。

    那巨大的,有着异域风情的牌匾上,竟然写着“瑶仙客居”四个大字。

    瑶仙......不就是她在外的名头吗?这么些年来,她交与夜清寒拿出去拍卖的丹药,都是以瑶仙炼制为名头,在各地各个拍卖会上进行拍卖。

    影都想必也会有她的丹药拍品。

    就算那面具男子再孤陋寡闻,她瑶仙的名头在夜清寒的经营之下,绝对是响当当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就这么明晃晃的开了家“瑶仙客居”,还又长得那般雌雄难辨。现在还算好些,起码有了明显的喉结。

    十几岁的时候,这丫的跟她的姿容都不相上下,不被当成没长开的女子才是怪事。

    云月瑶愣愣站在匾额之下,满脸的哭笑不得。

    那个妖孽,自来就男女通杀,这下子可好,惹了以为打不过的强敌为他痴迷,不想,还是个痴情种。

    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念念不忘。

    可见夜清寒那张脸的杀伤力之大,连她都自叹弗如了。

    想想自己的过往,惦记她的人,全都是想要采补她,将她视为玩物,视为炉鼎的宵小。

    再看夜清寒,同样的容颜惑人,虽然被误会成了女子。却遇上的多为情种,对他势在必得。

    云月瑶心中挫败,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不对,她从来不妖娆,不惑人。穿着端庄,举止文雅,为何却总被人觊觎,想拿下她作为炉鼎?

    然,夜清寒无论是男女扮相,或妖娆,妩媚多姿,或妖孽,邪肆恣意。却都只招来情种的痴迷?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云月瑶越想越觉得无奈,干脆摇了摇了,甩去脑中不平的想法。平复心绪的第一时间,她就突然一凛,不对!这块匾额上应是被动了手脚。

    她向来不会在意这些,今日怎会这般钻了牛角尖?还是跟夜清寒比较了以后,还觉得不平了?

    她从来不会跟他人去做这样的比较,人生在世,际遇不同,轮过因果不同,所得果报自然有所诧异。

    这些她明明都懂,也向来想得很开,潜心修炼,一心向道,渴望登顶。

    但是,她刚刚却因着钻进牛角尖,险些起了心魔。

    而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她抬头看那匾额的瞬间。

    这很不对劲,云月瑶再次抬眼看了匾额一眼。这一次,她极其小心,终于看出了匾额上那些异域风情的花纹有不妥之处。

    这一次小心了许多,也就轻易看出了,那其中竟然隐含着一个邪修们研制的邪门阵法。

    这个阵法,跟山门入门试练的心魔阵很相像。

    但是,邪修可不会那么良善,只为了考验人心,助人修行。

    这阵法邪在引人心魔丛生,恶在心魔初成,竟能凝聚形成心魔种,长留心间。

    还好,她刚刚即使醒悟,看穿了这把戏。就在心魔种还未成型之前,就将其一挥而散。

    真真是好险,好恶毒的阵法。

    若非小老头和三师父曾经教授她的时候,也有涉猎这一方面,她是断然看不出,那些看似装饰的花纹,竟然如此恶毒可怕。

    云月瑶垂眸深思,在猜想着,这匾额上的阵法,清寒是否知晓?或者就是清寒的安排?

    这一点,她现在无从得知,现在清寒还在忙碌着布局,她也不能立马就问个究竟。

    不然,她这边搞出事情来,以清寒的性子,心心念念着她,定然会功亏一篑。

    云月瑶不再留意那个牌匾一眼,径直进入到店中。

    才入大堂,她变浑身一紧,屏住了呼吸。

    刚刚,竟然有神识自她身上扫过,好在她的隐身衣,乃鬼君大人淳于师兄亲手炼制。在这低等灵界,虽然发挥不出原本百分之一的效用,却是真仙以下,无人能够看出端倪来的。

    这一点儿的自信,她还有。

    故而,她只要屏住呼吸,静立不动,就没人能够察觉到她的存在。

    果然,那一道神识,自她的身上一扫而过,却不曾停留锁定于她。

    云月瑶淡定立于原地未动,下一刻,那道神识又扫了回来,依旧从她的身上一扫而过,并不曾停留。

    两次扫过之后,那道神识才远离了她所在之地。

    云月瑶这才轻呼口气,心中却更为警惕了起来。

    因为,那道神识,并非他人,来源就是那面具男子的。

    云月瑶抬头,瞟眼,就看到了那面具男人,正站在走廊上,凭栏而依,疑惑的向下眺望着。

    云月瑶不过抬头看了一眼,他竟敏锐的朝着云月瑶的方向扫了过来。

    那眼神,冰冷如刀刃般刮过云月瑶,却因云月瑶立马移开了视线,没能锁定住任何目标,走马观花般,从她的身上刮了过去。

    云月瑶在对方视线扫过的时候,都下意识小心隐藏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明明身上还披着隐身衣,可她却十分紧张,好似对方随时都能看到她一样。

    云月瑶不得不感叹一句,好强好敏锐的五识。

    因而,也明白了,为何曾经,无论夜清寒如何变装,总能被其一眼看穿了。

    这么一个找茬高手,又如此耐心十足的蹲在清寒的店里,等着清寒自投罗网,他则以逸待劳,守株待兔。

    也难怪夜清寒每次都会那般狼狈了。

    云月瑶默默为夜清寒点了一排的蜡烛,被这么个家伙缠上,也是够悲催的。

    正在云月瑶感概间,赫连语嫣在夜帝修的陪同之下,轻移莲步,悠然而下。

    虽然,她的脸上依旧满是毒气显现而出的诡异花纹,但是,她这几步走得,都是宫中的礼仪教出的规矩。

    一身的大家贵气掩都掩饰不住。

    面具男子因为赫连语嫣和夜帝修的出现,视线终于转移到了二人的身上。

    云月瑶因此解除了寸步难移的僵持状态,也暗暗松了口气,小心的挪移着步子,落地无声的来到了赫连语嫣的脚边。

    而后,跟着赫连语嫣的步子,一步步向前行去。

    直到赫连语嫣坐到了桌边,她才一跃上了凳子,又上了桌子。在赫连语嫣宽大的袖袍的遮掩之下,躲进了她的袖子中。

    一切都很顺利,她算是成功跟赫连语嫣汇合了。

    赫连语嫣感受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钻进了她的袖子,面上不动声色,却是悄悄的传音,问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云月瑶松了口气,在赫连语嫣的遮掩之下,好似刚被从灵兽袋内放出一样,自然的脱下了隐身衣,收了起来,然后安然的趴在她的袖子中,传音回道:“出去很顺利,回转时,遇上了点儿小麻烦,幸好你们下来了,解除了刚才的危机。那个龟毛男还真的难缠,我都穿了隐身衣了,他竟然还能感觉到异样,拿神识扫了我两回不说,就是我偷眼看了他一眼,他竟然都能察觉,甚至回视于我。”

    说罢,云月瑶呼出口气,再次传音说道:“呼呼......妈呀,吓死我了。”

    赫连语嫣听罢,险些笑出声来,还好她的养气功夫练就的不错。

    即便听了这样一番话,她的面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嘴角都没翘起分毫,就连气息都没错乱一丝。

    只是,这般忍受着想要爆笑的情绪,实在不是很美妙的体验。

    正巧,这时有个不开眼的,盯着她和夜帝修指指点点。

    赫连语嫣佯装愤怒,就要出手,受伤毒气缭绕,被她的手掌接触到的桌面,就被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来。

    夜帝修趁机劝了她两句,就要替她出头,夜五小伙计颠颠儿跑来化解,这一场便没能打起来。

    赫连语嫣愤然起身,转身就上了楼。

    夜帝修也威胁般的看了夜五一眼,又眼睛微眯的看了那个挑事儿的矮冬瓜一眼,这才跟在了赫连语嫣的身后离去。

    云月瑶也便这般,被带回了楼上的雅间。

    禁制落下,云月瑶的禁制再补了一层。

    然后,她才摇身一变,幻化成人的瞬间,以术法穿上了与夜清寒同款的红衣。

    而后身形抽条拔高,面容体态随之改变。然后气息一变,就与之前的夜清寒如出一辙了。

    如此,夜清寒的消失,便成了神不知鬼不觉。

    云月瑶又抱出了冰虎,一个术法改了改外貌,一只白色的小狐也有了。

    这个局的第一步,就此也就成了。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金蝉脱壳》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