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清寒出手-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清寒出手

    这一边,赫连语嫣和夜帝修闹了起来,云月瑶一脸懵逼。

    另一边,面具男子则招来了麾下邪、魔、外、道四煞进入到城主府的议事殿中。

    面具男子此时面具已经不见,露出了一张五官刚硬深邃的俊美面庞。

    若说夜清寒美得雌雄难辨,面具男子就是美得极为阳刚,极具侵略性。

    两人如果站在一起,夜清寒还真的会被衬托成女性。

    面具男子高坐在上,神情冰冷的吩咐四煞,封锁鬼牙城,仔细盘查城中魔气来源,抓获天魔后裔者,晋升四煞之首。

    这一句命令一下,邪煞压力顿增。

    一直以来,四煞权利平等,因他在四煞之中被赐名首字,四煞也隐隐有以他为首的意思。

    现在,城主大人突然降下这样一道命令,让他多年来的优越感,一下子荡然无存。

    四煞领命,除了邪煞的脸色不好以外,其余三人则眼带喜色。有了城主大人的这一句话,那就相当于给他们放了实权。

    四煞之首,可就相当于拥有副城主的权利,这可是实打实的放权了。

    四煞退下,面具男子接到了哑奴的通讯,哑奴无法开口,只靠敲击来传递暗号。

    面具男子听罢,想要起身,却是想到了如今的状况,不得不重新坐了回去。

    这时,一位长相与面具男子酷似的女子,出现在了议事殿门前。

    面具男子见到来人,面色缓了缓,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女子斜倚在门上,一副调侃的神色,说道:“穆青,你的脸色好难看啊,人都跟着变丑了呢!我刚来时,看见四煞都忙碌了起来。怎么?又有人好奇城主府了?昨天闹的动静可不小呢?我的穆大城主,可是感觉棘手了?”

    穆青的面色又难看了几分,说道:“穆兰,你特意出关,不会就是为了看我笑话的吧?”

    穆兰耸耸肩,说道:“是也不是,不过鲜少见你受挫,倒是有几分期待。”

    穆青有些无奈,说道:“这是做姐姐的该有的态度?”

    穆兰嘴角一勾,双手抱臂,反问道:“你又什么时候有个弟弟的样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爹呢!”

    穆青:......

    他可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来,这话题没法进行了,穆青转移话题道:“昨天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穆兰脸色郑重了起来,问道:“可有什么发现?我昨日正是因为城主府上空的骚动,才提前出关的。”

    穆青说道:“祖辈传下来的那件东西,怕是被觊觎了。”

    穆兰神色一变,确认道:“当真?这都千年没再出现意外了,怎会在此时......?”

    说到这儿,穆兰面色又是一变道:“死亡大峡谷边缘那件事儿,我已经有所耳闻,难道,跟那件事情有关?”

    穆青的脸色再次冰寒,迟疑了下,还是点点,说道:“昨夜,我探查那件东西的时候,有人窥视。我一时心切不察......找出贼人之前,我都不会再出城主府了。”

    穆兰无语的看向了穆青,这个弟弟一直都是聪明绝顶,极其难缠的。

    今次竟让犯下了如此低级的错误,也难怪面色会如此难看了。

    ......

    城主府那一边,姐弟俩密语绸缪,夜清寒一方,已经得了风声。四煞全被调动,鬼牙城封锁搜城。

    他在这里,很容易就会被搜出来了。

    知晓他在鬼牙城,那臭小子出不来,怕是会将他抓回去。

    故而,夜清寒联系了他家瑶瑶,依靠着雷火子母玉空间,又跳转回了瑶仙客居。

    换回了红衣,遮掩了身形,改换了气息,又变成了那个妖娆美艳的邪修模样。

    云月瑶也再次幻化会了小狐的样子。

    一切都搞好了,云月瑶才跳到了夜清寒的肩膀上,跟夜清寒传音说起了悄悄话。

    夜清寒这才得知,小叔叔和小婶婶竟是闹起了别扭。

    云月瑶将当日两人的对话,学给了夜清寒听。

    她经过一夜反复的琢磨,大概也猜出了两人的问题。但她不是男人,也猜不准男人的心思。

    于是,才找夜清寒商量。

    夜清寒对此很是欢喜,能与他家瑶瑶如此说小话,有益于二人的感情升温。

    听了来龙去脉,夜清寒撇撇嘴,回道:“那货就是小心眼儿了,怕跟咱们接触过多,沾上过多的因果。担心失宠罢了。”

    云月瑶:......

    事情到了夜清寒那儿,就变得凝重严肃不起来了。

    夜清寒见到瑶瑶无语的样子,宽慰道:“放心吧,这事儿交给为夫去处理,那货就是皮痒了而已,打个痛快就不钻牛角尖了。”

    云月瑶:......

    她有些不想管他们男人的事情了,随他们去吧。

    夜清寒听到瑶瑶说随他去了,开心的以为,瑶瑶这是全然信任他的表现。

    于是,他就披着大红衣袍,在外人眼里,是扭着腰肢出的雅间,而后直奔另一间雅间而去。

    夜五远远看到,十分同情自家主子。

    他不认为这是他们女主子干得好事儿,而是以为,这是因为主子为了躲避那面具男,委曲求全,连女人都扮上了。

    不过嘛,他家主子就是天下无敌,连扮个女人都如此惟妙惟肖。即便他知道那是主子,却也看不出一丝的破绽,这一举一动,都太逼真了。

    不止外表,主子竟是厉害到,连气息都变得不一样了。

    那甜腻腻的味道......

    夜五忍不住花痴了起来,心道:若不是知道那是自家主子,他都要为之倾心了。

    实在是太美太艳了,这么火辣的大美人,也就邪修之中才能见到。

    名门正派可不会如此装扮,那一个个的全标榜着自己是仙女,都穿得仙儿着呢。

    夜五看着自家老大,一时忘了收回目光,那直勾勾的眼神儿,夜清寒想忽略都难。

    他转过头来,眼睛微眯,嘴角挂了一抹似笑非笑。

    夜五因着老大陌生的美艳面庞上,露出了他熟悉的神色,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也因此回过了神来。

    这一回神,夜五就心知要糟,他立马低下了头,快速的吐了下舌头,一溜烟的就跑去找夜一,自行领罚去了。

    还是自觉点儿的好,如果让主子亲自开口了,那惩罚必然是要翻倍的。

    夜清寒见到夜五沮丧的跑开,也懒得理他了。

    在他的认知里,夜五一直就是个少根筋,缺心眼儿的。

    来到了夜帝修所在的雅间,一进门,夜清寒就高高挑起了眉头。

    好嘛,他才多久没出现?他这位小叔叔就能把自己变了个风格,开始走颓废大叔路线了?

    这一脸的青胡茬,配上那副沧桑、颓废、不修边幅的样子,还挺有味道的嘛。

    夜帝修听闻门开,恍惚的神色一亮,迅速抬眼。

    可当他看清门口站着的“女人”时,分不出那是夜清寒,还是云月瑶,只以为是云月瑶过来了。

    他眼中的愤怒“腾”的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若不是因为她,他和小嫣儿怎会如此?嫣儿失望心痛的眼神儿深刻在他的心里,都是因为这个臭丫头!

    夜帝修暴怒而起,一掌就向着夜清寒拍出,一句:“臭丫头,你还敢来。”的话语,同时脱口而出。

    夜清寒本来想开口劝两句,再打趣两句的。

    但是,夜帝修的话语才一出口,他的眼神就冷了下来。

    这一掌,和这一句可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冲着瑶瑶来的。

    在他未归之前,就是瑶瑶扮作他的样子,在此掩人耳目的。他没想到,他不在时,夜帝修竟然是如此对待瑶瑶的。

    如此对他,他可以不在意,反正他跟他本就不对付。

    若不是看在瑶瑶和小婶婶十分投缘的份儿上,他是绝不会搭理这只化形都做不到的臭狐狸的。

    但是,他竟敢如此对待瑶瑶,他就不能忍了。

    自家的媳妇儿,他都不舍动上一指之力,为了哄媳妇,他被迫扮成女人都能忍。如今,他又怎可能眼见着个本就不待见的人,对瑶瑶出手如此狠厉?

    夜清寒眼中寒光乍起,一掌迎了上去,丝毫没有放水的意思。

    两人双掌一对,两股电流“噼啪”炸开,隐有电闪雷鸣之威。

    夜帝修就知晓了,来者并非云月瑶,而是夜清寒。

    他有些诧异,他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可还不等他诧异完,就被夜清寒毫不留手的一击,打飞了出去,撞到了身后的卧榻,卧榻被余威炸得粉碎,尘烟四散。

    夜帝修只觉手臂几乎断裂,一股十分霸道的雷击入体,搅得他五张六腑疼痛难忍,“噗”的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

    一口吐出,紧接着就是第二口,第三口。

    三口血喷出,夜帝修一瞬萎靡了下去,看着夜清寒的眼神,充满了诧异和戒备。

    夜清寒冷锐的目光盯视着夜帝修,一字一句咬牙道:“别总以高高在上的样子去俯视别人,任何人都不是你能低看的。这一掌,是替瑶瑶打的。难怪小婶婶会失望,你根本就配不上小婶婶,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了。你只想着孤立她,就是爱她了?你根本就是想把她变成你的私有物而已。因为是玩意儿,是物品,是东西,你又怎么会在意她会不会难过?

    呵呵,女人最怕的就是寂寞,你再继续执迷不悟,早晚她会离开你!不止是她,你将没有一个在意你的朋友,干脆孤独终老吧!憨货!”

    说罢,夜清寒高贵冷艳的一个旋身,给了夜帝修一个孤高的背影,说道:“最后送你四个字,不作不死。”

    夜帝修眼中的戒备全然散去,被夜清寒的一番话,说得愤怒不已。

    他想反驳,却又被噎得无话可说。

    他呆愣的想着夜清寒的话,一会儿又变成了小嫣儿一脸失望,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说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然后又变成了嫣儿越去越远的身影。

    夜帝修的心中翻江倒海,难道是他错了吗?

    他都是在为嫣儿好,嫣儿难道也想夜清寒那般想的?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露出那样哀伤的神情?

    他没有,他真的没有将她当成物品看待。

    虽然,他的确是有心将她藏起,只属于他一人。

    这......仅仅是他的占有欲作祟,怎会被说得那般严重?

    他真的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没有。嫣儿......嫣儿会不会也是这样想的?不行,不能让他的小嫣儿如此误会,他要去解释。

    夜帝修踉踉跄跄着,自那一堆废墟之内起身,还没站稳,就想要迈步,急不可耐的想去找他的嫣儿表明心意。

    可夜清寒刚才的那一掌,恰到好处的会让他伤个几天爬不起床,又怎会让他这般轻易的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跑去解释?

    夜帝修只是凭借着心中的执念,才站了起来。

    然而,才一起身,就一跤又摔了回去。

    这一摔,等于二次受伤,夜帝修再也忍受不住,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恰好此时,赫连语嫣跑了过来,一进门就见到夜帝修的惨状,吓得顾不得其他,术法起,将夜帝修挪出了那一地的狼藉,放到了一旁。

    赫连语嫣关了门,开启了门上的禁制,这才快步入内,替夜帝修诊治伤势。

    这一看,让她既是心疼,又觉活该。

    刚刚夜清寒回转,她刚好自打坐中清醒。

    夜清寒让她来看看夜帝修,说夜帝修竟想对瑶瑶动手,被他教训,受了他一掌。

    赫连语嫣本不想过来,以为夜清寒跟夜帝修像往常一样,不会闹出大事。

    结果,夜清寒却告诉他,他这回真的生气了,没有留手。

    赫连语嫣这才慌张的过来,就见了这样一幕。

    她给夜帝修喂下了疗伤丹药,又释放出药气,替夜帝修化解药力,修复体内脏腑和经脉的损伤。

    夜清寒虽说的是没有留手,但是,就眼前夜帝修的伤势来看,那话不尽不实。

    留手是肯定有的,但是,也许是真的把夜清寒给惹毛了吧?遭点罪也是肯定的。若是真的没有留手,夜帝修现在就该是个废人了。

    赫连语嫣哭笑不得,虽然夜帝修被伤成这个样子,她心疼,却并不会责怪夜清寒。

    夜清寒维护小月瑶,无可厚非。夜帝修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小月瑶动手了,只是从未伤到过人。

    不是他不想伤,而是小月瑶修为高过他,每次躲了过去。

    小月瑶跟自己投缘,爱屋及乌之下,不与他计较。

    但夜清寒那个护妻狂魔,没打死他都是看着自己和小月瑶的交情上了。

    赫连语嫣叹了口气,都是一家人,这官司才最不好打。

    反正人没事儿,也得了教训,她就不跟他置气了吧。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清寒出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