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异变连连-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异变连连

    进入到墙壁之后的小空间,云月瑶一时惊呆了。

    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

    云月瑶不死心的四处打量着,探查着,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机关或者隐匿阵法?

    可是,这里简直可以用一目了然来形容。

    传送过来,云月瑶就站在了一处悬崖峭壁之上,悬崖之下,深不见底。

    悬崖的旁边,一轮血色的满月挂于空中,那轮血月非常的巨大,云月瑶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月亮。

    看着这样明显不合理的月亮,云月瑶下意识觉得,城主拥有的那件东西,大概也许可能就在这月亮中。

    可是,看了半天,云月瑶也没能找出关窍所在。

    她倒是把这个场景看了又看,突然觉得,如果在她的身后,放上一座城堡的黑色剪影的话,这倒十分像狼人传说了。

    云月瑶因着自己竟然脑抽的想到这么荒诞的事情,自嘲一笑。

    转而全神贯注的观察起这轮血月。

    云月瑶放出了神识,甚至放出了自己纯正的天狐威压。

    这么一尝试,云月瑶也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自己眼花,总觉得眼前的血月好像越来越大了?

    她正疑惑间,那轮血月靠近的速度越来越近,云月瑶瞪大了双眼,心道:糟了!

    她想逃已然是来不及了,躲不开怎么办?

    云月瑶下意识就想钻进空间,却发觉,她竟然与簪子空间和火玉空间,都失去了联系。

    她竟然无法进入到空间之中!

    这种现象似曾相识,云月瑶已经来不及多想,想要调头逃跑,却是发觉更为绝望的事情。

    她竟然被血月的威压定在了原地,她的四肢完全动弹不得。

    云月瑶大骇,眼睁睁的看着血月就像陨石一样砸了下来,就在血月就要将她拍扁的时候。云月瑶死死闭上了眼睛,心想着自己这次可真的要栽了。

    可是,过了数息时间,依旧没感受到疼痛。

    云月瑶疑惑?难道被月亮拍扁,疼痛过剧,因而她没能感觉到疼痛就死了不成?

    带着这样的疑惑,云月瑶微微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当她看清眼前的景象时,惊诧得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她依旧还站在悬崖之上,天空高挂的巨大血月不见了,变得漆黑一片。

    而她的眼前,竟然有一个正圆多边形的血红色球体,一边发着璀璨的光芒,一边悬于她的眼前,滴溜溜的自转。

    这这是什么鬼?

    血月呢?难道这就是那颗月亮掩藏的东西?还是,这才是那颗月亮的实体?

    云月瑶正在思考间,那颗正圆多边形的血红色球体,却是见她睁眼后,就一下子蹭了过来,贴在了她的脸上,很是亲昵的磨蹭着她的小毛脸。

    云月瑶:

    这个东西好像是有灵性的?

    她不确定的想着,就在这时,球体突然滚到了她的眉心。

    云月瑶感觉到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刺痛,想躲却依旧动不了。

    云月瑶气鼓鼓的看着那个球体,不知道它要干嘛?为何咬她?

    球体却是吸了云月瑶一滴眉心血,旋即变得更加光彩夺目。

    就在云月瑶小小的身体,完全被血红色的光芒笼罩时,那颗球体就此钻进了云月瑶的眉心。

    云月瑶只感觉浑身发热,血液好像在沸腾燃烧,体内的元婴也很不稳,灵力在暴动,好似下一秒就会爆体一样。

    云月瑶心中一慌,旋即心中又是一动。

    这感觉,好像是要晋升了!

    云月瑶再不迟疑,赶忙运行起功法,准备就此突破。

    外界,穆青还在追逐着夜清寒,打得粘粘糊糊,缠缠绵绵。

    夜清寒被穆青这样羞辱,心气儿更为不顺,他拼尽了一切,拿出了全部的实力,与穆青拼起了命。

    穆青:

    他心中挫败,竟是一不小心,又把家人惹毛了。

    瞧瞧,这是真的全然不顾开始拼命了。

    穆青还想想办法缓和,就在这时,他的心口一滞,呼吸困难。

    穆青一时错愕,险些就被夜清寒命中要害,还是男人最重要的要害。

    穆青狼狈的躲开了,脸上却仍旧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一挥手,控制住了还在发疯的夜清寒,转头看向了城主府主院的位置。

    那里,天空中正汇聚着可怕的劫雷云。

    谁在他的主院渡劫?还有这雷劫,这究竟是什么实力的雷劫?怎会如此可怕?连他都有些招架不住。

    就在穆青目瞪口呆,半晌回不过来神的时候,夜清寒却是自那雷劫处,感应到了瑶瑶熟悉的威压。

    这,瑶瑶是得到了那件宝贝,因此晋升了吗?

    夜清寒有些不可置信,却又为了瑶瑶高兴。

    只是,他也很担心,担心瑶瑶晋升渡劫如此仓促,是不是因为,那件宝物的威能太大,瑶瑶承受不住,才只能以被动晋升的办法,来强行拥有了那件宝贝?

    若是如此,那瑶瑶可就危险了。

    夜清寒心中即激动与忐忑于一体,也就导致了,他这心里七上八下的,自然也就没了心思和穆青拼命。

    穆青呆愣了片刻,再次赶到心口一滞。

    这一次,比刚刚的那一下还要猛烈,以至于他悬在高空的身形,都有些控制不住,踉跄了几下,险些掉了下去。

    穆青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却也不敢托大。

    他带着被束缚住的夜清寒,自高空落了下来。

    这时,天上已经开始往下霹雷了。

    穆青默默的数着,一道一道水桶粗细的天雷当空而下,他的心都跟着一揪一揪的难受。

    往后的天雷简直劈成了一条直线般下落,直到七十道天雷落下,一道赤红色的问心雷终于如约而至。

    看着那手腕粗细的问心雷,穆青感觉毛骨悚然。

    如此粗的问心雷,是他生平仅见。

    问心雷降下之后,天地间,好似一下子安静的下来。

    然而,这安静之中却是带着令人忐忑不安的气息。

    大概趁机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第七十二道天雷不疾不徐的降下。

    七十二道天雷圆满劈完,城主府主院内,灵气浓郁到有如实质的地步。

    然而,这浓郁的灵气,却是被牢牢困在了主院的范围,一丝一毫都不曾溢出。

    穆青心中大喜,才要飞过去,却是脸色再次一变!

    因为,天上的劫雷云,并未散去,而是被一只透明的大手一把抓住,拖了下去。

    穆青再一次目瞪口呆,竟是定住了脚步,不曾再移动半分。

    自主院内,散发出一股可怕的威压。

    那并不是属于人类的威压,而是兽族的威压。

    穆青细细感应着那股威压,激动得全身颤抖。

    那,那是望月天狐的威压!

    他有些近乡情怯之感,站在原地天人交战了许久,也不曾动弹一下。

    而有他在此压阵,谁又敢上前去查个究竟?

    众人都暗中留意着这一方的动静,倒是一时显得城主府十分的安静。

    这份安静,却不包括城主府的主院。

    因为,那浓郁的灵气,才铺满主院没有多久,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全然钻进了城主的卧寝之中。

    穆青脸色古怪的看着这一幕,不知该怎么表达他此时的复杂心情。

    直到,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浓郁的灵气,全然钻进了他的房间,消失不见,他的眼神就更加古怪了。

    然,下一刻,自他的主院,就飘出了一股子花香气。

    那香味,是他感觉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花香。

    穆青问道这个味道,陶醉其中,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心情都跟着放松了。

    而他的主院,密密麻麻的生长出无数的花藤,花藤布满了整座院子,就连房顶都被覆盖爬满了。

    当花藤不再生长,无数的花苞在下一刻萌芽,饱满,绽放。

    那一朵朵的花朵,由洁白逐渐变成了妖异的血红色。

    花瓣晶莹剔透,如同水晶,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血红的花朵朵朵盛开,花开正艳时,一只只透明的七彩泡泡,自花朵中飘散而出。

    穆青见到这些七彩的泡泡,向着他的方向而来,心中疑惑,却又惊喜。

    一般,有人历劫之后,尤其是像这种大劫,都是会有丰厚的回报福泽周边众人的。

    穆青以为,这就是那份回报,遂好整以暇的站于原地,等待着福泽加身。

    可那些七彩的泡泡,却像是长了眼睛一眼,连绵不断的飞过来,却是绕过了穆青,全然飞向了夜清寒。

    并将夜清寒包裹了起来,让他脱离了穆青的控制。

    穆青惊讶的回头,瞪视着那些泡泡,难道这些福泽也会看脸不成?

    他正哑口无言,内心戏足以写成一整本画本子的时候,异变再起。

    夜清寒被那些泡泡包裹,其内柔和却又温暖的不知名能量,就此钻进了他的体内,源源不绝的进入到他的丹田。

    夜清寒感觉自己都快被撑爆了,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唰”的一下子躲进了穆青赏景的凉亭中,布了阵法,隔绝他人的窥视,而后原地盘坐,开始运行功法。

    泡泡飘着飘着,终于到了尾声。

    所有的泡泡不受阻隔的进入到亭子里,夜清寒只感觉饱胀得难受,心中想着的是,难道瑶瑶就是这般感觉,所以才会不得已再次晋升?

    正想着,他的灵力已经达到了饱和的巅峰。

    因他是单系天灵根,根本就没有瓶颈。

    故而,这一饱和,他连压制的想法都还没来得及产生,修为就“啵”的一下子升上去了。

    夜清寒:

    本以为晋升了也就结束了,可他的修为还在暴涨。

    等到修为稳定下来的时候,夜清寒只剩下无语望青天了。

    因为他的头顶也聚集起来十分可怕的劫雷云。

    一旁的穆青再一次被震撼得不能自已,呆呆看起了热闹来。

    更让穆青难以接受的是,亭子上房的雷劫,与刚刚他主院的雷劫如出一辙。

    也是不间断的劈了七十二击才停下。

    而且,等到雷劫过去以后,天空再次出现了一双半透明的大手,双手“啪”的一拍,就将劫雷云给抓了下去。

    穆青:这都是什么毛病?难道现在流行雷劫之后捕捉劫雷云不成?捉来干嘛?不会用来补充内耗吧?

    最后一道劫雷不就是这个作用吗?为何还要抓雷云?难道没吃饱不成?这得多饥渴啊?

    穆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搞不明白这是什么套路。

    然而,过了没多久,亭子那一边,也出现了诡异的紫黑色藤蔓。

    藤蔓将亭子彻底封住了,然后又是紫黑色如同水晶的花朵,花朵全然绽放之后,再次飘出了一团又一团黄色的花粉。

    花粉飞向城主府主院的那些血红色的花朵。

    穆青:

    这是在干嘛?授粉吗?

    正当他狐疑之时,主院的花朵们得到了那些花粉之后,颤了颤,结出了一对心形的果子。

    穆青瞳孔猛然一缩,妖仙圣心果!

    这等好东西,竟然出现在了他的城主府中,还是并蒂果。刚好他与他的心上人,一人一颗!

    穆青正激动,一步踏出就要上前摘果。

    果子却“啪嗒”一下子脱落,而后化作两道红光,一颗飞向了亭子,一颗飞向了他的房间。

    穆青急了,飞向亭子的那一颗他不会抢,但是飞向他房间的,那就是他的!

    穆青抢步就要进入主院,却是自那些花藤上,突然散发出一阵浓香。

    穆青一个不察吸入了不少,下一刻,就像软脚虾一样掉落在地,五体投地般,摔在了主院门口。

    那样子,就像是在对着主院内的人朝拜。

    飞入亭子的果子,直接飞入到了夜清寒的口中,旋即融化进了他的心脏,不全他的心头血。

    另一颗飞入到屋子中以后,便消失在了牙床的墙壁中,不见踪影。

    大概半刻钟的时间,主院和亭子再次风云鼓动。

    两处的威压节节攀升。

    穆青趴在地上,虽然短时间内动弹不得,却是感知依旧敏锐,能清楚的知晓,这两处还在发生着变化,怕是那两颗圣心果已经被二人吞噬。

    此时正在炼化中,感觉着两处暴涨的修为,穆青银牙紧咬,一不小心,四颗犬牙就此露了出来。

    他满心的羡慕嫉妒恨,妖仙圣心果啊!要是他能得到一颗,立马就能飞升上界。

    可那两颗果子竟然没看上他,自行择主了。

    穆青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为什么果子就没看上他?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异变连连》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