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灵脉之心-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灵脉之心

    &am;lt;&am;gt;

    就在两人两狐探寻囚仙殿之时,另一边,穆青带着云月瑶给的乾坤袋,潜入到地下的秘密祭台。【△網】

    来到祭台,穆青郑重的祭拜了一番。

    这里,是影狼一族列祖列宗长眠之处,也是影都的灵脉之心所在之地。

    没错,影狼一族,之所以在这里盘踞,并将城主府建立在此,就是因为这可灵脉之心。

    此时,灵脉之心已经干涸了一多半,这便预示着,影都地下掩埋着的那条主灵脉,再也无法出产任何的灵气。

    灵脉连自身的灵气都供应不足,又哪可能向外扩散灵气供万物以滋养。

    穆青歉意的向着灵脉之心叩拜,然后取出了主人的乾坤袋,托于掌心。

    从里面拿出了一套阵旗阵盘,挥手一撒,将其布置在了这偌大的祭台四周。

    布置妥当,穆青捏决起阵。

    大阵起,阵眼正好与灵脉之心重合到了一处。

    与此同时,穆青取出了一个个圆润的透明丹丸,看着眼前被阵眼包裹住的灵脉之心,他还有些不舍这些分神期都可食用,用以晋升修为的灵丹妙药。

    然而,主人给了他的时候,要他不得藏私。

    他再三看了丹丸几眼,还是忍痛,将丹丸丢进了大阵之中。

    只听丹丸“嘭”的一声落地,炸裂开来。一股股精纯的灵气,就此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穆青忍住了要迫切吸收的念头,看着那股子灵气,全然被阵眼吸收而去,而后快速的灌注到灵脉之心中。

    那一颗只有一丈大小的灵脉之心,如同被雕刻过的精钢石般。即便内里中空,液态的灵气不足一半,却依然耀眼夺目。

    此时,当一颗丹丸的灵气被其吸收掉之后,灵脉之心内,中空干涸的那一多半,好似起了一层薄雾般,变得白蒙蒙的。

    穆青见有效,立马兴奋了起来,开始一颗接着一颗的往阵内丢着丹丸。

    当百枚丹丸被丢尽阵中时,那浓郁的灵气,在阵中就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

    这样浓郁的灵气,却是被阵眼稳定持续的吸收着。

    穆青已经单凭肉眼,看不到灵脉之心的情况了。

    他又不能以神识去刺激灵脉之心,不然,灵脉之心就会像是受到惊吓般,停止吸收投喂给它的灵气丹丸。

    穆青只好顿了顿手中的动作,想看看百枚丹丸,究竟能让那颗灵脉之心,恢复多少的耗损?

    等到大阵内的灵气再次单薄下去,阵内的灵气肉眼不再可见时。

    穆青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刚刚好达到了一半位置的液体灵气。

    穆青咬牙,再次向着阵内投喂丹丸,百枚为限。等到百枚丹丸的灵气,再次被吸收干净以后,穆青才会继续投入下一个百枚。

    如此投喂了灵脉之心十二三次,穆青都已经要记不清了。

    等到这一次百枚的灵气,再被吸收干净了以后,穆青看着快要满溢的灵脉之心,嘴角终于挂起了笑容。

    他继续丢了百枚入阵,灵脉之心终于饱和。

    穆青才要开怀一笑,觉得任务完成了,他还有好多丹丸剩下。

    但是,却还不等他的嘴角翘起,灵脉之心就释放而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旋即光芒越来越亮。

    亮到可以闪瞎人眼的程度。

    穆青只好以灵力护住双眼,来观察灵脉之心的动静。

    只见灵脉之心忽然自转了起来,转动得十分的缓慢。

    就在这种自转中,灵脉之心的心尖儿位置,忽然出现了一条洁白刺目的细线,细线向着地下扎去,仿若是灵脉之心生出了根须。

    那细线也许是一直在往地下扎去,直到其如琴弦般颤动了一下,旋即开始变粗,直到那条细线,增粗到,完全包裹住灵脉之心的程度。

    灵脉之心内的液态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逝去。

    穆青瞪眼,眼睁睁看着他刚刚喂饱的灵脉之心,此时正在将那饱和的能量向着地下灌去。

    哪怕只是想象,也能想象得出,那些灵气,此时全都被灌注到了真正的灵脉之中。

    穆青肉疼的看了眼手中的乾坤袋,又看了看这么会儿,就“唰唰”掉到了一半的液态灵气。

    穆青这会儿不止肉疼了,心疼,肝疼,想哪儿哪儿都疼。

    直到灵脉之心,还有三分之一的液态灵气,那液态灵气竟然还在掉。

    穆青一看不好,赶紧一把一把的像阵法内,快速的丢进去百枚丹丸。

    等到百枚丹丸被吸收掉之后,再次蓄积百枚。

    穆青心里清楚,如若灵脉之心内的液态灵气全部被灵脉吸收走,灵脉之心就会消失,重新融入到灵脉之中。

    没有灵脉之心的灵脉,也将掉落品级,变成普通的灵脉。

    灵脉之心不能消失!

    这是穆青眼下唯一的想法。

    穆青赤红着双眼,死死盯着灵脉之心,一把一把的将丹丸丢入到阵法之中,任由着阵眼将浓郁的灵气,源源不绝的传输给灵脉之心。

    直到又是千枚丹丸砸了出去,灵脉之心的液态灵气大概就维持在了三四层的程度,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穆青咬牙,不再想心不心疼的事情了。

    若是灵脉之心没有了,那他才会更加的心疼。

    这般想着,穆青再不迟疑的丢丹丸,眼睛始终紧张的定在灵脉之心上。

    很快的,乾坤袋内的丹丸,就被穆青掏出了一半,而灵脉之心的液态灵气,只是缓慢的被维持到了一半的位置上。

    穆青看着灵脉之心上,向下射出的光柱,感觉那光柱应该是开始缩小了,因为此时看到的光柱,就已经无法包裹住整颗灵脉之心了。

    穆青大喜,心中提着的一颗心,缓缓放了下去。

    他也不是盲目的看着,脑中全无猜测。

    灵脉竟然比灵脉之心还要凶残的原因,他大致猜一猜,也能猜个**不离十。

    这一次的灵脉干涸,虽然没有彻底死去,却是让整个影都都受到了影响。

    不,不止是影都,就是影都之外的沙漠,甚至更远一点,到达修仙界那一片,甚至更远,已经波及进了修仙界的范围。

    这么一大片的区域,灵气全部消失一空,变成了灵气真空地带。

    这代表着什么?

    无数需要靠着灵气存活的草木全部死亡。

    无数需要依赖着灵气存活的妖兽灵虫濒死,或者已经死亡。

    无数的修士无法修炼,且身体内的灵气怕是也被抽出来不少。

    轻者跌落境界,重者重创经脉丹田,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如今,他在喂养灵脉之心,灵脉之心必然要喂养灵脉。

    而灵脉理想中,吸收了灵脉之心一半的液态灵力,大概就应该可以饱和。

    然后他再将灵脉之心注满,便可高枕无忧一切恢复如常。

    可理想是很丰满的,现实往往是很骨感的。

    灵脉吸收了一半灵脉之心的液态灵气,其实的确被喂饱了。

    喂饱了之后,灵脉之中的灵气,便会向外逸散,滋养万物。

    如此,就要有消耗,然而干涸了七天灵气的真空区域中,影都的灵脉恢复了,还处于干涸真空状态的地域,必然会如同吸水的海绵般,吸收起影都的灵气。

    其实,之前,真空地带的其他边沿,肯定也如此与还具备灵气的区域均匀中和过。

    不过也仅限于边沿,内部依旧还是干涸状态,保持着灵气真空的。

    可影都本来就是诱因,因此,影都的灵脉一旦恢复,自然就会被剥削的很惨。

    于是,也就有了眼前这种喂不饱的情况。

    穆青快哭了,如此,他将影都的灵脉和灵脉之心想要喂饱的话,肯定需要连带着将受到影响的部分一并恢复。

    这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了,灵脉明显要耍赖,且不止一条。穆青只能认命了,想讲理?讲理他的灵脉之心就要消失,回归灵脉了。

    穆青如今只能咬牙硬撑,努力投喂这个巨大的无底洞。

    直到乾坤袋内的丹丸,只剩下最后千枚的时候,灵脉之心下面释放而出的光柱再次回归了细线。

    看着大概被补给上六层的灵脉之心,穆青看到了希望,如此,应该可以大功告成了吧?

    有过了不知多久,当穆青丢出了最后一把丹丸之后。

    他带着忐忑的心情,看着那再次满溢的灵脉之心,心里想着,该不会再来一次急剧消耗了吧?

    再有的话,他也没有丹丸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还好,灵脉之心这一次并没有跟他开那样的玩笑。

    只见灵脉之心下方的细线彻底消失了,灵脉之心也彻底饱和。

    原本还在自转的灵脉之心,缓缓停了下来,悬浮在一祭台之上,光芒由刺眼,开始变得柔和。

    柔和的光芒之下,灵脉之心突然像真的心脏般跳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十分的平稳有力。

    穆青看见这一幕,眼前一亮。

    原本的灵脉之心,是不会如此跳动的。

    那只是一颗石头心,只是静静的悬浮在祭台上,只是一件象征着仙灵大陆级品灵脉的物识。

    然而,此时,灵脉之心活了,真正的活了过来。

    它不再是一块石头,如此现象,应该算作进阶了。

    这样鲜活的灵脉之心,就算是有了魂,也许再有一次机遇。

    很快,灵脉之心将化为胚胎,旋即孕育出一个新生命。

    看着跳动着的灵脉之心,穆青的脸上写满了憧憬。

    接下来,穆青接连看顾了灵脉之心三天,三天的时间,灵脉之心都十分的稳定,并没有再次出现灵脉干涸,抽调灵脉之心本源液态灵气的现象。

    穆青终于放了心,跟穆兰交代了一声,旋即几步急赶,向着圣地的方向疾驰而去。

    另一边,淳于炎带着云月娇,也从忘忧来到了仙灵大陆。

    师徒俩第一站,依旧是无极剑宗的势力范围。

    来此,淳于炎很不给面子的没有通报,直取丹峰。

    凌云龑近日正被天魔后裔调戏的心头火起,忽然察觉到了有鬼气进入到了无极剑宗的宗门,且直奔丹峰而去。

    他心中才一凛,旋即就想到了那个跟他争抢丫头注意力的讨厌鬼。

    凌云龑吹胡子瞪眼的一步跨到了丹峰,正巧抢步在了淳于炎的身前。

    淳于炎淡淡的看着他,问道:“那丫头呢?”

    凌云龑气哼哼的说道:“你来干嘛?”

    淳于炎不明所以,对于不重要的人,他向来懒得搭理。

    于是,鬼君大人傲娇的一仰头,闭目感应了一番,发觉不止丹峰,就连整个宗门,都没能寻到那丫头的气息。

    又出去了?

    淳于炎皱眉,有些不悦的看向了凌云龑。

    凌云龑不敢示弱的回瞪,那样子,好似很想跟淳于炎干上一架。

    淳于炎懒得理他,突然想到自己上一次来此,就是如此这般盲目寻不到人,然后,他便在那丫头的身上留下了印记,方便找寻。

    鬼君大人是绝对不会承认,在忘忧那边实在太无聊,他一时兴冲冲的过来,却忘记了这一茬。

    为了不继续跟某个碍眼的凡人大眼瞪小眼,淳于炎一指点向了眉心,旋即再次闭目,感应了一番。

    这一回,他感应到了自己留在那丫头身上的印记。

    只是,他也同时通过那个印记,感觉到了十分厌恶的天魔之气,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丫头怎么会身陷如此浓郁的魔气聚集之地?难道她被天魔抓去了?

    一念起,淳于炎就保持不了脸上的淡定了。

    他冰冷的神色,看向了凌云龑,语气十分不善的质问道:“不是让你好好护着她?你就是这么保护人的?”

    凌云龑刚想顶嘴,却看着淳于炎不善的面色,和那冰冷中透着急切的眼神儿,看出了不对。分神期的大能,谁都有几门看家本领,独门秘术等。

    眼前的可是个鬼修,他虽然了解不多,却是猜他也许能够探查到丫头眼下的情况。难道......,丫头出事儿了?

    因着心中有了猜测,凌云龑也正色道:“丫头可是出事儿了?本来,我想跟着丫头同去的,可她怎么说都不肯,让我镇守宗门,护住她四妹妹。”

    淳于炎刚想带着云月娇转身离去,听着这话身形一顿,问道:“她四妹妹?”

    凌云龑点点头,看向了淳于炎身后的云月娇。

    云月娇上前行礼道:“小女云月娇,云家行三,请问我二姐姐托你照看的,可是云月清?”

    ----------

    备注下:昨天刚写完,不等发表,故障了下,稿子丢了。一时郁闷就断更了,今天整理好心情重新来过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灵脉之心》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