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青梅竹马-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番外一 青梅竹马

    夜云漓与云月瑶的初遇,夜云漓再被“兄弟姐妹”们欺负。因为他出生的时候,被魔气缠身过,几经凶险,身体不好,长得十分瘦弱。

    作为一只雄性,瘦弱就代表着好欺负。

    夜云漓因此常常被欺负,即使遍体鳞伤,也一声不吭。

    云月瑶发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小的墨黑团子,蜷缩成一团,明明害怕,明明疼得眼泪挂于眼睫,却不会呼痛,不会仇恨,不会反抗。

    那样死寂的团在那里,了无生气。

    云月瑶听着一群小狐狸一边拿石头丢它,用爪子挠他。起哄着,说他是没娘的孩子,是个不知来历的野种。

    他微微动了一下,却是更加的黯然,眼中满是迷茫。

    云月瑶甩着大尾巴,气鼓鼓的窜了过去。几爪子挠开了上前围攻夜云漓的小狐狸。一脸凶相,龇牙咧嘴的将众人吓开。

    没人敢得罪云月瑶,都知道她是青丘族长的掌上明珠。

    一群小幼崽敬畏的退开,见这位小公主的神色依旧不善,大家一哄而散,全都奔回了自家的狐狸洞。

    然而,没人敢把这事儿告诉给父母,欺负同族,若是被爹娘知晓,一定要受到惩罚的。

    他们之所以敢欺负夜云漓,就是因为他不是云姓,一身的黑色狐皮也表明了,他并非是云家一脉。

    既然是外族天狐,还是有爹没娘的家伙,又是个哑巴,不欺负他欺负谁?

    ......

    云月瑶救下了夜云漓,好奇的打量着他,见他依旧蜷缩不动,以为他伤势过重,又害怕她会伤害他,那眼中的戒备可是很明显的呢。

    云月瑶摇身一变,就化作了一个胖嘟嘟,粉雕玉琢的小胖墩儿,也就才会走路的样子。

    化作人形的云月瑶,可爱的外表,比小雪团子的天狐幼崽形象不遑多让。

    夜云漓还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幼崽,一时满眼都是惊艳之色。

    等他从惊艳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云月瑶抱在了怀里。

    云月瑶奶声奶气的安慰着他道:“乖~乖~瑶瑶给小哥哥呼呼,娘亲说,呼呼就不疼了。瑶瑶带你回家,小哥哥不怕。”

    于是,夜云漓就这样被云月瑶拐回了家。

    也因为将狐拐回了自家狐狸洞,云月瑶才知,那只漂亮的雄狐名叫夜云漓,是小姑姑的孩子。

    至此,云月瑶就喜欢上了跟夜云漓一起玩,将欺负夜云漓的坏蛋们全都打跑。

    夜云漓也因为云月瑶月光般的温柔,和阳光般的笑脸,喜欢呆在她的身边。

    听她奶声奶气的说话,看着漂亮的她发呆。

    ......

    多年后,两人长至了人类五岁的身高,都一致讨厌与那些献媚的家伙来往。

    也因为常年的陪伴,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青梅竹马。

    然而,云月瑶外向好动,夜云漓内向腼腆。

    夜云漓感念瑶瑶的照顾,又被父亲耳提面命,要对瑶瑶好。所以他一直对瑶瑶千依百顺,从不会对她提出的要求说不。

    也因为如此,小小的夜云漓,遭受到了云月瑶的辣手摧草,无情却又无法反驳的荼毒。也从此,注定了二人日后的尊卑地位,及夜云漓几世都不得重振的夫纲。

    ......

    “小漓~快过来,看~这是我为你做的花环~好不好看?”

    云月瑶兴冲冲的举着小胖手,将一只歪歪扭扭的花环,笨拙的戴到了墨狐的头顶。

    夜云漓配合的盯着一脑袋的花草,结果忽如起来,冒出了一群蜜蜂,吓得两小只仓惶逃跑。

    ......

    “小漓~你穿我的小裙子一定更漂亮~我让娘亲特意做了一套呢~!快来穿穿看~!”

    夜云漓被迫变成了人形,稍显瘦弱矮小的身形,穿上了瑶瑶的小肥裙子,好在小裙子件件都是仙家宝贝,能够收缩自如。

    夜云漓被瑶瑶拉着照镜子,镜中的他,美得如同天仙。

    云月瑶开心的拍着小巴掌笑道:“小漓~你好美~我决定了以后定要娶你为妻。”

    夜云漓红着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但他始终没有出声,看向瑶瑶的眼神里满是无奈和包容。

    天真的孩童,说着稚嫩的誓言。却不知这誓言代表的含义。

    ......

    “小漓~我帮你梳头发吧~!”

    云月瑶拿着云梳,欢快而又期待的看着漂亮得雌雄难辨的夜云漓。

    夜云漓乖顺的坐在了瑶瑶的梳妆台前,蓬乱的黑发,被瑶瑶小心呵护在手中,一下又一下的梳理着。

    云月瑶羡慕的说道:“小漓的头发真好,又黑又亮,随便梳两下,就这么柔顺了。”

    夜云漓没法接话,因为镜中的自己,已经被瑶瑶的一双小胖手,编出了小女孩,才会编梳的发辫。

    ......

    “小漓~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你进门~!

    云月瑶粉拳一挥,信誓旦旦的说道。

    若是放在平时,夜云漓可能只会感觉无奈,却不会说话。

    但是,今天瑶瑶实在她的父母面前,还有她的夜爹爹面前如此说的。

    两家的大人只是惊讶了一瞬,就都夸赞起瑶瑶有志气,有魄力。

    就连他那位向来看他不顺眼,处处挑刺的父亲,都露出了一脸的笑意。

    全场唯一笑不出来的,大概就是他了吧?

    ......

    “小漓~有危险的时候,你只要躲在我身后就好!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拉勾勾~!”

    夜云漓再一次,被云月瑶从一群小屁孩的包围中解救出来时,瑶瑶挺起了小胸脯,一脸“我会护着你一辈子”的认真表情,对他如是说道。

    夜云漓看在眼中,暖在心里,可是,他不想总是这么弱,总被她保护在身后。

    但他却无能为力,他被天魔之气浸染过,身子单薄,不能早早开蒙修炼,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小小的夜云漓心中凄苦,却因为瑶瑶带给她阳光般的温暖,励志等到可以修炼的时候,一定要刻苦努力!

    以后,瑶瑶要由他来守护!

    两个小小人儿,坐在晚霞映衬的草地上,一同看着夕阳,憧憬着未来美好的样子。

    ......

    直到夜云漓可以修炼的时机终于到了,他彻底闭关,好久好久都没再能好好的陪在瑶瑶的身边。

    瑶瑶落寞了很多,每天来到两人一起玩耍的角角落落,去回忆那些美好时光。

    ......

    瑶瑶的成年礼当日,两家终于定了亲。

    夜云漓力争主权,要娶瑶瑶。瑶瑶从小励志要娶小漓过门,临门一脚当然不肯退让。

    两人暗暗较劲儿,第一次闹起了别扭。

    但是,订婚仪式上,两人依旧出席了。二人交换了定情信物,一只九尾墨狐戒指,一只九尾白狐戒指。两人在看到彼此的定情信物时,俱是一怔,他们并没有相约要送什么,却是同时炼制了九尾狐戒指送与对方,可见二人心意相通,心有灵犀。就如他们互相赠予对方的成人礼物,是钟漓/慕瑶剑一样。

    只不过,在订婚才完成时,两人就都咬着牙传音说道:“我们走着瞧,哼。”

    一人向左,一人向右扭过脸去,两张同样倾国倾城的容颜,却是全都带上了一抹倔强。

    两人为争个谁嫁谁娶,都不肯服输。

    闹到最后,毫无悬念的,是夜云漓服了软。因为他的倔强,让瑶瑶红了眼眶,他的一颗心慌了乱了。

    其实,在狐族,雌雄之间,谁做一家之主都可以,并无人界的男尊女卑观念。

    往往是因为雄性更为强大,故而雄性作为一家之主的现象更为普遍。

    却也不是没有雌性成为一家之主的例子,不止是两族天狐如此,就是消失已久的望月天狐,雌性成为族长也很常见。

    最终,夜云漓的服软低头,使得二人达成了以云月瑶为一家之主的爱誓盟约。

    初初成年的一对小情侣,就如含苞待放的染露玫瑰。然而他们还来不及绽放,却已经凋零。

    两位天狐一族的族长,就在此时被调虎离山。青丘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天魔一族突然出现,到处弥漫着可怕的魔气,眼看着世代居住之地被魔族围困,云月瑶眼中闪出决绝,就要上前迎敌,却被夜云漓拉住。

    夜云漓将瑶瑶护在身后,抽出钟漓剑,眼神锐利的看向面前数之不尽的魔族走狗。

    他一路劈砍斩杀,将瑶瑶死死护在了身后。这是他第一次站在瑶瑶的身前,为她挡风遮雨。

    就在族民大乱,不少族人悍不畏死的填上自己的性命,誓要保卫狐族家园的时候。

    本该被护送走的族长夫人,却是出现在了狐族大阵的阵眼处,以自己为祭,开启了天狐一族的狐族大阵,抵御外敌。

    然而,锦娘只能开启这第一道大阵,只能防御却无法攻击。也就等于被动挨打。

    锦娘拼死拖延时间,想要拖到丈夫回转,救救他们的子民。

    眼见着狐族死伤的人数逐渐增加,大阵也再支撑不下去了。云月瑶虽然眼中悲痛,却没阻止母亲这么做。

    她毅然回头,奔着第二重阵法的阵眼而去。

    她还是处子,又是最为纯正的皇族血脉,自然可以开启第二重阵法。

    她想着,母亲一人不够,加上她,也许可以拖延到父亲回转。

    云月瑶毫不迟疑的坐进第二重阵眼之中,却在这时,第一重阵法被破,云月瑶的心一颤,就见母亲满面痛苦的倒在了血泊中。

    就在她愣神的瞬间,全无保护之下,一抹黑光,急速的向着她的胸口刺来。

    阵法一魄,夜云漓又惊又怒,提着长剑,就跟逼近的天魔大军厮杀在了一处。

    此时的夜云漓,眼睛赤红,情绪十分的不稳。

    对面隐在斗篷中的敖嘴角微翘,一颗天魔之气形成的心魔种,种到了夜云漓的心脏,而后出手对付云月瑶,打算以其未婚妻的惨死,彻底魔化夜云漓。

    就在这时,夜云漓手中的钟漓剑光芒大盛,一剑劈砍了眼前碍事的天魔走狗,可回身已经来不及救下瑶瑶。

    他大急之下,瞬移到了瑶瑶的身前,拦下了那抹黑光。

    黑光入体,夜云漓浑身一滞,缓缓吐出一句:“瑶瑶,对不起,是我任性了。”

    之后身躯轰然倒塌,云月瑶呆滞的瞪大了双眼,半晌,才失声大叫:“不......。”

    母亲死了,小漓也死了。父亲至今未归,是不是也遭遇了不测?

    云月瑶的脑子乱极了。

    敖却是一愣后,旋即不在意的勾唇,痴情到这种地步的蠢小子,死有余辜。

    既然那小子这么没用,他就再费点功夫,魔化那个丫头好了。

    只要他们被成功魔化一个,就是天人永隔,结局都是一样的。

    就因为这样一个想法,敖没有再动手杀掉云月瑶,而是像刚刚激将夜云漓一样,想要故技重施,魔化云月瑶。

    云月瑶怔怔看着眼前夜云漓的尸体,泪水滚滚而出。

    她快速出手护住了夜云漓的魂魄,口中念着:“既然你为我而死,我便随了你去吧。”

    下一刻,云月瑶开启秘术,以自身为祭,开启了第二重狐族大阵。

    一股磅礴而又圣洁的净化之力,自大阵中流淌而出。

    云月瑶眼带血泪,一口紫红的血水喷出,眼睛始终未曾离开过眼前夜云漓。

    她苦苦支撑着净化仙阵的开启,一口接着一口紫红色的血水喷出,直到精血全部流干,紧接着是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被喷吐到阵眼之中。

    云月瑶悲伤的看着夜云漓,仿若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直到听到了父亲的惊怒声,云月瑶才如梦初醒,缓缓抬起眼帘,远远忘了父亲和夜爹爹回转了。

    她心安的松下心弦,身体不受控制的歪倒在了夜云漓的身旁,与夜云漓虽然生不同衾,却做到了死同穴。

    花儿一般的年纪,花儿一般样貌的一对璧人,死在了上一代人的恩怨纠葛中,云月瑶倒下的一瞬,三魂七魄迅速离体,分崩离析。

    而夜云漓的魂魄,却被她视若珍宝的保全了下来。

    一对相爱的恋人,没能得到期盼已久的盛世婚礼,没能实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他们在最后一刻都期盼着,期盼着来世可以再牵红线,再续前缘。

    第三世,两只小狐终于越过了一切艰难险阻,在仙灵大陆,成功斩杀宿敌于眼前。

    虽然凶险,险些再被天谴加身。却是最终坚挺的活了下来,于紫宸的魂源空间中(口腔囊袋),趴伏在一处,头挨着头,睡得香甜。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番外一 青梅竹马》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