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霍小山的抗日处女秀之捣阴锤-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十章 霍小山的抗日处女秀之捣阴锤

    郝存义见那女人跑开了自己转身接着跑,眼见前方不远处的山丘密集起来了,心头一喜,心想只要跑到那地方就好办了,正寻思着,但听得“叭勾”一声枪响,脚边的雪地上被打起一串雪沫。

    他回头进却看见竟然有几个鬼子冲过了丁云的阻击,一个鬼子正向西北方向跑,奔那个女人追去,剩下四个则向自己追来。

    丁云想必已经为国捐躯了,但他已经没有时间悲伤了。

    郝存义抬手就是一枪,将追向那女人的那个鬼子打倒在地上,又向其余四个鬼子打了几枪,吸引着那几个鬼子更快地向自己追来。

    郝存义转身又跑,翻过一个小山丘后就看见一个小孩飞一般地从雪地上向自己冲来,那孩子跑得如此飞快,风驰电掣一般!

    等到了近处郝存义却看见那小孩脚上竟各“踩”了一块前端翘起的细木板。

    眨眼间那小孩就到了自郝存义面前,身子一晃,用手里的一根木棍在雪地上一点,木板转向,刷地在雪地上滑出一道弧线,停在了他的面前,激起身后一片雪雾。

    这孩子却正是听到了村里的枪声往回赶的霍小山。

    “小崽子,楞什么,还不跑,鬼子来了!”郝存义喊道,尽管他觉得有点奇怪,可也没有时间来诧异这个孩子为什么能在雪地上奔跑如飞。

    那孩子一听鬼子来了,先是一楞,紧接着却将双棍在雪地上一点,滑了起来,眼看就要越过郝存义往村里去了。

    “哪跑你?!”

    郝存义哈腰一伸左手,他本就身高臂长,所以这一伸手正把那孩子从后面拦腰捞住,直接夹到了腋下,仍向前跑。

    “傻大个,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娘!”这个孩子大声喊道。

    而这孩子无疑正是听到村里枪响赶回来的霍小山。

    “你他妈找死呀,后面全是鬼子。”郝存义也不理霍小山的挣扎,夹着他仍兀自向前跑。

    一边跑一边寻思,这小崽子的劲可真不小。

    他并不知道,霍小山要不是急着去救宋子君对他没防备,又哪能会被他一下子拦腰夹住。

    霍小山挣扎了几下就停了,倒不是因为他没劲了,而因为他是脑袋朝后被郝存义夹着的,他看见有四个人从山丘后面冒出头来,都穿着土黄色的军装,三个拿步枪的,一个拿着短枪。

    “哦,这就是货郎李所说的日本鬼子。”霍小山寻思。

    眼见一个鬼子停了下来半蹲下来将枪托抵在肩上向他们瞄来。

    “快趴下。”霍小山喊道,没待郝存义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枪响,郝存义感觉到自己左小腿一震,主,身体向前一扑连带着夹在胳膊底下的霍小山一同摔倒在雪地里。

    郝存义摸起摔到一旁的快慢机转身便射,却搂了个空,弹匣里竟没有子弹了!

    双方距离已经不是很远了,四个日本鬼子试着放了几枪,见郝存义趴在那里没有还击,也猜到他是没有子弹了,于是端着枪紧盯着郝存义的每一个微小动作,一步步逼了过来。

    郝存义久经阵仗,心里自然明白,现在只要自己伸手去换弹匣,自己身体肯定就会被打出几个洞来。

    “******小鬼子,来吧。”郝存义先大大方方地让鬼子看到他把枪扔到地上,慢慢爬了起来,然后却一探手从后肩上抽出了那把刀,做出迎敌的姿势,但只是只有他自己明白,重心全压在了右腿上,因为刚才那一震是被鬼子击中了,现在已经开始剧痛了。

    郝存义的这把刀也就两尺多长的样子,比平常所用的大刀片要小上一号,但显得很是锋利。

    这功夫四个鬼子鬼子端着枪已经走到郝存义的身前了,很有默契地分成前面两个后面两个,把他围了起来。

    那个手里拿着王八匣子的鬼子军官叽里哇啦地不知说了句啥,但见那三个鬼子都退出了枪里的子弹装上了刺刀,那鬼子军官也收起了手枪,抽出了腰间的战刀,竟是要与郝存义白刃战。

    眼见得鬼子一步步逼了上来。郝存义大喝一声,向前一冲,搂头作势向前面端枪的鬼子劈去。

    那鬼子见他身高臂长,声势惊人,一边慌忙后撤,一边用那三八大盖做出格挡的动作来。

    郝存义后面的鬼子见有机可乘,两把步枪一个突刺便扎了过来。

    郝存义攻击前面的鬼子本是虚着,须知在以一对多的情况下若不能各个击破,若是四个鬼子一齐上手,纵郝存义有天大本事怕也要被扎出透明窟窿来。

    郝存义猛地一侧身,一把刺刀贴着他胁骨扎了过去,枪身恰被他用左臂夹住,同时他控刀反手而落用刀背荡开了另一把刺刀,顺势刀锋一送,那名鬼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削去了半个脑袋。

    郝存义把夹在怀里的枪向后一拉,那鬼子没他劲大,被他拉个趔趄,正迎上郝存义迎面递上来的刀锋,“噗”一声扎了进去。

    郝存义想都不用想,再次侧身向旁边一跃,蹲坐在雪地上就将顺势抽出来的刀掷了出来,第三个端枪的鬼子正从后面一个弓步突刺,却没想到刀从这个大个子中国人的手里飞了出来,正劈在面门上,只来得及啊了半声便倒在雪地上。

    这几下兔起鹘落,端是快捷无比,但郝存义力气用尽招式用老,却再已经没有后续的防守进攻手段了。

    这无疑是习武之人大忌。

    习武之人他们的练的就是与敌对搏的技巧,行住坐卧都有如何降低身体重心快速出击的手段,这就象《水浒》里景阳岗打虎那个桥段,好汉武二郎见老虎来了,“啊”的一声从青石上翻身而起,却是先将哨棍抄在手里一般。

    躲不是习武者的专利,但习武者的躲中都内含着防守摆脱制敌的手段,正因此理,郝存义危矣!

    鬼子军官双手举着东洋刀已经冲到赤存义面前面前。

    郝存义想纵身躲避,却忘了刚刚小腿被打了一枪,腿上一软竟没动得了,眼见那鬼子雪亮的东洋刀在阳光下划出一道森寒的光亮,郝存义一闭眼,“完了!”这是他当时唯一的念头。

    刹那间刀落在了他肩膀上,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身首异处,反而他听到那小鬼子哇地叫了一声!

    郝存义睁眼看时正见那东洋刀正从自己身上掉下,锋利的刀锋将自己穿的破羊皮袄划开了,由力量过小连自己一根汗毛也没伤着!

    抬眼再看那鬼子军官正手忙脚乱,两只手同时在他自己的眼睛上划拉着呢。

    紧接着,就见眼前身影一闪,那个刚才被自己夹着跑的小孩子已经站在他和那日本鬼子中间,但听得那小孩“哈”地一声,一拳向鬼子捣出,那鬼子又叫了一声,只不过这回却变成了“嗷“的一声惨叫,然后很奇怪地后背一弓象个虾米似地倒蹦了起来,便摔在地上,双手捂着那长着命根子的地方,倒在地上成了滚地葫芦!

    一共三个活人,打倒日本鬼子的自然就是霍小山了。

    霍小山在摔在地上的时候就解开了捆在脚上的滑雪板,那四个鬼子甚至郝存义也压根就没有把一个小孩子放在眼里,却哪知道霍小山只是人小,身手却是极其了得,人又极是机灵胆大。

    在郝存义与鬼子拼刺的时候,他就已经用两手攥出个大雪团来,当那日本军官举刀欲劈时就被霍小山几乎同时掷出的两个雪团打了个满脸花,紧接着霍小山插到郝存义与那鬼子中间,上来就是一招最简单最直接最暴力的单炮锤。

    中国武术中有一比较阴狠的招术叫撩阴脚,就是指一脚踢向敌人的下部,杀伤力极强。

    霍小山这一拳正是打在了那鬼子的裆部上,会阴要害受重创,难怪那鬼子被打得变腰如虾!

    但打到鬼子的裆部却并不是霍小山有意为之,原因无他,因为霍小山是小孩儿,人小个矮臂短,水平出拳,原本旨在攻击敌人胸部的单炮锤就变成了捣阴锤!

    霍小山练功已有时日,拖泥坯,抱小猪,力气日增,业已体会出体内有气的感觉,否则也不能够在村里把正当壮年的刘二杆摔个跟头。

    他这一拳肯定不能象他老爹那样一拳打得一头狼飞起来,但也绝对不输于一个成年人的力量,兼之阴错阳差之下,击打部位选的那叫一个准!于是这也就成就了霍小山抗日生涯的处女秀:捣阴拳!

    尽管,这一拳并不是他有意为之。

    而此时,郝存义正楞眉楞眼地看着那个受了重创的日本鬼子。

    眼见得那刚才还满地打滚的鬼子现在已经如同个虾米似地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了,也不知道是疼昏过去了还是死了。

    不过,想必,断子绝孙那是免不了的了。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十章 霍小山的抗日处女秀之捣阴锤》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