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九九章 兵被土匪打劫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0九九章 兵被土匪打劫了

    “史营长,你跟咱们团长多久了啊?”江西兵李春边走边问粪球子道。

    “我都跟咱们团长五年了,那时候还是打南京保卫战的时候呢。”粪球子回答着,他那小短腿紧着向前倒腾,走的还真不慢。

    “那仗可是打了不少吧?”李春好奇的问。

    “那还用说?我敢跟你说,咱们直属团的参战次数全中国就没有部队能比得了!大的会战咱们基本都参加了,有两次会战之所以没打上,不是咱们不敢上,而是因为咱们当时在打别的会战,咱们分不开身哪!”粪球子骄傲地说。

    “史营长你可真厉害!”李春由衷地赞叹道。

    李春是被李向白“抓”壮丁抓回来的一个兵,他开始知道粪球子这个人的时候别看他只是一个新兵但却真是没看得上这个黑不出溜的长得跟麻土豆似的长官。

    就是现在粪球子也没有穿军官的服装也只是和普通士兵打扮一样,要问为什么,只因为他个子太小,竟然没有找到他能穿的军官制服!

    直到后来在训练新兵的时候,粪球子百米之外三枪打碎了三个核桃,新兵们才知道原来老兵就是老兵,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那都是有绝活的啊!

    粪球子自然也是姓氏的,可是原来他是从来不肯说的。

    可这回他不说却是不行了,因为随着霍小山的回归直属团的营长连长终于都确定下来了。

    这回可不是人少,加一起快一千号人了,要是再没有基层军官各司其职,那以后再打仗就非打乱套了不可。

    于是霍小山就征询了手下人的意见任命了三个营长,这三个营长分别是粪球子、石彪和李向白。

    可粪球子当了营长在往上面报名字的时候,你不能说是一营营长叫粪球子吧,迫不得已粪球子才把自己的姓报了出来,于是当时直属团老人们都笑得前仰后合的了!

    只是因为粪球子竟然姓史,怪不得他从来不肯说自己姓啥呢,这粪球子加“sh”姓还真是绝配啊!当时饶是粪球子一向没心没肺也被大家笑得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

    “我可不厉害,打仗还是头儿沈头儿他们厉害,你没看见人家都是不惜得当营长才把这个官给我的吗?”粪球子笑道。

    粪球子说的还真是实话,论打仗他们三个被任命的营长在直属团里还真谈不上最厉害,只是象沈冲小石头这样人家不乐意当官!

    他们在一起都合作习惯了,跟着霍小山在一起摸日军岗哨打埋伏搞偷袭拼白刃那多过瘾哪!

    所以这三个官帽子才落到了他们三个的脑袋上,再说在直属团这个官当不当又能如何呢,都没啥特权反而要操心,他们三个见霍小山下令了也才勉为其难的当上了。

    “这地方竹子不少啊,李春你家那里竹子也多吧?”粪球子看着周围的景色问李春。

    “是,我家那也多,可我家里是毛竹,这里的叫楠竹。”李春回答。

    李春是江西人,江西可是号称毛竹之乡的。

    “对了,李春你会游泳吗?”粪球子又问。

    “我就会点狗刨,就是淹不着自己。”李春答道。

    “那可不行,那可得好好练练水性,咱们直属团那可真是象郑头说的似,他怎么说了的,我想想,好象叫上山能捉老虎下河能捉鳖吧,反正就是这意思!”

    粪球子和李春一官一兵就这样在山道上走着,山上有竹茂密,山下则有大水通到天际。

    只因为此地早已经不是直属团驻军之处的长沙了,他们现在却是已经到了洞庭湖了。

    霍小山自然是带着直属团出来躲“祸”了,而他之所以选择在洞庭湖边呆着,那是因为这里既是国军第九战区的防区又挨着水,霍小山想让自己的新兵们都练出好水性来。

    粪球子和李春此时却是到湖边找船的,时下已是近秋,这么多人练游泳,船多少是要用到一些的。

    “营长你看,那里有条船!”李春透过竹叶的缝隙看到有船了兴奋地叫了起来。

    “哪呢?哪呢?”粪球子也高兴起来了便和李春往山下跑。

    要说粪球子在不打仗的时候确实不挂营长的架儿,要不是李春是亲眼看到粪球子三枪打碎三个核桃的话他都看不上这个黑不出溜的小个子。

    那船就停在岸边,再往上走几步就是竹林了,一个是刚入伍一个月的新兵一个是一点也没兵样的老兵,两个人就连蹿带跳地从那楠竹林里冲了出来。

    “人呢,有人吗?”李春扯脖子喊,可是却没有人答言。

    “没人吗?不能啊!”李春又自语道。

    他就是对水不熟却也知道那船又没有缆绳系到岸上,船上定是应当有人的,除非船上无人才会从别的地方飘过来的。

    这功夫两个已是走到岸边了,再往前走一步也就进水了。

    而这个时候才见那船篷的帘子一撩,一个人从那里低头钻了出来。

    那个人带了一个特大号的斗笠却是把他的脸遮了个严严实实,粪球子感觉到有点奇怪又感觉到哪里不妥的时候,那个人已是左手一掀那个大斗笠。

    斗笠一闪开,李春看到了一张有着条从左到右狰狞伤疤的脸不由得一惊。

    而粪球子却是已经一屁股坐到地上了同时已是伸手掏枪了,只因为他看的不是那个人的脸,他看的是那个人手中已经扬起的盒子炮!

    就在这一刻,老兵与新兵的反应速度上的差异尽显无疑。

    可是粪球子的反应终究是晚了一步,就在他刚把枪扬起的时候,就听侧后方竹林里“哗啦啦“一阵竹叶响,紧接就着就有人高喊:“要活命就把枪放下!”

    然后便有脚步从后面跑了上来,有枪管已是怼在了粪球子和李春的后心上。

    粪球子没招了,他知道晚了,然后便有人从旁边一把夺去了他手中的盒子炮。

    而作为一名新兵的李春的反应则是更慢了,他背着的步枪也只是才在身上摘下来罢了。

    “艹,长得跟个土药蛋儿似的,反应还挺快呢!”这时那船上的人则是不无讽刺地对粪球子说道。

    “兄弟,我们可是国军,你们这是干嘛呀?”粪球子见大势已去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冷静了下来,开始与这几个缴了自己械的人套瓷儿。

    “国军就牛逼啊,你没打听打听八百里洞庭是谁的地盘?”那个用伤疤狞的人很嚣张地说道。

    仅通过这个人一句话,粪球子便明白了,自己碰到湖匪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0九九章 兵被土匪打劫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360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