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0七章 另类王敬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0七章 另类王敬哉

    “哈哈,霍老弟受惊了!”王敬哉开怀大笑道。

    “王师长你这防区可真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哪!”霍小山也笑道。

    此时霍小山却是已经站在了王敬哉设在离洪湖不远的指挥部里了。

    “不小心不行啊,我王老虎可是没有大树可以乘凉,也只能自己小心喽。”王敬哉并不避讳自己128师所处的尴尬地位反而是直言不讳了。

    霍小山笑了笑,这个却是不能接口的。

    霍小山在刚进入128师防区之际便与王敬哉手下了起了冲突,最终霍小山以他们出色的战防意识引起了那个连长的重视。

    那个连长经过打电话向师指核实后终于双方偃旗息鼓了,而他则亲自一直把霍小山他们送到了太湖边上戴家场百子桥的师指挥所。

    “霍老弟,还没有向我介绍这位是——”王敬哉见霍小山不表态也是笑了却是看着和霍小山一起进到他师指挥所里的郑由俭问道。

    郑由俭那也是穿着上校服装的,此时他正在饶有兴致地看挂在王敬哉师指挥所大厅正中央的一副对联。

    那副对联上联是“你蒋委员长若抗战到底”,下联是“我王敬哉誓死不做汉奸”!

    而且上下阙对联之间竟然还挂了两张大幅的照片,一位自然就是蒋委员长,另一位则就是眼前的这位王师长了。

    这个对子真是神对啊!这个照片嘛,敢把自己的照片和那老头子摆在一起,这个王老虎是那两个半领袖之说中的那半个领袖我郑胖子是信了!

    “这是我们直属团的先辈了,上校督导郑由俭。”霍小山向王敬哉介绍道。

    “王师长,久仰久仰!”郑由俭见他们两个说到自己了便把自己那套跑江湖打把式卖艺的抱拳礼又搬了出来。

    “你就是郑由俭?”不料他这面还久仰呢,那头王敬斋已是惊讶地问道,仿佛他对郑由俭才是久仰——很久之前就仰慕了一般!

    “你听说过老弟我?”郑由俭好奇地问道。

    我郑胖子真有那么出名吗?郑由俭都有点醺醺然了,难道我第*战区第一神炮的称谓都传到了这半个领袖的耳朵中吗?

    “以前是听说过的,不过我倒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你那个堂兄。”王敬哉说道。

    “你认识***那个狗——”郑由俭刚要骂自己的堂兄一想这个场合不可以骂的,会让人家笑话,便及时把狗字后面的两个字略去了。

    可是王敬哉又何尝听不明白郑由俭后面那是骂人的话,不过他一见郑由俭骂***便笑了,反而没有顾忌了,于是就听他说道:“知道委员长为什么会给我一块地盘吗?那是因为***是被我逮住的,不过倒不是我毙的。哈哈哈。”

    “逮得好!背祖忘宗的不争气的玩应!”郑由俭骂他堂兄的语句脱口而出。

    郑由俭这话说得是如此自然如此快速,不由得让王敬哉都高看郑由俭了。

    他还真就听说过郑由俭的,自然也记得别人描述郑由俭那副奸商的模样,而见了郑由俭刚才给自己抱拳的刹那那副油滑的气质便有了“百闻不如一见,见了争如不见”的感慨。

    可是一见郑由俭如此自然地明显是出自内心地抨击他那堂兄之时却是不由自主地对郑由俭的好感增加了。

    他事后自然也打听直属团了,方知原来人家那也是一支百战之师啊,现在看来郑由俭能在这支百战之师之中当督导定也是有过人之处啊!

    都是坚决抗日之人,霍小山郑由俭和王敬哉的共同话题就多了起来。

    而王敬哉对霍小山的印象也很好。

    不仅仅是因为霍小山在灭了胡大膀那群土匪后只是把土匪们的盒子炮留下了,其余的武器却是一鼓脑就都塞给了王敬哉。

    还因为在霍小山在桃花山和那个江防军团长刘义财的接触中王敬哉就看出来了,这个霍小山绝对是个人物。

    他明明抓住了刘义财通匪的证据却不穷追到底,既给了刘义财面子而同时被他留下来的大部分土匪那就是刘义财和土匪勾结的证据成为了攥在手中的刘义财的把柄,尽管等刘义财走了之后他就把那些土匪也送给他王敬哉了。

    其实从霍小山的角度来讲,他才懒着要那些土匪加入直属团呢,别几条臭鱼再腥了一锅汤把直属团的风气再潜移默化地带坏了。

    霍小山他们到达王敬哉的师指挥所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双方谈得投机一时之间是宾主尽欢,于是到了六点多钟的时候,王敬哉就又摆了酒宴对霍小山他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

    军人喝酒最讲豪迈,在酒宴之上王敬哉特意在自己手下之中找来了那能喝这人陪酒。

    双方共同参加过很多大的会战,虽然说在那人山人海之中未曾谋过面,但有此共同经历这个说完那个就补充,一时之间便仿佛生死弟兄一般了。

    军人喝酒便也如打仗,话到杯到就得把杯中之酒干掉,霍小山有沈冲莽汉这样能喝之人替他挡酒却也是把自己喝了个七八分醉意来。

    酒宴散后,王敬哉又特意这排霍小山到空房之中歇息。

    而王敬哉手下陪酒之人中有一个恰恰就是与直属团发生冲突的后又把他们送到师指挥所的那个连长,那连长也喝得有些高了,却是又陪着他们到住处来了。

    人酒劲一到,说话时便没有把门的了,在郑由俭的刻意引导下,那个连长便说出许多不为直属团人所知的王敬哉的事情来。

    于是在夜黑人静之时,霍小山他们所住的那间大房子里便传来了那名连长一个人的讲述声:“我们师长和小鬼子那是有血仇的。

    他的亲姐就是被小鬼子给糟蹋的!”

    那个连长一时之间已是说出来一件他们师长的秘辛出来,这种话题霍小山他们喝得再多也是无人插嘴的,于是那个连长就接着讲了下去。

    “这小鬼子干那种缺德事海了去了,这也不算什么新闻,可是你们知道吗?那些小鬼子在祸害了咱师长的亲姐还有别的咱中国女人后,还把他们的(。)用刀切了下来用火烤了吃!小鬼子就是一群畜牲!”当那个连长说出上述这一翻话来直属团的人真的震惊了,也愤怒的无以复加了!

    “所以咱们就要报仇,后来咱们也抓到了小鬼子的娘们,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了!”那个连长紧接着又抛出来一个更让直属团震惊的话来!

    啊?那个那个,直属团人杀鬼子是好手,而且他们杀的鬼子数那也绝对比与他们相同建制单位的中国军队杀得多,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啊,非但没有做过也没有想过啊!

    “可是烤了之后,咱们中国人是人咱们不是畜牲,咱们吃不进去啊!后来也不管那是男的还是女的身上的那玩应全让我们喂狗了!”

    “x——”当那个连长说出了那些日本人身上的零部件最终被喂狗了的时候,直属团的人终于齐齐地呼出了一口长气,这还勉强可以接受吧,否则他们会以为自己又走了一遍河南灾区了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0七章 另类王敬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450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