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四章 过江而逃(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一四章 过江而逃(二)

    夜色更浓了,中日双方仿佛有默契一般停止了枪击,于是有浩荡江风从上游随着长江那不尽的水波而来,很快涤荡尽了战场上硝烟的气味。

    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笼罩了,仿佛白天的那血与火的战场只是一声梦,梦随风去了无痕。

    只是在这夜色的掩护下中日双方到底在做什么只有双方自己心中有数了。

    日军并没有打算发起夜战,他们自然也知道128师在中国军队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地位,他们并不认为对岸的中央军会来船救128师的人。

    他们已经从三面将这两个山头的守军围在里面了,既然是十拿九稳那完全没有必要发起夜战徒增伤亡,等到白天飞机一炸那他们将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就在天刚黑的时候有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船过江去了,也不知道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有一拨中国军人从其中一个山头下去径直走到了江边下水了。

    他们自然更不知道这拨中国军人中领头的是一个叫霍小山的上校团长,他们水性很好他们完全可以游过长江去。

    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却是在长江的浅水区域中奋力向上游游了过去。

    子夜十二点过五分就在大多数日军多少有了困意的时候,对面山头的机枪声响了起来。

    夜色中,重机枪轻机枪子弹拖曳着红光向山下日军可能藏身的地方开始了密集的扫射。

    论起打枪来,日军怎么会怵中国军队,于是日军前沿的轻重机枪便打出了更多的弹痕向山头上中国军队的火力点集火而去。

    紧接着“嗵嗵”日军方向便打起了照明弹,将那山头笼罩在光亮之中。

    这照明弹是必须打的,万一中国军队乘着夜黑冲下山来呢!

    原本宁静的夜色便这样被打破了,战场又恢复了喧嚣,日军的注意力全被对面吸引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日军营地背后有一拨九名扮成他们样子的中国军人下水了。

    他们在一人来深的水中尽量用最小的声音游着就向那正设在水边的日军临时指挥所游来。

    那是沈冲他们九人,他们要偷袭日军的指挥所了,而那三顶日军的军用帐篷就在岸边三十米处。

    沈冲他们并不知道日军的这个指挥所是什么级别的,也不知道日军的指挥官在哪个帐篷里。

    天知道它是大队的还是联队级别的,管它呢!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只要这里是指挥所,然后他们再干掉这个指挥所给日军制造出足够的混乱让他们尽量减少对守山头的128师的追击。

    感谢日军的敬业吧,每顶帐篷那唯一的门是冲着战场方向的。

    日军压根也没有想到会有中国军人从身后的水中摸上来,那后面根本就是不设防的。

    于是,三人一组的他们就顺利的摸到了帐篷的侧面。

    沈冲静静听了会儿动静后轻轻探出头去,帐篷的缝隙里有隐隐泄出的灯光正照在了一名日军哨兵的后背上。

    这名哨兵正仰脖看着远处双方交火的弹痕,他之所以挡住帐篷里漏出的灯光那自然也是出于职责,尽管这个临时指挥所犹在中国军队重机枪的射程之外。

    沈冲探头之际便已看到了这三个排成一列的帐篷之前恰恰就只有这么一名哨兵,于是他不再犹豫便蹑手蹑脚地摸了上去。

    捂嘴、匕首刺进敌人的心窝、挣扎却是发不出一声直至这名哨兵一动不动地被沈冲扶着轻轻的倒在了地上。

    然后,三个小组的人便同时出现在了各自目标帐篷的门口。

    他们并没有马上往里冲,反而有人警戒着周围日军的动静,有人透过帐篷门缝隙向里观察了一下。

    沈冲所在的那个帐篷里恰恰有三名日军军官,当在瞬间判明了里面的情况后他无声地笑了。

    沈冲不进反退却是缩了回来,对跟着他身后的孟凡西牛如皋耳语了几句,自己却是轻手轻脚地绕到了帐篷的后面。

    这个帐篷里的日军军官本来已经和衣刚要睡着的时候却是被刚才战场的枪声弄醒了,

    一名正守在电台之旁,一名正趴在桌子上看着地图,而最后一名则是坐在挨着篷布的一个小马扎上打着呵欠。

    就在这时,帐篷门上的帘子突然就被掀开了!

    两名日军抬头看向那帐篷门之际看到的却是扑进来的两条身影和扑击而来的那在灯光下寒光闪闪的匕首!

    第三名日军军官在困意中感觉到了帐篷门帘掀动所带来的凉风却恰恰是看到了有匕首刺入同伴身体里所溅出来的血光。

    他刚要高喊掏枪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因为有一把锋利的武士刀从他的后心径直穿了过来,他看到了那雪亮的刀尖!

    那是沈冲摸到了他的身后隔着那帐篷的篷布就把自己那把锋锐无匹的武士刀狠扎了过来!

    整个偷袭过程之中,只有姚文利负责的那个帐篷里有日军发出了“啊”的一声。

    “怎么了?”几十米外有日军问道,端着枪走了过来。

    而这时在帐篷外的沈冲却是大声回答道:“被开水烫了一下!”同时便已经迎了上来。

    本来以为已经被日军发现的进入到帐篷中的那八个人在听到那名日军临死之前发出的叫声时已经是拿着盒子炮就往帐篷门口冲了,可是他们一听到沈冲的声音就又把脚步停下来了,却是堪堪就在那帐篷门口刹住了脚步。

    走过来的那名日军士兵听着对方熟悉的日语本来刚提起来的一点警觉便消失了,他在黑夜之中既没有看到迎面走过来的“同伙”身上有着水渍也没有看到人家用手倒背在身后的那把武士刀。

    于是就在两个人即将碰面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那名日军心窝便被白刃刺穿了。

    黑暗之中那个日军士兵挣扎着想喊却是发不出声音便如同一只被竹签穿透了的四肢却仍在蠕动的蛤蟆。

    然后刀被抽出去的时候那名日军已是死了,可是就是死了他却依旧没有自由行动的权利,他在倒下的瞬间被沈冲再次扶住了并被沈冲架着胳膊拖到了一边再次放好。

    几个人影从那三个帐篷处向沈冲围了过来,可是那帐篷门口的帘子却没有掀动,那八个人竟然是从帐篷后面出来的。

    原来他们见日军没有发现他们的行动后,却是不约而同地选择退到了帐篷的里面,用匕首将帐篷壁割了个大口子钻了出来。

    这样,他们就避免了再次掀动门帘让灯光照到他们的样子以免被其他日军发现。

    “这回怎么办?”姚文利向沈冲耳语。

    姚文利他们刚才进的那个帐篷里日军有四个人,尽管有一个正在打盹,但他们在动手之际还是让最后那个打盹的发出了一声“啊”来。

    “汽油,远处打枪,好跑。”沈冲低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一四章 过江而逃(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498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