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五章 过江而逃(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一五章 过江而逃(三)

    那两个山头离江边不远,白天的时候日军三面包围一面临江却是把劲气使足了就往那山头倾泻着炸弹与炮弹。

    日军已是把那两个山头看成了煮熟的鸭子,所以晚上自然也是布上警戒防止128师突围。

    当夜里那两个山头上有机枪开始向北方射击的时候,所有的日军自然就精神了起来,尤其是北面的日军理所当然地要进行还击。

    其余两个方向的日军也不敢怠慢全在黑夜之中紧盯着中国军队的动向生怕中国军队趁天黑冲出去。

    此时山头西面的日军枪都已经顶上了火看着前面黑黢黢的小山,耳听着在那密集的枪声里“嗵”的一声随着一颗照明弹的升起,他们便看到了前方百十多米处的山脚下竟然出现了中国军队哈着腰向他们这里扑来的身影。

    原来,这里才是他们的突围方向啊!

    于是就在照明弹照亮了敌我双方的瞬间,中日双方不约而同的便开始了相互的射击。

    毫无疑问,外围的日军是占有火力优势的,步枪就不算了,十几挺歪把子同时“哒哒哒”的打响,瞬间就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火力网。

    突围的中国官兵们前面的中弹后面的也只能就地卧倒。

    负责这个方向指挥的是日军一名大队长,他正得意地想着你们想从我这里突围出去门儿都没有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却响起了枪声!

    那“啪啪啪”的连射声音里,那十多挺轻机枪转眼就哑了下去!

    这怎么后面还来中国军队的援兵了呢?而且枪法很准火力很猛啊!

    日军大队长就有点发蒙,可是他蒙那是因为他受到了突然袭击,对面的中国军队可不会蒙,这后面来了援军那都是原本计划好了的而机会只有这么一回啊!

    于是128师突围部队的趁日军机枪火力一弱,所有趴在地上的人都飞快地爬了起来,前面几人抱着轻机枪边射边就往前冲。

    后面的人发一声喊不再掩饰自己的身形端着枪拿出百米冲刺的架势便在机枪的开路之下没命地向西面冲来。

    日军大队长一看坏了,这里面一夹击自己的阵地可能就得被人家冲破了,忙抓起电话便摇,他在确定了中国军队突围方向在自己这头的时候需向联队汇报啊!

    可是他把话筒贴到了耳边之时听到的却是盲音,联队指挥所竟然没有人听电话!

    日军大队长下意识地向联队指挥所所在的北面望去,恰恰正好看到北面指挥所的方向燃起了三团火光。

    那火光并不大,江汉平原到处都是水网又能有多少可燃物呢?

    也正因为如此,日军大队长便确认了那着火之处正是联队临时指挥所的那三顶帐篷。

    紧接着他看到北面方向己方的营地里突然那红色弹道便交织纵横起来了,那里竟然也打成了一锅粥!

    他这是要向联队呼叫援兵呢,可联队指挥所竟然遭袭了,那么自己是阻止中国军队突围还是回救联队指挥所呢?

    可这当口哪是犹豫的时候呢?

    转眼之间突围的中国军队便已冲进了他的阵地,步枪开枪已是不及眨眼之间就变成短兵相接的白刃战了。

    虽然说中国士兵也有被枪射倒的也有被日军用刺刀挑了的,奈何中国军队是以纵队冲击横列更兼日军后面的中国援军听枪声人并不多,但枪法竟是极准的,这面日军枪火刚一闪就被对方将枪手击毙了。

    就在日军刚才打上天空的那颗照明弹落下新的照明弹尚未升起之际,仅片刻功夫西面日军的防线被中国军队里应外合给洞穿了!

    “轰轰轰”的爆炸声起,中国士兵又在黑暗之中向刚冲开的通道两侧甩出了手榴弹。

    黑夜之中日军彻底乱了,官指挥不了兵,兵找不到官,一片混乱之际,从山头上冲下来的128师残部终于冲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北面的日军已是在混乱之中稳定下来了,他们已是点燃了火把。

    他们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联队长,那个躺在帐篷的废墟里已经被烧得有点面目全非的指挥官。

    火烧并不是他死亡的原因,他的死因是喉管已经被利器割断了。

    非但他死于利刃,验伤的结果那三顶帐篷之中所有的军官与士兵的死因都是一样的,要么被割了喉要么被利刃扎透了心窝。

    他们的指挥所竟然被中国军队摸营了,而摸营的中国军人他们竟然一个没有发现!

    主官死了,总是有次级军官要站出来接着指挥的,于是一位恼怒的日军大队长下令连夜向山上进攻,因为此时那两个山头上的枪声虽然稀疏了不少,但射击却是依旧。

    日军开始攻山了,一顿迫击炮与掷弹筒的急袭之后,日军士兵冲上了那两个山头。

    于是日军意料之中与出乎意料的事情同时出现了。

    意料之中的是,果然山上只有中国军队少量的掩护部人。

    出乎意料的是,那少量的掩护部队竟然都是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的重伤员!

    在日军已经快连成片的火把的照耀之下,他们最先看到的是一名腿已经被炸断了还缠着绷带的中国士兵就坐趴在一挺重机枪的后面,人却已经死了。

    一条腿的人是不可能站着操纵重机枪的,就是那重机枪射击时所产生的震颤也不是他一条腿可以支撑的,而他若是坐在战壕里却是连重机枪的扳机都摸不到的。

    而一名重伤员如何成为了一名重机枪射手呢?

    日军们看到这名重伤员的屁股上放了三个子弹箱,毫无疑问他是被人抬着放上去的。

    而再看其余火力点上,所有操纵枪械的都是重伤员。

    北面的日军就是被这些重伤员给拖住了,一名恼羞成怒的日军士兵抬腿一脚就踹翻了那堆在一起的弹药箱,于是那名中国军队的死者便也象个布口袋似的摔倒到了战壕里。

    那名日军士兵意犹未尽端着步枪便想在那尸体上再扎出几个窟窿出来却是被日军大队长一声“巴嘎”制止了。

    “把这些人要好好埋葬,他们是支那人里真正的勇士!”日军大队长如是说。

    由于这些做掩护的都是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的重伤员,他们无法做到打几枪就换个地方,于是,他们绝大多数人已经在炮弹与子弹的双重打击下死去了。

    终于,继续往前行走的日军看到了这个山头上唯一的一名还活着的中国士兵。

    只是他的双腿已断,断腿处后面是一溜触目惊心的血迹。

    他前方几米处有一颗手榴弹,看样子他是想去伸手够那颗手榴弹,但终究是失血过多他已无力前行了。

    日军士兵们刚才挨了长官的骂这回却是不敢再有所行动了便都看向了日军大队长。

    “一会儿把他与其他支那军队的伤员一起埋了,让他活着做最后一名支那的勇士吧!”日军大队长低声说了句,然后却是高声大喊起来:“都楞着做什么,快去追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一五章 过江而逃(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550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