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0章尖兵与斥侯的对决-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四0章尖兵与斥侯的对决

    “莽汉徐宝堂你们两个家是哪的?”小石头问莽汉和另外一个老兵道。

    “在西北方向呢,离这得有一百多里地吧。”徐宝堂回答。

    莽汉和徐宝堂都是霍小山当初在南京保卫战退过长江后最早加入军需处那一批的,他们两个都是湖北人。

    因此小石头才有此问,同样,也正因为他们两个是湖北人也才都被霍小山派出来当尖兵了。

    霍小山很小心,知道由于直属团人多了那么打鬼子的动静也就大了,他们可是刚把日军一个大队打没了大半还抢了两门迫击炮的。

    而且霍小山要带队向西北前进,怕大队日军也向西进攻时顺便就来堵截他们,所以就把特务连拆分成若干小组撒在了部队前行方向的前面和北面以便及时发现大队。

    “莽汉,听说昨天是你出主意往小鬼子你脸上溅稀泥的?”小石头问莽汉道。

    “是啊!嘿嘿!咋啦?”莽汉一听小石头提起这个来,心里头有点小骄傲,谁说我笨,我这主意不也起作用了吗?

    “头儿说啥了吗?”徐宝堂问小石头。

    徐宝堂昨天也是和莽汉他们在一起的,他自然知道粪球子故伎重施算计日军的全过程,他也觉得那事有点悬。

    “倒是没说啥,就是跟球子说这样的打法用一回也就算了不要总用,万一人家鬼子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暗号那咱们就吃亏了。”小石头回答。

    莽汉和徐宝堂都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头儿说那么做不保险那以事少做就是了,头儿的话必须是要听的,莽汉执行霍小山的命令那是从来不打折扣的。

    此时他们三个人正在丘陵地带行进着,都已换了便衣,就是莽汉都没有拿他惯用的中正式,而是在腰里掖了把盒子炮。

    而就在他们三个的身后还远远的跟着三个人,那是姚文利铁锁和铜锁。

    至于后面这三个人到底跟在前面这三个人有多远则是视地形而定的。

    比如前面的三个人走在谷地或者上下坡或者开阔地的时候,后面的那三个人就必定会埋伏在山丘的棱线后或者树林里,直到前面三个人找到一个合适的隐蔽位置后面三个人才会走过来,然后后面的人举枪掩护前面的三个人才会接着前行。

    这也是一种交叉前进的方式,以防止在视线受阻碍的情况下突然就与日伪军撞上,这也是直属团在侦察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他们这六个人都是老兵,自然把这种战术运用的娴熟至极。

    五分钟后,后面走着的姚文利铁锁铜锁跟着快爬到了一个山丘上时却见小石头已是打出了隐蔽的手势。

    那三个人忙压低身子趴到了山丘棱线的后面。

    “怎么了?”姚文利问。

    “别探出头去,下面树林里有五个人,弄不好是便衣,我要抓住问问。”小石头说道。

    “好。”姚文利自然同意。

    “我和徐宝堂过去,铁锁用枪在这瞄着,你们三个先绕过去等我们到了再用弩,不到万不得以不要开枪,铁锁注意观察对面山头上有没有日军的枪手。”小石头布置了战斗方案并且把自己的盒子炮交了出来,徐宝堂也是如此。

    这种情况他们是不会带枪过去的,要是带枪过去那还不如现在直接开枪把对方放倒了呢。

    眼看着莽汉他们三个先从侧面往那里绕了估计差不多到达隐蔽位置了小石头才说了声走与那徐宝堂向侧下方绕了过去。

    “宝堂你的口音和这的口音差别大不?”小石头边走边问。

    “差点不多,外人听不出来。”徐宝堂边走边答。

    “会哼个当地小曲啥的吗?”小石头笑着问。

    “会。”徐宝堂答。

    “那一会儿露面的时候哼一段。”小石头说。

    “行,我这个还厉害呢,一会儿我让你看看,嘿嘿。”徐善堂笑答。

    山谷的小树林中的五个人正是日军派出来的斥侯,四个日军便衣加上一个同样穿便衣的伪军。

    他们只是听从命令说这一带会有中国军队在活动便出来侦察了,至于说有日军大队被袭他们却是不知道的。

    此时他们已经歇足了站了起来刚要走,却是听到了对面传来的一个人哼着小调的声音,于是那五个人条件反射般地就拔枪藏在了树后。

    那五个人所用的武器都是短枪,一支把盒子炮五把王巴盒子。

    这时他们就听到一个男声在哼着“黄四姐!”

    然后那个男声却是又捏着嗓子装成了女声哼唱道“你喊啥子?”

    埋伏在树林里的四个用王巴盒子的日军忙看向那个使盒子炮的伪军。

    这四个日军多少也会些汉语但听方言显然就不行了,中国方言之广有时就是中国人自己都听不懂,何况他们日本人呢。

    那用盒子炮的伪则是全神贯注的耳听眼看着,他也是本地人自然能听出对方唱的正是他们这一带的小调。

    而这时那两个百姓装束的汉子已经是走过来了,一个正哼着曲,一个手里拎着根木棍子正笑嘻嘻地听着那人在哼唱。

    于是随着两个的脚步的临近,被那男子唱得声情并茂的男女声的小调也一路跟着飘了过来

    “男:我给你送一个丝帕子

    女:要你一个丝帕子干啥子?

    男:戴在妹手上,行路又好看,做客有人瞧,我的干妹子

    男:黄四姐

    女:你喊啥子?

    男:我给你送一根金簪子

    女:要你一根金簪子干啥子?

    男:插在妹头上,行路又好看,做客有人瞧,我的干妹子”

    “我艹!自己还特么玩得这么乐呵!”使盒子炮的伪军又好气又好笑的小声骂道。

    旁边那几名日军的便衣也搞明白了,这是老百姓在唱歌呢。

    一会儿,当这两个没心肺的百姓走到树林前时,那五个人端着枪就跳了出去。

    “黄四——哎呀妈呀!”唱小调的吓了一大跳,那一声“姐”就没叫一去反而变成了“哎呀妈呀”。

    而那个拎棍子的反应还挺快见人出来了却是“妈呀”一声双手就把手中的棍子象举烧火叉那样举起来了。

    可他们转眼一看对方用的都是枪腿就开始哆嗦了,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你们干什么的?”那个伪军便问。

    “老、老总我们是山民去办事的。”那个唱小曲的忙答道。

    “山民?”伪军又仔细答量了一下两个人,他们那装束也没问题,表情也不似作伪,口音倒也是本地的。

    可是那名伪军还是走上前去在那两个人的腰际腋下摸了摸确认他们身上并没有藏枪这才放下心来。

    于是那伪军接着问道:“你们过来时看到那面有咱国军的队伍吗?”

    “国军?没有哇!早跑没影了,我都有一年没看着他们了。”那哼小调的人答道,仿佛对国军还有一些不满似的。

    伪军把头转向了那四名拿盒子炮的日本兵。

    带队的日军见伪军并没有问出来什么自己便走上前来一指那两个人说道:“你们,把手的伸出来,我的看看!”

    只是他这句话却是说坏了,那小石头和徐宝堂扮成的百姓如何肯让他们看手?!

    他们常年打枪,右手食指总勾扳机上面早就磨出来老茧来了!

    小鬼子要看什么又是什么目的他们怎么能心中没数?!

    于是就在那名日军便衣手在指向小石头的时候,小石头已是上前一步一抬手就后发先至的锁住了那日军的喉咙!

    与此同时徐宝堂也已是伸手就攥住了那伪军持枪的手腕用力一捏那枪就掉了下来!

    紧接着又是“嗖”的一声,三支同时射出的箭弩已是扎透了后面那三名日军便衣的要害。

    有日军便衣还是来得及“啊”的发出了一声惨叫,但终究由于要害受创却是来不及开枪了!

    小石头这功夫已是蹿了上去,先是踢飞了一名日军手中掉落在地上的王巴盒子,然后两手分别抓住那两名正捂着受创之处的日军脑袋用力往一起一撞,那两名日军便衣就再也喊不出来了!

    “兄弟,饶、饶命啊!”那名伪军终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四0章尖兵与斥侯的对决》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951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