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八章 夜色中的阻击(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四八章 夜色中的阻击(一)

    霍小山把这一切都布置完了已是又过了一个小时了。

    然后在夜色中他便带人又选了个矮丘埋伏了起来。

    此时已过午夜,天空无云,唯见繁星点点。

    “让大家都眯会儿,我还有哨兵都盯着呢。”霍小山把命令传了下去。

    “到底是年轻。”于光良在霍小山身边轻声说道。

    “你很老吗?”霍小山不由一笑,“那您老人家也睡会儿吧。“

    “好,那就睡会儿,一会儿真要是打起来你叫我。”于光良玩笑道。

    “不用,等过河时我再叫你。”霍小山同样回了一句玩笑。

    于是两人不再说话,于光良直接在那山丘棱线后躺了下来,须臾鼾声便起。

    此时的霍小山并没有拿枪,而是在手中拿了一具掷弹筒,又从那弹袋里拿出了四枚掷弹放在了身边。

    这功夫胖子他们应当开始渡河了吧,霍小山默默的想。

    所有河流都不可能是一条直线,所以自己领着特务连到了西松滋河可不等于直属团大队就一定到了,当然也可能他们比自己先到了。

    霍小山他们现在所在位置与直属团大队相距两公里左右,太近了就起不到警戒掩护的作作了,太远了彼此之间还缺乏了照应。

    霍小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又低头看了看不远处河水中那星辰的倒影,脑海中闪过一个有着一对少男少女的木筏,然后他洒然笑了,便收敛心神让心绪宁静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感官上。

    人生如梦,传说有仙人一睡能有几百年,而凡人一睡也就几个小时。

    可这几百年与几个小时或者哪怕只睡着了一分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醒来终是要面对现实。

    于光良被手榴弹的爆炸声惊醒的时候便觉自己好象只是睡了几分钟罢了,就在远处手榴弹爆响的瞬间他已是抽枪爬了起来。

    而这时,他就听到自己耳边“嗵”的一声,然后他就看见前方天际有一颗闪亮的星在天穹的正中“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宛如自己曾经见过的烟火。

    只是那烟火没有彩色只有白炽的亮光,于是天地之间为之一明,那是霍小山用掷弹筒打出去的一颗照明弹。

    恍如白昼之下是那河流之上的四条木船,还有木船上日军惊慌失措的脸!

    就在这一刻轻重机枪同时响了起来,无数流光从西松滋河两岸向那四条船集火而去。

    霍小山防止日军坐木船顺流而下的是那根绳子不假,但一根绳子是不可能挡住顺流而下的木船那也只是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罢的。

    那绳子在河岸的两端却是拴在了手榴弹的引线上的,日军在黑夜之中本着偷袭的原则是不可能弄出亮光来的。

    于是船撞绳,绳拽响了手榴弹,便引来了霍小山的照明弹还有河两岸直属团特务连的集火。

    日军这回所用的木船谈不上大但也谈不上小,每只船上都装载了二三十名士兵,这四只船却是恰恰载了日军的一个小队。

    如果日军是在岸上呈进攻队形冲击他们尚可以与特务连一拼,因为真正的冲锋绝不会象后世的影视剧那样采取密集冲锋的形势,日军一次冲锋也只是上几十人罢了。

    但他们现在是在船上,面对特务连两挺重机枪与七八挺轻机枪的集火根本就没有反击之力。

    密集的子弹打得那船木屑直飞,那船舷瞬间就成了筛子,河水直接就灌了进去。

    而船上的日军或者中弹倒在了船上或者被子弹逼得直接就跳下了河,然后他们就又成了埋伏在两边河岸上的用用盒子炮的特务连官兵射击目标。

    盒子炮作为自动化武器的优势在这时刻的优势得到了充份的彰显,因为二十发子弹之内它不用装添子弹!

    照明弹的闪亮之下,盒子炮的弹壳每弹出去一个那便是完成了一次射击,以特务连士兵的枪法,在这么短的距离没有日军可以逃出他们的子弹。

    当照明弹熄灭之际,已经没有枪声响起了,唯有四条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木船空荡荡地向西松滋河的下流飘荡而去。

    “转移阵地!”黑暗之中霍小山喊道。

    “滴水不漏啊!”于光良不由自主的对霍小山赞叹道。

    他自然明白霍小山让转移阵地的意图。

    现在是黑夜,轻重机枪一打之后目标便已经暴露了。

    别看他们已经伏击了日军四条船,但谁知道日军在岸上派没派兵。

    如果不转移阵地,日军摸上来对他们原来的射击位置来一阵炮火急袭,那损失也肯定是有的。

    截止目前,于光良一枪都没有开,因为他用的是盒子炮,此时离那四条船撞绳的地方有二百米呢。

    在特务连在射击那四条船的时候,他却是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远方的陆地上。

    还好,在那照明弹的光亮之下目前他没有发现日军从陆地上过来。

    但是于光良明白霍小山也明白,现在没看到日军可不等于陆地上没来日军,只不过陆地上的日军不可能有在河上那顺流而下的木船来得快罢了!

    霍小山他们转移的阵地是在那个矮丘旁边另外一个更靠近河流的山丘。

    霍小山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正常来讲,那陆地上广着呢,谁知道日军会从哪个地方来。

    只要随便在河边找个能埋伏的地方也就可以了,可霍小山选中了这里就是因为他相中了这里是并排的两个山丘。

    他才不会纵向转移阵地呢,万一日军从前面过来开枪,子弹再把他们撞上呢。

    天地间又宁静下来,只有空气中那还未完全消散的硝烟味在提醒人们就在这里刚才又一百来名侵略者葬身水中,就如同当年这些侵略者在长江之畔射杀那江水中无辜的中国百姓。

    不过过了有几两三分钟后前方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所有人又都紧张了起来。

    紧挨着于光良的小石锁在黑暗之中说了句什么,只是小石锁说的是什么于光良竟然没有听懂,因为小石锁说的是日语。

    而对方回答的竟然也是日语。

    “咱们河边的人撤回来了。”小石锁这才换回汉语说道。

    果然,是守在这侧河岸的姚文利他们回来了。

    已经把河流上来的敌人干掉了,他们没必要还和霍小山他们后面的人分开,这涉及到阻击完成撤退的事宜。

    “你们刚才说是什么?为什么用日语?”于光良好奇的问小石锁。

    “哦,我问他们口令是什么,他们回答是争渡。口令对了就能让他们过来了。这黑灯瞎火的我再用咱中国话说万一对面有鬼子摸过来了再给我一枪。我要是用日语如果是日军他们就露馅了啊!”小石锁回答。

    “聪明!”于光良由衷的赞叹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四八章 夜色中的阻击(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7951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