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八章 莽汉成亲之吼声如雷与婉转如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五八章 莽汉成亲之吼声如雷与婉转如莺

    杜兆龙走了,他没有再和直属团武比。

    “11师?不应当是无名之辈啊,可惜胖子没在。”沈冲看着他杜文龙睁眼之后一句话没说扭身就走的背影轻声说道。

    在沈冲看来,也许杜兆龙不甘心,也许他以后还会找后账,但他能回头就走,说明了这也是一名老兵的佼佼者。

    或者说这个杜兆龙和自己是同类人,同样的军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不累,因为双方都信奉同样的规则,那就是强者为王。

    “嘿嘿嘿。”莽汉正冲小枣傻乐着,他才不管杜兆龙是怎么走的呢,他现在把媳妇抢回来了就好。

    小枣又是好笑又是情意绵绵地看着莽汉。

    “这可咋整,这可咋整?”莽汉他爹叨咕道。

    他想说莽汉了的这下子可把人家11师的人给得罪了,这里都是人家的地盘,这以后要是找咱们的麻烦可咋办啊。

    可是他又不敢出声,眼前自己三儿子带回来的这些国军他也惹不起啊,咋都跟自己家三虎一样楞呢,一言不合就掏枪啊!

    “这可咋整,这可咋整?欠了人家那么多钱没还呢人家又扔下了一大笔聘金!”又一个说着“这可咋整”的满脸病态的女人从院外踉踉跄跄走了进来,她却是小枣的娘。

    “啥咋整?三虎子说这钱他能还就能还,反正今天我出嫁了,今晚我就和三虎子成亲!”小枣却不管自己娘和未来自己的公公的“这可咋整”,而是自己拿主意了。

    “啊?”在场所有人都吃惊了。

    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双方家长还能说什么,事情都发生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就这么办吧。

    另外,沈冲他们在边上也看明白了,莽汉这个憨货漂亮的娃娃亲那是从小就做主的人,不但能做莽汉的主就是她自家那也是凡事她说的算的!

    于是,莽汉的爹娘也只能张罗起来了,能有啥条件就办啥条件吧。

    而那些邻里街坊见那伙国军已经走了,小枣又嫁给了自己镇里的人便也全围过来帮忙了。

    一时之间,莽汉家已是喧闹无比,倒是把直属团的人都挤到了角落里。

    “我看以后莽汉有人管了。”孟凡西轻轻捅了沈冲一下说。

    “以后?不是以后,我看他们两个原来就是那个枣儿是事做主!”沈冲笑道。

    两个人正说着呢,有一个老百姓却是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哪位老总姓沈?”

    “嗯?我。”沈冲一楞。

    “外面有位老总让我传话给你,请你出去一趟。”那个百姓说完了,却是一扭头就挤人堆里去了。

    他刚才可是看到沈冲掏枪和那伙国军互怼了,他明知道这些都是不好惹的主儿,自己还是远点躲着好!

    “找你的?这里怎么可能有人认识你?”孟凡西怀疑的说道。

    沈冲低头想了一下心里多少便有些眉目了,便道:“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人走出院子却是看到院外站了一个国军军官。

    沈冲的推测马上就得到了验证,这个人他认识,正是刚才被自己弄得开枪走火了的那个11师的连长。

    “不服气?”沈冲一伸手按住了孟凡西掏枪的手。

    “对,不服气!”那个连长说道,“我们营长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我可没他那好涵养!”

    “怎么比?”沈冲也不废话。

    他知道了那杜兆龙的脾气对他手下的兵也能猜出一二,主官往往决定了下面人的作风,那个杜兆龙如此,直属团也是如此。

    “枪法!”那个连长说道。

    “你先来吧!”沈冲说。

    “为什么?”那个连长问。

    “没为什么,我的枪法在我们团算不上最好的,但我要是先出枪了就怕你没机会了。”沈冲看着那连长的眼睛道。

    “好!但愿你的枪法和你的嘴一样厉害!”那个连长也不矫情,伸手就把盒子炮掏出来了。

    他对自己的枪法当然有信心。

    他本想打只飞鸟下来,奈何此时满镇的人都知道了莽汉把自己的娃娃亲生生从国军的一个营长那里抢了回来今晚又要成亲,所以人都是聚到了他家门口。

    那人声喧闹得别说是普通的小鸟就是老鹰也不往这儿飞啊!

    而此是原本是来看热闹的百姓见又有国军军官在门外掏检了,吓得哄的一声就又全躲开了。

    院里直属团的人听院外声音有异掏枪就往外闯,而这时那个连长已是开枪了。

    枪响过后,百米外的一个树枝的梢头就应声而落了。

    这时直属团的人才从院里冲了出来,一见沈冲和那个连长所站的姿势便知道两个人是在比枪法呢,他们又不是老百姓自然不会大惊小怪的就又把枪收了起来。

    那连长把目光投向沈冲,脸上倒也没有得色,他也知道自己的枪法未必就会比得上沈冲,但若不是试一下总是心有不甘!

    “你说打哪个?”沈冲好武好比拼那是以前了,这都摸爬滚打在战场上磨了好几年了却是沉稳了许多。

    “右边最边上的那个吧。”那个连长伸手一指。

    “好。”沈冲顺着那连长的手指方向扫了一眼确定了那个树梢便低下了头。

    他不声不响地把枪掏了出来掰开枪机头顶上火,猛的一抬头枪便指了出去,然后枪不响了。

    百米外的那个树杈的梢头便应声而落。

    但沈冲却并没有停止射击,握枪的手腕快速而又轻微的调整手中枪的方向。

    于是那点射的枪声便不绝于耳起来,如果他再快一点那就成连发了。

    盒子炮满匣二十发子弹在一秒多点的时间内就让他打空了。

    而百米外的那棵树便仿佛下了一场树雨,但见众多树杈的梢头纷纷飘落便如同下了一场叶之雨。

    那连长吃惊地看着前方百米处的那场树叶雨楞了一会儿后,才转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沈冲道:“沈营长,我服了!”

    他开枪之时是有个瞄准动作的,可沈冲并没有特意瞄准,便是连续的点射。

    这其中就算有几枪打空了,但就这开枪打点射的频率这种有战斗突发拔枪就射的准确度那个连长是真的自愧不如!

    那个连长与杜兆龙倒也同样的脾气,输了就是输了,收了枪扭头就走,边走还边说“有机会咱们在打小日本的战场上见!”

    “这伙好象是咱们见过的最厉害的中央军!”憨子说。

    众人点头。

    ……

    天黑了,莽汉和小枣入洞房了。

    一对红烛之下,莽汉和小枣坐在床边,小枣手里舞弄着那个红盖头。

    看好了,是舞弄,而不是摆弄,象别人家新娘子入洞房那羞答答的玩手帕一般,人家小枣不好那口!

    那红盖头也是她自己揭下来的,她太了解莽汉了,这个傻东西才不会这些呢。

    “你在这傻坐着干嘛?都把我抢家来了不知道给我脱衣服啊?“小枣说莽汉。

    “我下手没轻重,我怕弄疼你。”莽汉很老实的回答。

    他和小枣在一起从来就是这样,小枣不让碰他是说啥不碰的,他从小知道自己下手没轻重也知道小枣是自己亲媳妇那从来是怕伤着她的。

    “扑哧”一声小枣笑了,就又说道:“你不是娶我要生娃的吗?你会吗?”

    “我会啊!”莽汉一听小枣这么说来精神头儿了,他那眼珠子当时瞪得就象牛一样又大又圆的了,“我们团那个死胖子弄来过一本日本人的小画本,我看过,全学会了,嘿嘿!”

    “那你就照样办呗。”小枣说。

    “哦,那我要是碰疼你,你跟我说啊!”莽汉道。

    “嗯,吹蜡上床生娃!”小枣很干脆。

    “好!我争取一回就让你生十个八个的!”莽汉很听话,莽汉很兴奋,他能有啥理想,他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一下子生出十个八个娃来每个天天都给自己拎酒瓶子打酒喝!

    于是,就在半夜的时候,洞房里声音便起,莽汉吼声如牛小枣婉转如莺,良久方息。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五八章 莽汉成亲之吼声如雷与婉转如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8519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