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0章 头儿和沈头儿之间的拌嘴-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六0章 头儿和沈头儿之间的拌嘴

    “现在咱们是在枝江与暖水街之间,咱们人发现日军是从北面长江边上的枝江方向来的,看样子是去打暖水街了。

    暖水街是湖南湖北两省的交界处,位置还是很重要的。

    但我估计日军打下暖水街就不会再向南发展了,他们应当是向西进攻,占领渔洋关,以保证对沿长江南岸进攻有足够的防御纵深。

    现在敌情不明不能再前进了,咱们现在是一个团,不是原来的一个连,目标太大了。

    所以我觉得咱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就地生根。

    所谓的就地生根不是指咱们就在这里呆着而是找最近的国军阵地靠上去。

    既然沈冲你们回来了说莽汉的家那里就有国军的防区那么咱们就靠过去。

    现在我决定兵分两路,姚文利你刚从莽汉家那里回来,路熟,你和李向白带一个连先去五柳峰和那里国军取得关系。

    一营二营依次埋伏在去五柳峰的路上的这两座山上作为接应。

    我带三营四营和特务连去给鬼子打个伏击,看能不能再抢点口粮给养回来。

    之所以这回不全团出去,是因为现在看咱们好象又进入到了日军中间了。

    所以要和弟兄们强调隐蔽的重要性,一定不要暴露目标,好接应我们。

    方案就这样定了,行动吧!”霍小山给连以上军官布置了作战方案后便率队行动了。

    而这回担任尖兵的正是刚和直属团大队会合了的沈冲他们。

    准确的说并不是沈冲他们找到了直属团大队,而是他们被直属团大队找到了。

    沈冲因为心中有事自然不会再去石牌,便原路返回。

    他们才十多个人轻手利脚的出了山区之后便向东北方向行去,因为霍小山领着直属团大队是向西北前进的,这样他们就可以截住大队人马了。

    只是他们在走到了大路上却并没有向当地百姓打听到有大队国军经过便又掉头往回找,结果他们却意外的发现了远方竟然出现了大队的日军!

    他们只能又往回跑,可就在他们没有没有跑多远的时候就被意外出现的直属团的士兵叫住了。

    原来霍小山业已发现附近有大队日军活动了,就让直属团就地隐蔽在了一座离交冲要道较远的山上了。

    沈冲他们恰恰是被霍小山派出来打探情报的尖兵们发现了。

    ……

    “看你这个团长当的也太不称职了。”沈冲对霍小山说道。

    沈冲那意思是说人家当团长的不说坐阵中军帐那也是统率部队的。

    可是霍小山可好,却总是在布置完战斗方案后总是和尖兵在一起往前跑。

    “我怎么不合格了?这不是我吹,你见过国军有几个团长象我这样已经消灭那么多那么多鬼子了?”霍小山笑着诡辩。

    他说的自己率队消灭了很多日军那自然是实情,可之所以说他是诡辩那也是有原因的。

    作为一支部队的主官不运筹帷幄在团部里却总往下跑,一旦手下各营或者各连与日军发生了战斗他却根本指挥不了的。

    “你就是当一个小连长的命,让你当团长真是那只老虎瞎了眼。”沈冲又数落霍小山。

    “哼,我你不知道?我连长都不想当!我一个人照样能把鬼子搅得天翻地覆的,以后你别跟着我!”霍小山偷换了概念又开始狡辩了。

    “打完这仗我就不跟着你!我也一个人打鬼子去!”沈冲来气。

    “别的啊!”霍小山又笑了,“你要是一次能杀五个鬼子我要说一次能杀十个你又不服气了,这样就算我一次能杀六个吧。那你说咱俩要是合伙杀鬼子能杀死多少个?”

    “十一个!”趴在后面的小石锁见头儿和沈头儿说得有趣终于忍不住插嘴了。

    “就你会算帐!”沈冲回头瞪了一眼小石锁,可转回来之后自己也笑了,“要是咱俩合伙的话,十一个哪够咱俩杀的,咋也得二十一个吧!”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笑了,在这片有着葱绿树林的山坡上已是低笑声一片。

    “沈冲你说莽汉成亲了啊?”霍小山举着望远镜向远处的大路上瞄着。

    此时他们潜伏在这里却是抓“舌头”来了,现在他们周围都出现日军了,形势有点复杂,霍小山摸不清情况自然不会贸然用大部队开战的。

    “可不成亲了咋滴,新娘子可漂亮了呢!”小石锁又插嘴了。

    他们把帮莽汉的娃娃亲小枣从11师杜兆龙那里生抢回来的事都跟霍小山说过了,不过当时不太细,霍小山才有功夫问。

    “有多漂亮?有我家丫丫漂亮?!”霍小山故意抬杠。

    “让我说吧”小石锁正不知道咋回答好呢沈冲又把话接了过去。

    “这么说吧,要是论漂亮呢和你家慕容大美人还真差不多,要我说她嫁给莽汉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屎上。

    可要是论他们两个人之间长相的差距呢,倒是比你和你家慕容大美人小了一些。”沈冲转着眼珠子说出这样一翻话来。

    沈冲这话说得很隐晦后面的人还没想明白呢霍小山已是说道:“沈冲你是不是找抽呢,你的意思是我连那牛粪都不如呗,你还牛屎,你还想咋恶心我?”

    于是,后面的人再也憋不住了,都吃吃的笑了起来。

    趴在后面听两个头儿在那斗嘴的可不光是小石锁,牛如皋孟凡西什么的二十来个人都在那里看他们两个在那里打嘴架呢。

    在直属团霍小山只和沈冲开玩笑,别的人却从来不曾的。

    和郑由俭他从不开玩笑,因为那人嘴太贱不识搭搁,你给他鼻子他就上脸。

    李向白性格稳重不爱开玩笑,象直属团老人那是喊李向白“小白脸”的,而后来的士兵都有背后偷偷管李向白叫“老学究”的。

    于光良原来就是团长,霍小山也轻易不开玩笑,怕伤了人家的自尊。

    贺正勇那就更不行了,人家原来是旅长呢,霍小山除了在下军令的时候对贺正勇那是很尊重的。

    至于其他人,霍小山那都是要保持主官尊严的。

    而最了解霍小山的其实倒是他家慕容沛,慕容沛就深知其实自家小山子的性格里有纯真贪玩的一面的,只是被现实束缚住罢了。

    “行了,别笑了,货来了,骑马的,六个鬼子一个狗子,放倒四个,沈冲抓那个狗子,我抓那最后那个鬼子,其余的干掉!上!”霍小山说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六0章 头儿和沈头儿之间的拌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8519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