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六九章 隔河激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一六九章 隔河激战

    世界上的河有大河有小河。

    小河挽着裤腿就能趟过去那叫浪漫,大河就要用船叫摆渡。

    横溪河在不发水的时候就是那样一条小河,可是当它遇到山洪暴发是就变成了条可怕的大河!

    只因为这段横溪河就在山间。

    于是,直属团官兵就看到了这样一条由鄂西山势的落差、连续的暴雨造就出来的大河。

    河水湍急的从山峦的高处奔下,在山石上撞出万千飞花大有直接冲破地形束缚的气势。

    此时,特务连的人看到就在河的对岸,三百多名国军官兵正架着步枪轻机枪在河边的乱石之中向东方拼命的射击着。

    他们中间不断有人中枪趴在那石头上就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并且已经有掷弹在他们中间爆炸开来,在火力上中国军队与日军相比一般都是处于劣势的。

    射击自然是来自于他们的对面。

    而就在离他们一百多米的山岗后,也不断有射击硝烟升起,那是日军已经追上来了,并且日军明显比国军的人要多,火力也更强劲!

    突然而至的暴雨突然暴发的山洪已是阻住了国军这个营的归路。

    他们现在已经绝望了。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与日军对射,直至他们全部战死或者在打光所有子弹后转身跳入那湍如急瀑般的横溪河。

    于光良看到霍小山正回身用手势给后面的掷弹兵炮兵报射击诸元,忙伸手一扯小石锁。

    就在小石锁看向他之际,于光良将自己右手五指收拢做成了爪状,然后又做出了一个投掷状。

    小石锁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往后爬了几米后,站起身就急急往回跑去。

    他自然明白了于光良的意思,那意思无疑就是去取勾索与绳子。

    此时雨势并没有减小的意思,那么他们不能指望水位落回去,最现实的办法是取来勾索掷到对岸去让对岸的人抓着绳子从水中硬闯过来!

    而这时,霍小山他们所带来的十具掷弹筒便已经开始抛射了。

    原来他们耳熟能详的“通”与“咝”还有那爆炸的声音都已被山洪的声音压制住听不见了。

    但当十颗掷弹在一百多米外日军所隐身的高岗后爆炸的时候,正在激战的双方自然都发现了中国军队来了援兵。

    不用霍小山命令,特务连的人齐齐从棱线后露出头来向日军方向开始射击起来。

    雨水模糊了视线,但直属团的火力在一瞬间还是给坡下横溪河对岸的国军官兵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一时之间,日军那面的火力明显被压制住了。

    巨大山洪击石之声掩掉了所有声音,掷弹发射飞行之声根本就听不到,对面的日军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本能的规避便被那毫无征兆从天而降的掷弹炸了个正着!

    国军官兵趁此间隙纷纷回过头向坡上望来,眼中激情情流露,很多人哭了,但仍在下个不停地雨水马上就又把那泪水冲刷掉了。

    霍小山见他们望过来了,忙停止了射击两只小臂做交叉状,随即自己上低头就趴下了。

    对面的国军士兵大多数士兵没有领会霍小山的意图,但终究有聪明人,马上停止了射击,同样学着霍小山就把自己的头埋在了石头的后面。

    其余人的人恍然大悟,这是援军告诉他们不要射击,一定要节省子弹!

    他们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别中弹,向日军开枪自有后来人!

    已经抬起头来的霍小山眼见对岸官兵理解了自己的意图,就忙把头又缩了回去翻转身体支看那两门迫击炮的位置。

    他一打眼看到那迫击炮还是近了,便又打出往后退的手势。

    趴在迫击炮与霍小山中间的郑由俭正眼巴巴地盼着打一炮呢,却见霍小山打出了后退的手势后又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失望的郑由俭知道距离还是近了,回身给炮兵接着打手势再后退一些,自己则是忍不住爬起来往前面跑了。

    他得看看到底是啥情况啊!

    原来霍小山也想用迫击炮了的,可刚才于光良却又拉了下霍小山,比比划划地告诉霍小山自己已是让小石锁回去取勾索和绳子了。

    于是,霍小山便决定先不用那迫击炮了,现在还不能让它打,这个是杀器,得留在关键时刻用!

    郑由俭往前跑时霍小山又向掷弹兵连打手势了,示意他们分开!

    同时,霍小山急推身边的于光良,却将左手食指呈扇面状左右急摆,然后向边上一指。

    于光良诧异的看了一眼霍小山后便想明白是咋回事了,于是他收起盒子炮往后爬了一个身位后开始从后面去通知那些机枪手了。

    所有机枪手瞬间便明白过来,日军的掷弹也该到了,他们这些机枪手需要转移阵地了。

    一时之间直属团的机枪声便弱了下来,所有机枪手已是闪开了刚开射击的位置,甚至连步枪手与用盒子炮都往旁边避去。

    霍小山做出的避让指示是如此及时,没一会儿,日军掷弹便将刚才机枪火力最集中的地方覆盖了。

    而几乎同时,刚才他们发射掷弹的位置在雨水中竟然也被日军用掷弹炸了。

    在这种特殊的战斗情形下,就显出掷弹筒的可怕了。

    本就发现不了对方掷弹筒藏在了哪里,掷弹过来连个音儿都听不到,老兵和新兵也没啥区别了!

    而这功夫跑到前面来的郑由俭已是躲在边上开始观察日军掷弹筒的位置了。

    特务连的人哪有不会测距的,已是有好几个人同时向身后那些躲到一边又把掷弹筒扶起来的掷弹兵们报射击参数了。

    但郑由俭却是伸手指连点了四具掷弹筒,报出了的射击参数。

    那四个掷弹兵在测距观测上自然最信的就是郑由俭,他们马上领会了郑由俭的意图,郑由俭要他们以多打少,用四具掷弹筒集中打一个目标!

    于是,四个发射手根据自己与郑由俭之间的角度相继微微调整了掷弹筒的指向。

    须臾间,四枚掷弹便被塞入了掷弹筒就又射了出去。

    至于他们这四弹齐发是否击中了日军掷弹筒他们也不知道了。

    此时双方掷弹兵都是躲在了掩蔽物后在捉迷藏一般的射击了。

    日军此时有了掷弹筒的掩护,火力增强已是反把直属团的火力压制住了。

    可他们也只是压制住了一会儿,已经转移射击阵地的特务连机枪手们都齐齐看向了憨子。

    憨子抱着机枪扫了一眼自己的这下机枪兵们,猛的一转身架枪探过棱线便又开始了射击。

    而那些机枪手也只是比憨子慢了一线,瞬间特务连这头的火力大胜便又把日军诸多的火力点压制住了。

    特务连的人马上感觉到溅到自己脸上的碎石屑少了许多,于是不再犹豫,起身出枪再次齐齐向日军射去!

    而此时躲在河对岸乱石之后的那个营的官兵关心援军的情况,不少人都是在扭头看自己的援军如何与日军作战呢。

    他们突然发现,现在自己这些人竟然变成旁观者了,身前身后敌我双方就在他们的头上互相射击,发射掷弹,甚至连日军也不管他们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一六九章 隔河激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8519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