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七一章 最后的绝决-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一七一章 最后的绝决

    于光良跟霍小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自然是知道飞翼弩是如何用的。

    跑到岸边,打开飞翼弩飞快的就把那三支箭矢取了下来,而这功夫未能抛掷成功的士兵已是把钩索收了回来。

    他们一见于光良拿着的飞翼弩便明白他的意图是什么了,拔出身上带的匕首就将钩索后面的绳子切断了然后就将那绳子往那箭矢的尾巴上系。

    他们只系上的两根绳子的时候,那两把钩索却是已经不用系了。

    因为同样弃枪跑下来的莽汉和憨子已是从别人手中各自接过了一把钩索。

    两个人往后退了十来步后,加速一跑,到了河边时将脚用力在地上一顿,便将钩索甩掷了出去。

    然后,所有人就见那系着绳子的钩索就象长了翅膀一般在空中划出两道美丽的仿佛承载着鲜活生命的弧线落向了对岸,随即就被对岸眼睛都盼蓝了的国军士兵抓到了手中。

    直属团的两名大力士就是大力士,出手果真不同凡响!

    而这时,于光良也用飞翼弩将那两支系着绳子的箭矢射到了对岸。

    一时之间,五条绳子终于成功地搭成了五条生命通道。

    对岸的官兵已是依次抓紧了绳子顶着那洪水的冲击用双手交替抓着绳子奋力向这岸渡来。

    那洪水是如此之急,那洪水是如此之深,脚下不能生根能对抗洪水之力的唯有他们的双臂,他们的身体已是被洪水冲得在水面上飘荡了起来。

    一名士兵想必是有一支胳膊在战斗受伤了,他的伤臂已无力承载那洪水冲击的磅礴之力。

    于是,他在那洪水中大叫了一声手便松开了绳索,一瞬间他便被洪水席卷而下。

    众人眼见偌大的人在那洪水中徒劳的挥舞着双手翻滚着就如同一片无助的落叶已是愈去愈远了。

    水中那些被救援的国军官兵心中一寒却也只能徒唤奈何继续奋力与那洪水拼搏。

    而此时坡地上的霍小山却已是又在指挥他们这些担当火力掩护的人员了。

    震耳欲聋的洪水之声给指挥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好在直属团官兵一向配合默契。

    霍小山已是命令刚才立下大功的掷弹兵们向两翼散开了,并且散开的间距很大。

    要散开自然是全部散开,甚至特务连的人都被霍小山分散开了。

    虽然他们现在取得了优势貌似将对岸的日军清空了,但是谁敢保证后面的日军会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给他们来个炮火覆盖呢。

    这时,对岸的官兵终于相继成功地从那洪水滔天的横溪河中“游”了过来,拼命地向坡上跑来。

    可是此时留在棱线后的机枪射手与细伢子这样的冷枪声却更紧张了,所有人都把紧紧盯住了对岸。

    对岸看似无声无息,说不定就会过来一阵弹雨啊!

    这时一名士兵已是拿着红色的信号旗趴在了棱线后,他是后面那四门迫击炮的观察哨。

    郑由俭就趴在了这名观察哨旁边的十来米处。

    郑由俭现在其实很紧张,他总觉得这次救援没有那么简单,他甚至都没有自己跑到后面去当炮手,他要亲自观察前方敌情的变化。

    霍小山扫了一眼渡河的情况,眼看对岸的国军官兵已经过了一大半了,对岸也只有一百来人了。

    他也同样紧张,他极少为自己紧张,却总是为他人紧张。

    有六分钟了,对岸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霍小山总感觉到心里的不安在上升,难道真的把对岸的鬼子都炸死了吗?

    被掷弹覆盖区域外就没有别的日军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可为什么鬼子没有动静,甚至一枪都没有打过来?

    霍小山心中蓦然一动,莫非鬼子也要算计自己?!

    想到这里的霍小山直接转身分别冲着身后两名掷弹兵一点,做了一个射击的手势。

    掷弹兵们看霍小山没报射击参数先是一楞,可随即好象明白了点什么,他们身边的弹药手就把掷弹塞进了弹筒。

    霍小山急转身回头去望。

    就在这一瞬间霍小山有了一种感觉。

    他感觉己方射出去的两枚掷弹在炸响之后仿佛点燃了什么,因为他看到了就在其中一枚掷弹炸起的烟尘所处的那片区域里升起了淡淡的硝烟。

    那硝烟是什么?

    一枚掷弹是炸不出如此之多的硝烟的!

    如此远的距离尚能看到硝烟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那里有成片的掷弹筒发射了掷弹!

    而在陷约的“嗵嗵”的发射声里霍小山就看到横亘着那四条救命绳索的渡河之处便爆起了无数的滔天的浪花,那正在渡河的国军官兵连同那四根绳子在一瞬间都消失在了那滔天的浪花之中!

    完了!霍小山直接一闭眼睛,日军的援兵到了啊!

    日军没有开枪并不是他们没到,也许他们刚到,他们却同样是把几十具掷弹筒聚集在一起发射了掷弹。

    这些掷弹直接掀翻了正在河中奋力挣扎的国军官兵,也同样断送了对岸还没有过河的百十来名国军官兵过河的希望。

    只因为,直属团已经没有绳子可用了!

    他们把一些绳子留给了守在山壁石洞里的肖伟那个连,刚才这四根绳子已经是直属团最后的库存了。

    可是,当那被炸得四溅的水花落下之际,霍小山发现损失的又岂止是渡河的官兵?

    刚才溅起的水雾挡住了后面的河岸,那里也遭到炮击了啊,一百多名官兵此时已是被炸得血肉横飞了!

    “迫击炮!!”霍小山转身冲那个观察哨高喊道。

    那名观察哨听不到霍小山的喊声却也同样注意到了日军掷弹发射的地点。

    于是他转身坐起,将手中的两面红旗挥舞起来。

    可这时霍小山就看到这名士兵身体一顿就躺了下去,未闻枪声但他却已经中弹了!

    霍小山方待欲动,郑由俭却已经爬了过去,也顾不得那名士兵了,直接就拾起了那两面信号旗。

    而这时霍小山又看到就在郑由俭身后的一块石头上溅起了石屑,又一发子弹从郑由俭的头上飞了过去。

    鬼子有狙击手,且所处位置是高点!

    霍小山在这一瞬间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只因他们是趴在棱线后面的,郑由俭还是爬着的,日军却能将子弹贴着郑由俭的头皮打了过去,只能说明那名日军的狙击手的位置很高。

    霍小山急端盒子炮向对岸偏上的地方瞄去,然后他恰恰看到一块巨石后隐约有个人趴了下去。

    霍小山向左转头,他看到了细伢子狙击枪口那犹未散尽的硝烟,对方的狙击手在打第二枪的时候被细伢子发现了位置随后就被细伢子干掉了。

    头顶有石屑飞溅,从后面上来的日军开始射击了。

    已经强渡过横溪河的最后几名国军士兵到底来不及冲过棱线了,他们中枪就扑倒在了负责掩护的特务连士兵的面前。

    “小二,小二!”起初给霍小山他们送信的那名国军的观察哨发疯似的冲了上去。

    只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他的弟弟成功地渡过了横溪河,却终是在看到自己亲哥最后一眼的情况下倒在了日军的枪下。

    而这时,战斗又起变化。

    对岸射过来的几枚掷弹在霍小山他们藏身的坡上炸响,但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郑由俭已是挥完了手中的信号旗。

    四颗迫击炮弹在对岸刚才那片硝烟升起的区域炸出了又一片烟尘,也就是一秒钟后四发炮弹再次在那里炸响,日军的掷弹便鲜有发射过来的了。

    可战斗到此时却并没有结束。

    只因为在对岸被日军的掷弹炸得的那一片尸体枕藉之中,又站起来十多来名中国士兵!

    他们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平常近在咫尺而今却远在天涯的对岸,然后神情绝决的向日军端起了手中的步枪。

    几排歪把子机枪的子弹从远方扫来,然后那十几名中国士兵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一七一章 最后的绝决》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8519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