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佛七-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百零二章 佛七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有点象北京的四合院,一趟正房,两边各有一趟南北走向的厢房,正面则是一溜青砖砌成的院墙,进了大门旁边还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房。

    霍小山此时正和慕容沛坐在门房的凳子里,透过窗户看着后面的院落。

    当他们俩个到了宋子君的住处时,李妈告诉他们少奶奶没有在家,正在别的地方打佛七,于是他们两个人就又赶到这里。

    门房里还坐着几个人,不过看打扮上都是些仆从什么的,很有规矩,没有什么不耐烦的表现,说话的也都是声很小。

    “什么是打‘佛七’呀”慕容沛悄声问霍小山。

    “嗯,在《佛说阿弥陀经》里,释迦牟尼佛讲‘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打佛七的意思就是象经中所说的那样一心不乱地连念七天阿弥陀佛圣号,因为种下了这个因,临命终时就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霍小山从小念佛,所以对打佛七还是了解的。

    “哦。”慕容沛边听边点头,“在从东北来的路上,你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念佛了。可是一直搞不清,阿弥陀佛是咋回事,极乐世界又在哪里。你再跟我说说。”

    “释迦牟尼佛是咱们这个世界的佛,他说很久以前有位法藏比丘发了个大愿说‘我作佛时。十方无央数世界诸天人民。至心信乐欲生我刹。十声念我名号必遂来生。惟除五逆诽谤正法。不得是愿终不作佛。’

    而释迦牟尼佛在《佛说阿弥陀经》里说法藏比丘已经成佛,叫阿弥陀佛,这就证明阿弥陀佛的大愿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只要诚心念佛一心不乱在临命终时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也就是现在你所看到的信佛的人都念阿弥陀佛的由来。”

    “哦,那极乐世界又在哪里?”慕容沛问道。

    “释迦牟尼佛不是说了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霍小山答。

    “十万亿佛土,好远哦。”慕容沛说道。

    慕容沛对佛的态度和霍小山是有所不同的,在慕容沛看来学佛是好事,但只是作为一种精神上的信仰,只是在特危险时才会念。

    比如那回在锦绣布行霍小山被鬼子所追杀,好天几没有露面而生死未卜时,她才会念佛,也可以叫作临时抱佛脚的那种。

    “唯心净土,心净则极乐世界就在眼前,心垢岂不是在十万亿佛土之外。呵呵。”霍小山一听慕容沛这么说反而笑了。

    “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也听不明白。”慕容沛打住了这个话题,“咦,好象佛七结束了哦,有人出来了。”慕容沛一指后面。

    霍小山透过窗户向院里看去,果然已经有人出来了。

    “走喽,看娘去喽。”霍小山雀跃而起,慕容沛在后紧紧跟随。

    霍小山和慕容沛直直闯进了东厢房,见里面正有七个人在收拾着地上的蒲团,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娘宋子君。

    霍小山方待欲走,却被墙上的一张佛陀画吸引住了。

    这张画上所所反应的应当是释迦牟尼佛最初悟道的情形,并不是寺院里金碧辉煌的那种丈六金身的塑像一般,亦未示现种种神通。

    只见佛双手结印双盘坐在菩提树下的莲花座上,挽着发髻,眼帘微垂,脸上显出微微的笑意。

    他的身边长着野花,身后不远处是流动的恒河,再远处是洁白的雪山。

    佛悟道是一个充满传奇的故事。

    他在当王子的时候,见到人世间生老病死的苦,见到众生相互吞噬,发大悲心,要找出解脱的办法,于是舍王位而出走,遍访名师,辛苦参学,认为自己未得到世间究竟的真理;

    复又雪山苦修,发现苦修也不是解决心中疑惑的办法。

    于是在恒河中沐浴后,接受了一个牧羊女供养的牛乳,恢复了体力。

    在恒河边菩提树下发大誓愿要证得菩提,就打座入静,后于腊八夜睹明星而悟道成佛。

    证果后讲经说法四十九年,普度众生。

    这张画里的佛给霍小山一种感受,一种无法言说却异常亲切的,一种超出世间的却又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受。

    佛不近人情吗?佛不食人间烟火吗?绝不是的,在他那淡淡的微笑之中,霍小山感觉到了他对万事万法的通透与圆融,感觉到了他对众生的宽容与慈悲,那是一种绝对的言语无法表述的慈悲,他的眼中没有敌人。

    他经历了战争与和平,杀戮与友善,盗抢与济人,营私与为公,繁华与落寞,苦难与幸福,功利与淡泊……但这些都没有阻住佛的微笑,那些在世人面前如山如海一样的东西那些针尖对麦芒水火般不相容的东西竟没有给佛的微笑造成一丝一毫的停滞!

    无疑他超越了世间的理解,达到了一种常人思想所无法体验的境界,以至于整个的时空与宇宙都如同梦幻泡影融化在他淡淡的却永恒的微笑之中。

    “这位小居士,你来找谁呀?”

    一句问话把霍小山从对佛陀的感悟中惊醒过来,见眼前是一个穿着海青的人,四十多岁,面目和蔼可亲。

    “来找我娘。”霍小山答道。

    “叫宋子君。”慕容沛在旁边补充道。

    “哦。这东厢房里打佛七的都是男众,女众都在对面的西厢房。”那人微笑着说道。

    “谢谢您了。”霍小山很有礼貌地说道,方待欲走却被那人止住了。

    “且慢,我这位小友看你这身打扮,你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吗?”那人打量着霍小山问道。

    “是的,不过我是旁听生,并不是正式的学员。”霍小山一边答着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人。他

    心中暗想自己穿着黄埔生的军常服是不假但他是怎么知道我是军校生呢,可是如果问军校也该问是不是中央军校的学生,为什么要问是不是黄埔军校的呢。

    虽然南中央军校与黄埔军校一脉相承,但时人总是把中央军校唤作南京军校,叫黄埔军校的极少。

    那人仿佛看出了霍小山的不解,笑着指了指霍小山上衣的第一个钮扣。

    “哦。”霍小山恍然大悟。

    因为军校学生外出时所穿常服的第一个钮扣上塑有蒋校长戎装半身相。周列宝说这叫领袖象徽,用来提醒要时刻遵守领袖意志。

    “好一个领袖意志。”那人眼睛看着霍小山的钮扣嘴里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将目光投向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又象在回忆着什么。

    霍小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在他眼光里觉得自己好象感受到了什么,那是一种军人所特有的气质,那站得笔直的身躯,那偶露凌厉的眼神。

    “你们两个孩子也真厉害,能找到这里来。”霍小山回身时却看到同样穿着海青的宋子君正从门外走进来,用柔和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慕容沛正跟在身后,冲他扮着鬼脸,原来在他和这个人说话的当,慕容沛已是到另外一间房里找到了宋子君。

    “娘!”霍小山眉开眼笑地偎到了宋子君的身边。

    “都比娘高了,还象小孩子似的。”宋子君笑着说道。

    宋子君自打山村剧变后回到南京老家已经有几年了,每天里只是吃斋念佛。

    现在整个人的气质既不同于在东北林区里那种健康的山野村妇,也不同于长期书香熏染的大家风泛,而是一种平和宁静,仿佛与世无争的仙子一般,虽美丽却让人无法亵渎。

    宋子君慈爱地看着霍小山,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霍小山如同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形。

    变得开阔起来的眉间,说话也已经不象离家前时那样稚嫩,而是有了一丝粗憨在里面。

    有时沉静的如同一汪水潭,已与一个大人无异,但只是在淘气调皮的时候,呲牙一笑,便又仿佛是小时的样子又回来了。

    这些年宋子君笃信佛法,念佛极是虔诚,纵是闲暇时佛号在心中也是不止,已到了不念而念的境界。

    也只是在霍小山回到自己身边的那一刻才失了念。在佛教净土宗里最理想的状态便是念佛是佛号不断,历历分明,如果心中由于妄念升起而忘记了佛号,这种现象被称为失念。

    “子君妹子,这位就是令郎吗?”刚才那与霍小山说话的中年人上前一步和宋子君打招呼道。

    “是啊。小山子,快叫石大伯。”慕容沛显然和那人极熟,忙应着,一边让霍小山上前打招呼

    “石大伯。”霍小山忙毕恭毕敬地上前叫道。

    “真是后生可畏啊,看着他都让我暂时失念,想起自己原来在军校的时候。”那人叹道。

    “军校?”霍小山一楞,复又重新仔细打量着那人。

    “石海青,黄埔军校一期。”那人突然将腰板一挺,刚才只是偶一闪烁的凌厉之色浓郁起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佛七》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9196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