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九章 临阵磨枪(四)-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八九章 临阵磨枪(四)

    面对此情此景,11师的那个少校踱到了霍小山身边苦笑道:“这比试的场面也太难看些了吧!”

    霍小山却平静无波的说了一句:“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那个少校看了一眼霍小山,并没有因为一个士兵说出如此一句富有哲理的话而奇怪。

    因为,他通过昨天己方上尉对情形的描述与今天自己的观察还有从侧面了解的情况来看,已是确定这个士兵打扮的人其实就是第九战区司令部直属团的团长霍小山了。

    此时只有11师的这些来比试的人才知道,他们又哪里是那个上尉从团里请的精锐呢,他们实际上却是师里来的精锐老兵!

    为了保住石牌要塞,11师一万来人可就布防在这个只有一百来户人家的石牌小镇的周围,阵地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如何能够瞒得住师部的耳目?

    杜兆龙手下的连长带人与直属团在这面“切磋”上了,那面就有观察哨把情况逐级上报了。

    师长胡子奇再一问便连自己手下营长杜兆龙的新媳妇让人家直属团的人给抢走的事都问出来了!

    胡子奇听说了这件事后就对杜兆龙手下连长去找直属团麻烦的事没表态。

    他手下自然理解师长的意思,这事也太特么可碜了,既然回去找场子那就去吧,媳妇不能抢回来过去出顿气那也是证明咱们11师是有血性的。

    可是到了晚上,消息却是给胡子奇传回来了,和人家比拼刺刀竟然输了!

    胡子奇当时也没摔杯子也没踹椅子,那不是他这样心机深沉的少将师长的风度。

    不过他却是叫来了手下的这名少校说了句“带几个人去把那个西北军的儿子给我收拾了!”

    这个少校哪知道这“西北军的儿子”是啥意思啊!

    他后来又是偷偷请教了师参谋长,才知道原来这个直属团在国军中现在那是大大有名的。

    人家那是第九战区那头老虎的嫡系,那个团长的父亲是西北军将领在北平事变中阵亡了,人家那个直属团的战斗力那不是一般的强!原来,师长也是深知这个团的底细的!

    正因为如此,这“找几个人收拾了”那又哪是随便拉几个人就能收拾了的,所以他就把11师的精锐老兵给拉了23个出来。

    场上的比试仍然在继续,那个少校和霍小山并排站着不再吭声就这样静静观看。

    这场追逐战与上一场的速决战恰恰相反,竟然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最后还是11师的老兵们凭借战场上的经验将直属团新兵们全部“拿下”了。

    而直属团剩下的最后一名士兵恰恰是张秋平,当他看到最后也只不过剩下四人的11师老兵向自己持枪逼近时眼睛眨了眨忽然就把枪抛在地上了,嘴里说道:“我投降了!国军不杀俘虏!”说完还真就把双手举到了头上!

    本已经比试得出了几分真火的战场上竟然出现了如此搞笑的一幕,也真是让11师的老兵们大跌眼镜!

    他们可是被张秋平给溜坏了。

    这张秋平拼刺技术在直属团新兵里也算佼佼者但对上11师的这些老兵是没用的,可是他竟然是出奇的身手矫捷善跑善逃!

    11师老兵们本想着狠狠的给这个滑溜得象泥鳅似的家伙来那么几下子的。

    可当四把步枪指上去的时候人家竟然投降了,人家竟然特么的就这么不要脸的投降了!

    人家既然投降了这个真不能再打,别的场合且不说,就在目前这个场合要是把这样一个“降兵”给打了那只怕真会引起火拼的!

    再说,那小子不要脸咱们可是老兵咱们还剩四个呢,咱们不能不要脸哪!

    这特么是一支什么部队啊!都说我们师长猛如虎狡如狐,好象这个形容词安错人了吧!!

    面对此情此景,那个11师的少校也是哭笑不得,忍不住揶揄霍小山道:“这也叫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吗?”

    霍小山可不是那种死板的人,对对方的揶揄也不为意,看着嘻皮笑脸往回走嘴里还叨咕着“我没当兵前是放羊倌”的张秋平却是说道:“此子注定是我直属团的人哪,当真是深得我们郑大督导传承精神的精髓啊!”

    霍小山的话真的是让那少校摸不着头脑。

    你们郑大督导传承精神的精髓?那是神马玩应?而那个郑大督导又是何许人也呢?

    他已是满肚子问号了。

    可是,至于郑大督导传承的精髓是什么,霍小山是绝不会说出来的,就是当郑由俭的面他也从来没说过。

    霍小山信佛,说话真的不伤人哪!

    直到后来有一天,直属团老兵不知道怎么就唠到郑大督导传承精髓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老兵们才齐声大叫道:“没脸没皮啊!”

    为此郑由俭还对老兵们吐槽道“知道为什么有时我喊他(指霍小山)小崽子吗?知道为什么老虎仔将军管他叫小滑头吗?这小子就特么是那糠心的萝卜——蔫坏!”

    书归正传。

    新兵们已是比试完了,这回又该轮到直属团老兵们上场了。

    于是,那一十一个老兵再次持枪上前,对方二十一个老兵也是严阵以待。

    老兵气质,真的不是虚的。

    双方在眼神碰撞的刹那便爆出了火花!

    11师老兵上的人数差一个人恰恰就是直属团老兵的两倍。

    可直属团的老兵们恍如未见,只是脚下虚点于地准备随时做出一击。

    直属团的人不提对方人数之多,11师的老兵也未提己方人多。

    但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此战下来无论输赢,直属团老兵已是赢得了11师老兵的尊重。

    世间之兵有一种叫老兵。

    老兵自有老兵不成文的规矩。

    这种规矩从来就没有人提起摆到桌面上来过,甚至连那些老兵也只是隐隐意识到罢了,但这种认同在同御外侮共同杀贼的过程中就会形成以背相抵以命相托!

    这种东西是无形的但确实存在。

    后世有一场战争叫对越反击战,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某中国小队在越南境内执行任务时,有一越南老妪发现了他们这支潜伏的小队。

    于是一名战士就用匕首将那个老妪杀了。

    可是在后来的战斗生活之中,那个小队的战士再也没有一个人与那个杀死那个异国老妪的战士说话。

    再后来,那个杀死越南老妪的战士便自己申请退伍了,他是哭着走的。

    这个真实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关于老兵的足够启迪。

    那个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至少当时没有对他们这支中国小队形成威胁的老妪的那名战士破坏了一种老兵心中无形的规矩。

    那种规矩在中国老兵的心中就叫不杀无辜的老幼妇孺,这点并不因为对方是个外国人而改变,因为后世的中国军人从来就是这样,因为他们有一个名字叫“人民子弟兵”。

    在那种情况下杀死一名有可能泄漏他们消息的异国老太太能算错吗?不能算错。

    但是,老兵们就是觉得自己的那名同伴自打那以后让他们觉得别扭而那个杀人者也由于当时冲动的一刺事后自己也觉得别扭!

    老兵长期战斗中所形成的仁慈与他们的战斗习惯都是同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兵是人类社会中一个不同的族群,他们如磁石般相吸!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八九章 临阵磨枪(四)》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01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