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0四章 迫击炮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0四章 迫击炮战

    “郑头儿,我们去救人哪!”有掷弹兵对郑由俭说道。

    这个掷弹兵提的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这些作为支援火力所在的位置离那些美军飞行员跳伞的地方最近。

    “不去,你,还有你!”郑由俭又指了另外一名士兵道,“你们两个去那两块阵地让他们派人去找。”

    “是!”那两个士兵虽然对郑由俭的这个命令不解但依然去执行了。

    郑由俭不知不觉的笑了,他忽然发现随着自己不再和老兵们耍贫嘴,自己在老兵面前说话已经是好使多了。

    过了十多分钟,几十名士兵从阵地上撤回来的直属团士兵从山路上小心翼翼的向山脚出溜了下去。

    鄂西大山的地形就是复杂,所以那山路也极是难行。

    前面那段山路尚是在两山之间的沟壑,到了郑由俭所在的位置却是又到了山腰间了。

    “郑头儿,人家说美国人和咱们长得不一样,是不是啊?”一名老兵问郑由俭道。

    “头发是黄的,脸是白的,身上毛多。”郑由俭回答道。

    他现在尝到了自己不乱说话的好处正在体会自己这当长官的威严感觉,所以就没有添油加醋的说。

    “黄头发、白脸、身上毛多?这得长成啥样啊?”那个老兵挠了挠头实在无法想明白人怎么会长成这样。

    可这功夫,前面埋伏阵地处已是传来了枪声。

    郑由俭忙放下自己心头那与战斗无关的心思,拿起望远镜向前方看去。

    两山沟谷间已是出现了日军士兵的影子,看样子日军的人数并不少,怎么也得有一个小队。

    直属团山路两边阵地开枪集射日军的飞机肯定是被日军发现了。

    郑由俭自然知道直属团埋伏的位置,那些日军并没有进入到直属团的埋伏位置枪声就响了起来,显然是日军先向直属团射击了。

    这伏击没了突然性打的也没啥意思了,应当把人撤回来了,郑由俭想。

    然而这个时候郑由俭就听到了空中有的尖锐的啸声传来,然后就看到两侧的山林中有爆炸的烟升起。

    这是——鬼子的迫击炮!郑由俭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是试射!不好!

    “打旗语,叫咱们的人赶紧撤出阵地!盯住咱们的观察哨,要鬼子炮兵的位置!”郑由俭喊道。

    没想到这回日军真发狠了,他们在被美军飞机轰炸后竟然没管那山路上仍在挣扎呻吟的伤员就把迫击炮调了上来。

    而这功夫,对面日军的迫击炮发射的声音便已经连成片了,这特么至少得有十门迫击炮啊!

    山路那头小鬼子不少啊,一个大队两门,三个大队是一个联队,十门迫击炮倒不见得是两个日军联队,但至少也是一个联队加强的火力。

    眼见得日军的迫击炮已是将山路两侧高点之处的树林打得一片烟尘,有的树火已是燃烧了起来。

    “观察哨报出对方的位置没有?!”郑由俭急得直跺脚。

    “出来了,出来了,正给咱们打旗语呢!”一名攀上石壁的士兵喊道。

    迫击炮的射距远,不可能和射距近的掷弹筒在同一位置,郑由俭每回都是把迫击炮与掷弹筒拉开一定距离使用的,这样也可以防止己方就这么点重火力再让日军火力报复给一网打尽了。

    也就是片刻功夫,郑由俭身后便传来了迫击炮声,然后他就看到了远处升起了爆炸的烟尘。

    同样,他们这发炮弹也是试射。

    双方迫击炮离得远,不试射校正一下谁都打不准。

    “告诉咱们的炮,打六发,不,打十发!”郑由俭又下令了。

    郑由俭是咬着牙让打十发炮弹的。

    直属团到处流动作战,本身也携带不了多少炮弹,他们现只总共也只有二十六发炮弹,打一发可就少一发了。

    可郑由俭却知道现在绝不是吝啬的时候,如果不把日军的迫击炮撵走了,他们这将近两个营的人在日军那十门迫击炮的攻击下那损失可就大了!

    至于他们现在迫击炮射击的位置日军一时半会儿倒是发现不了的。

    因为是他们打伏击在先自然在高点上设了观察哨,日军炮兵却是没有观察哨的,根本就发现不了他们这两门炮的确切位置。

    果然,就在直属团这两门炮开始连续射击后,对面日军的迫击炮就停下来了。

    不用看都知道直属团的炮弹肯定是在日军的炮兵阵地中爆炸了。

    不过,两门炮还是少了,郑由俭内心感叹。

    这两门炮在参数准确的情况下应当能炸翻几门日军迫击炮,但如果自己手里有个四门以上的迫击炮就不一样了,那可能几轮齐射,就让日军的迫击炮全废了

    过了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李向白带着孟凡西牛如皋那批人出现在了郑由俭所在山路的下方。

    又过了十多分钟,沈冲贺正勇他们也带着另外一部分人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来。

    而这时候,观察哨又报告日军开始进攻了。

    郑由俭想了一下,便下了一连串命令。

    一,掷弹兵直接给正在山路下方往他们这里冲来的日军来了两轮齐射。

    二,命令一个班的士兵沿山路向北而行去给后面的粪球子方大海营送信,让他们注意别硬扛日军并且把自己这里的情况跟他们说明。

    三,命令前方观察哨自己身前的掷弹兵后方的迫击炮排全都进山向美军飞行员跳伞方向聚拢。

    郑由俭从山路上下了山坡和李向白沈冲他们碰了面这才来得及问在日军炮击下的损失如何。

    出乎郑由俭意料的是,在日军这次炮击之中直属团的损失并不严重甚至可以称之为零。

    原来就在日军试射的第一发炮弹一响,山路两头带队的人便都发现刚才光顾着看天上的飞机打架用火力集射打日军飞机已是暴露了己方位置了。

    于是,他们部队马上撤退。

    之所以他们没有损失那是他们这些带队的老人起作用了。

    他们并没有让部队在高处成纵队往郑由俭这个方向撤,而是命令所有人直接往坡下撤甚至不惜从那有五六十度的山坡上出溜了下来。

    而日军以为直属团自然是在那山的棱线的位置上,炮火都集中在了那里。

    所以,日军的炮弹也就是炸轻伤了几名士兵,倒是有十多名士兵在从那陡坡往下出溜的过程中摔出轻伤来了。

    人员没什么伤亡,这是让人很开心的事,在直属团的这些头儿看来,人才永远是最宝贵的。

    不过郑由俭他们这两个营由于要救那美军飞行员的原因也算是被日军撵进了大山,根据殿后人员的报告,日军已是在他们原来进山的位置密布了岗哨,而日军大队人马已经如同长龙一样向北开进了。

    如此看来,他们想从这大山之中出去却也只能慢慢想法办法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0四章 迫击炮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01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