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0七章 狙击手,一个?两个?-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0七章 狙击手,一个?两个?

    “对面有日军的冷枪手,我们已经有四个兄弟挨了黑枪了!”在霍小山高进他们几个人刚进入到国军阵地的时候,他们就被一个国军排长招呼卧倒在了战壕里。

    听了那排长这句话高进和他的手下都是一惊,而霍小山则是已经问道:“大约在那个方位?”

    “看刚才中弹兄弟头上的枪眼,那个小鬼子的冷枪手大约在这个方位。”那个排长也不敢抬头只是在战壕中用手比划着。

    “头儿,咋办?”小石锁问道。

    霍小山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说道:“天黑之前干掉他们!”

    “好!”莽汉乐了。

    高进也抽出了自己腰间的盒子炮看向了自己带来的赵进喜和邢龙。

    霍小山他们是头一天的上午从胡子奇的师指出来的,走了一天半才到了最前沿的这里。

    倒不是说他们要走的距离有多远,而是因为高进要看的阵地很多。

    他要检查各阵地的情况查找纰漏再加上路途实在是难行,才在今天已是黄昏的时候走到了这里。

    而长阳方向进攻而来的日军现在已经就在他们的对面与他们只有一河之隔了。

    日军进攻石牌走两条路线。

    一条是在渔洋关方向,一条是长阳方向。

    由于都是按照日军既定好的沿长江沿岸进攻的计划,所以都是指向了西北方向长江边上的石牌,只不过长阳方向更靠近长江罢了。

    高进奉胡子奇的命令是往长阳方向走的,霍小山也是静极思动才回到阵地叫上莽汉和小石锁一起跟着来的。

    这一路行来他都有些后悔了。

    只因为他发现这条线路与渔洋关那条线路行走的艰难程度比起来间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就想如果把自己直属团带到这里来,那么就更有利于部队的生存了。

    不过又一想却是自己想得天真了。

    道路好只是一方面,关键还是11师胡子奇经营得法。

    胡子奇充份利用了这里地势的复杂性,把所有天然的岩洞沟坎险要之处都改造成了阵地。

    甚至,他还在当地民众的帮助之下,把这里很多道路都给改了。

    这真是神来之笔啊!

    这里道路本就复杂,试想地图上原本通畅的道路被堵死了,原本走直线的道路给改道了,通向的地方却是有好几挺轻重机枪在那伺侯着,那么进攻日军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这工程量也绝对是不小啊,仅凭11师那八千来人是根本做不到这点的,这就多亏当地百姓的参与了。

    战争之伟力存在于民众之中,诚非虚言也。

    “我小石锁莽汉到后面去,高少校你们用帽子吸引鬼子注意力咋样?”霍小山问道。

    “行,霍团长你就指挥吧,也让兄弟见识一下你直属团的枪法。”胡进说道。

    “兄弟,借你的步枪用用!”霍小山对那个守阵地的排长说道。

    日军狙击手用的步枪都是三八大盖加上瞄准镜,弹道稳定射程远,霍小山也不知道日军狙击手到底藏在了多远的地方,他怕自己带的盒子炮射程不够便要借对方的步枪一用。

    “是,长官。”那个排长有点楞又有点受宠若惊忙把自己步枪递了过去。

    这个排长本以为自己接待的这个少校已经最高长官了呢,却没想到那个穿着比他还破岁数比他还小的士兵竟然是一个团长。

    可霍小山接过枪之后并没有马上就走,却是又让那名排长领着他们三个人爬到了那四具尚在战壕里的士兵尸体那里仔细检视了起来。

    霍小山在逐个看了那几名士兵的身高、中枪部位后又向阵地里的士兵询问了当时这几名中枪者中枪时都用的是什么姿势以及他们相继中枪的时间间隔。

    最后,他觉得自己能想到的问题都问完了却是又不嫌麻烦的跑到了那几名士兵在战壕里中枪的具体位置看了看才说了一声“走”转身哈腰顺着与战壕相连的交通壕向后小跑而去。

    十五分钟后,霍小山莽汉石锁三个人已是趴在了那前沿阵地后六七十米后一处高岗的树丛中了。

    而他们三个甚至还用随手在地上抓的青草把枪身缠了起来,而头顶也扣上了插满了蒿草的草环。

    对方是专业狙击手,对于这样的对手霍小山可绝不会小视。

    霍小山架着枪开始向前方仔细审视起来

    这条河应当挺深的,以霍小山对水性的感觉那水最深处应当在三米左右。

    但是河并不是很宽也就四十多米的样子。

    河水很急,以霍小山超出凡众的视力甚至可以看到由于水流过急河面上那不时闪现出来的小小的旋涡。

    河上还有一座小木桥,那面的桥头旁边是块小高地,上面有着乱石。

    那桥上的桥板已经被破坏掉了但桥支撑的骨架还在11 师并没有拆了它。

    或许在11师看来,这条河还是太窄了,即使把这个小桥拆了日军也一样能泅渡过来所以就没有动那桥。

    河岸边有乱石有茂密的水草,再往远处则是乱石与在黄昏温暖的阳光下闪着淡淡金光的树木枝叶。

    “你们两个都小心点。”霍小山说道,“我感觉对面鬼子的冷枪手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头儿?你怀疑他们是两个人吗?”小石锁问道。

    小石锁这回出来只带了盒子炮便把盒子炮加装了木盒子抵在了肩膀上。

    “嗯,不排除这种可能。”霍小山答应了一声。

    从对方子弹射入士兵头颅的子弹的上下角度来看倒也发现不了什么。

    因为,日军即使是在有十米左右的高度差的两个地点分别打出两枪,除非对阵亡的士兵进行尸体解剖才能判断出对方大致的弹道从而推断出对方开枪时是否处于同一水平位置上。

    但霍小山却发现在两个相隔只有两三分钟就先后中枪的士兵的中弹部位来推断,除非那名日军的狙击手移动了,否则不大可能打出这种效果来。

    战壕的走向是南北的。

    两名士兵当时恰巧都是把自己的左面暴露了出去。

    一名士兵中枪部位在前额左前部,由于日军三八步枪的穿透力强这从子弹的出口就能看出来。

    另外一名士兵中枪部位却是在耳根,子弹从那名士兵的右腮穿了过去。

    而从霍小山目前所观察到的地形来看,如果日军的狙击手藏身在那片树丛与乱石中横向移动的话,在两三分钟之内就到达另一个射击位置就有点难。

    河岸附近倒是平坦也有几丛河柳,但那几丛绝不至于日军的狙击手在那里移动却不被战壕中的中国军队发现。

    据守阵地的那名排长说,他们是在下午三点左右发现对岸有日军活动的。

    由于那里地势并不险要,11师就没有在那里设置阵地,而是把这条河当成了防御手段,将阻击阵地设在了河的西岸。

    由于霍小山他们想要对付日军狙击手的准备时间比较长,夕阳已经落山但能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

    按理说在太阳没落山时对上日军狙击手霍小山他们是有优势的的,只因为他们是向西爬着,日军狙击手是正对太阳的。

    但是,准备工作必须得做充份了,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日军的狙击,并且很可能不是一个。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0七章 狙击手,一个?两个?》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01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