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宁惹阎王 莫惹沈冲-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百零六章 宁惹阎王 莫惹沈冲

    沈冲羡慕地看了一眼霍小山,他实在搞不懂霍小山。

    他知道自己在同龄人中已经是一个少见的练武胚子了,但他更知道,霍小山有些东西是自己永远学不来的,就象刚才的那个上床的动作之轻盈,控制得如此之好,怎么会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午后的阳光斜射进屋里,那束阳光正是照射在霍小山床下铺的位置上,所以他看得清清楚楚,霍小山落在床上甚至没有震落下一粒床板上的灰尘,真是妖孽呀!

    不过,霍小山已经镇伏住了那个挑衅的士兵,现在轮到自己了,我沈冲也不差呀!我沈冲要按自己的方式去镇伏住敢于向我挑衅的人!

    沈冲也站到了自己的床前。

    他的头正好超过了二层铺的床板,倒是没有霍小山曾经历的那个懒洋洋的声音说的“别踩我的床”,可是,他的床上没有被没有褥子,只有一个草垫子!

    军校嘛,这些行李都是按一人一套配置齐全的,于是沈冲开始寻找,总不能自己天天睡光板吧。

    他在低头的功夫里就看到了斜靠在自己下铺的“兄弟”的背后倚着两套行李。

    他眼睛一转,别人都是一人一套,那么这毫无疑问,事实很清楚了,睡在上铺的弟的行李被睡在下铺的兄“借用了”

    下铺的兄弟浓眉大眼,二十出头,脸上却显示出一种老兵的玩世不恭的表情,此时他正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沈冲,于是,两个人的目光相遇,如果目光有形,那必是一次韧力与实力的角力。

    “是我自己来取还是你自己送上去?”沈冲问。

    “只要你赢了我。”下铺的兄弟答。

    “到外面。”沈冲说。

    “好。”下铺的兄弟答。

    窗前的空地上,沈冲和那睡在下铺的兄弟面对面地站着,互看着对方,只不过这回双方都没有再掩饰彼此的斗意,目光再次在空中相撞。

    屋子里的老兵们全都跟了出来,这两个小子或者说在他们眼里的新兵蛋子已经让他们感觉到了兴趣,一丝只有在战场上肉搏之时才产生的兴奋感。

    沈冲的目光与下铺兄弟的目光越来越炽烈,终于哧地擦出了火花,哈的一声,两个人同时扑向对方。

    他们采用都是最直接的一招,那就是挥拳击向对方的胸部。

    之所以没有打向头部那就是两个人都相信自己拳头的力量,一旦击中对方的要害说不定就会出现意外的重伤或者死亡。

    毕竟对方是上下铺的兄与弟不是敌人,别说打死就是打成个半身不遂那也过份了,从这点上倒真能体现出了两人的自信来。

    但所有的自信是建立过去的战绩上,并不是代表了当下所发生的一切,于是,有的自信便成了自傲,有的自信就成了惨败的根源。

    两个拳面在空中砰地相撞了!

    好硬的拳头,下铺的兄弟感觉自己出拳的整个臂膀已经木了,不由一滞。

    而这时沈冲的第二拳又到了,下铺的兄弟已经不敢对撞了,只来得及用手一格但这格挡的臂膀又木了。

    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但这时他看到那个小子的身体已经跟了上来,一只手臂象一条泥鳅般滑过自己那格挡的尚未恢复知觉的手臂。

    然后,一个指剪已经锁住了自己的咽喉,虽然那指剪并未用力,但他却已经嗅到了在战场上才会体会的到的死亡的气息!

    “你输了!”沈冲的眼神依旧近在咫尺,眼睛里那无穷的战意让他的对手体会到如果自己不认输,那么接下来就会有暴风骤雨般的一击!

    于是,下铺兄弟眼神里的斗志退缩了。

    于是,沈冲放开了手。

    “这小子特么的行啊!”因为沈冲的获胜,旁边观战的老兵们终于出声了

    “这小子哪里来的,怎么没见过?”打斗虽然只是三拳之间的事情,但还是吸引了一些别的宿舍的人前来观战

    “不知道,是上面塞进我们宿舍的,好象是新兵蛋子,具体是哪来的我们也不清楚。”沈冲同屋的人回答。

    “挺张狂啊,上去一个把他收拾了。”有的老兵这么说。

    “想练练?你们可以排着队一个一个地上,一起上也没关系!”沈冲面对着一个个眼高于顶的老兵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沈冲的这句话仿佛一根火柴被抛进了炸药筒里,激起了老兵们无限的骄傲与狠气,老兵们的鼓噪声轰地一下就高了起来,以至于屋内的霍小山都听到了。

    霍小山正盘腿坐在自己的二层铺上,近午的阳光从正对着的窗户照进来,身上暖洋洋的。

    沈冲和老兵们比试的地方就在窗外不远,所以听得很清楚,霍小山微微一笑,摇摇头,又微闭着双眼,双手掐着印,默念着佛号。

    屋外老兵们的吵嚷声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传来一声又一声的肢体碰撞声,这是沈冲和另外的老兵又动上了手,再过一会儿,老兵们的鼓噪声又突然高了起来,霍小山不用看也知道,这是沈冲又胜一场。

    接下来的又重复这一过程,寂静,碰撞,鼓噪,再寂静,再碰撞,再鼓噪。

    霍小山念着佛慢慢进入了状态,开始意识里还能听清屋外的声音,渐渐的那声音变得远去了,就是那老兵们的大声吵嚷也如同春夜里的细雨激不起他心中半点涟漪,唯有佛号字字清晰,仿佛荡尽了虚空。

    下午,三点多钟,屋外比试的地方,近百名老兵围坐成一个大圈子,圈子中沈冲半跪在地上。

    他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后背处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仿佛能拧出水来,沈冲显然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他的头却向前稍探着,眼神里依旧满是高昂的斗志。

    在沈冲几步之外一个老兵正坐在地上,用手揉着脚脖子,他是被沈冲一脚踹倒的。

    老兵们已经不再鼓噪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鼓噪的理由了,现在他们在看向沈冲的眼神里,已经没有那种针对新兵不屑一顾的歧视目光,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与佩服,就象一群疯子在佩服着一个更疯的疯子。

    从近午开始一直到现在,特训班所有人都没有去食堂吃饭,要么成为选手要么成为观众都参予进了这场车轮大战之中,在这场车轮战中沈冲至少击败了一个排的老兵,所有敢于向沈冲挑战的老兵无一例外地被沈冲击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宁惹阎王 莫惹沈冲》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