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九章 卖糕的-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一九章 卖糕的

    一个生硬的舌头不会打卷儿的显然在汉语中绝对算得上语法不通但还能让人听懂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密斯特贺,你,我,就在这嘎达,呆着?”

    贺正勇的声音很客气的响了起来:“嗯哪,就在这嘎达呆着。”

    过了一会儿那人的声音又在树林里另外一个地方响了起来:“密斯特李,你,我,就在这嘎达,呆着?”

    李向白的声音同样有礼貌的响了起来:“嗯哪,就在这嘎达呆着。”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的声音又在树林里第三个地方响了起来:“密斯特郑,你,我,我们,就在这嘎达,呆着?”

    郑由俭的声音便出现了,但郑由俭说话可没那么客气,就听郑由俭说道:“我说你个卖槽子糕的,你不在这嘎达呆着,你要上哪的瑟去呢?”

    郑由俭的话在树林里引起一片低笑声。

    “我再次郑重声明,我叫约翰我不叫卖糕的!”一名穿着飞行员服装的金发碧眼的美空军上尉胀红着脸向郑由申辩道。

    “别特么犟嘴!说你是卖糕的就是卖糕的,我管你是卖枣糕还是卖槽子糟呢!”郑由俭训斥道,“还特么你不叫卖糕的,你叫约翰,你骗谁呢,你特么的长着一个大公鸡的老爷们你约什么汉?!”

    树林中的笑声又起来了,有的士兵憋不住已经是憋得吭吃吭吃的,那都快憋出内伤来了,就叫一个痛并快乐着!

    “郑,你慢点说,我不懂!”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军官说道,“的瑟是什么意思?”

    直属团的士兵们再也憋不住了,哄的一声就都笑了起来。

    “保持纪律!”李向白不干了,站起来说道。

    这是隐藏在山林之中呢,几个人说说话闹闹也就算了,这好几百人一块儿起哄,就不怕小鬼子的斥侯听到吗?

    士兵们忙又都把嘴闭上了。

    李向白无奈的看了一眼郑由俭又看了一眼那个叫约翰的美军飞行员,他也实在是拿这两个活宝没办法。

    他也只能走到郑由俭跟着说道:“督导大人哪,你别什么话都说,咱们现在可是在隐蔽呢!”

    “是,副团长大人,你先让这个约汉的把嘴闭上。”郑由俭不好意思说自己又犯规耍贫嘴了却是把责任往那个美军飞行员身上推。

    “密斯特李——”卖糕的美军飞行员见李向白来了就又要和李向白说话。

    李向白这回为了让这个家伙闭上嘴却是有备而来,他直接伸手一比划先引起这个家伙的注意,却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了自己的从军官服上撕下来的衔章。

    直属团军官们为了保障在敌后作战的安全都换成普通士兵的服装了。

    这样的好处固然是安全了,但却也同样让外人无法识别这几百人之中哪个是做主的军官了。

    李向白见这卖糕的友军总“破坏”军纪此时是终于想起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于是他一手托着自己的衔章又用另外一只手一指那卖糕的领口上的衔章。

    “我的,大大的,你的,小小的,听长官的命令!明白?”李向白说道。

    他也不会英语,却是把这个美国友军当成日本鬼子来说话了。

    卖糕的美军飞行员多少还是懂得一些简单中文的,因为他们的飞机就是在中国机场起飞的,也和机场上的中国地勤人员打过交道。

    李向白这大大小小一比划,他终于是明白了。

    人家是说人家军衔比他的大,自己得听人家的!

    于是,他“啪”的打了个立正给李向白敬了一个美式军礼终于是把嘴闭上了。

    这个约翰是郑由俭他们在美军飞机坠毁后从日军飞机机枪下救回来的唯一一名飞行员。

    当时他的降落伞被挂在了一棵几百米高山顶的一棵大树上。

    当直属团救援人员爬上山顶时,那家伙自然是认得自己的盟友——中国部队的,当时却是在喊:“y&am;am;am;nb;gd&am;am;am;nb;,y&am;am;am;nb;big&am;am;am;nb;cck!”

    直属团的人会日语的很多,却哪有会英语的,自然也不知道他喊的是啥意思。

    在把他救回来的路上那家伙却是一直在喊“y&am;am;am;nb;gd&am;am;am;nb;,y&am;am;am;nb;big&am;am;am;nb;cck!”

    于是那y&am;am;am;nb;gd在直属团的士兵耳朵里就变成了他人名的替代语“卖糕的”,至于他后面说的cck却没人懂了。

    直到直属团的语言大师郑由俭看到那家伙时才问,卖糕的,你啥玩应就动不动就靠克靠克的?

    美军上尉却是一指自己的胯下。

    原来他从飞机上跳下来打开降落伞落到那树上时,却是被树枝正好扎在了裆下。

    这样一来郑由俭自然就明白了,原来靠克说的就是那玩应啊!

    人家帮咱中国人大忙了,咱中国人从来是礼尚往来的,既然人家受伤了,郑由俭自然就招呼队里的卫生兵给他看看。

    卫生兵看过后说没啥大事就是破了层皮儿,可郑由俭说那也不行,这是国际友军,必须给人家治!

    于是那卫生兵千不情百不愿的给那家伙上了点云南白药。

    那可是云南白药啊,在中国那可是国宝级的跌打创伤药,别说他是大靠克还是小靠克,就是特大号的靠克也能给止住血啊!

    于是,血自然止住了,只是那家伙走路时怕碰到伤口就有些怪模怪样的。

    直属团的人绝大多数是头一回看到金发碧眼的美国兵自然是要看个新鲜的,只是看着眼前这个长得高高大大偏又怕把自己那点零碎碰坏了的卖糕的友军难免就会发笑。

    那卖糕的民族本来就不是什么深沉的民族,原本在机场时就和国军地勤人员闹习惯的,仗着自己也多少懂些汉语便和直属团的人比比划划的交流了起来。

    于是郑由俭便问他靠克是啥玩应。

    此时卖糕的见自己那玩应没事却也不说那个了,反而说靠克是大公鸡的意思!

    此语一出,直属团人自然又是暴笑一片。

    美国人竟然管那玩应叫大公鸡!

    后来众人一想也对,那大公鸡昂首挺胸的,在掐架时鸡冠子憋得通红,太形象了,美国人也真特么有才啊!

    本来一场友军之间的救援行动却是由于那卖糕的与大公鸡而平添了一分喜剧色彩来,于是这事自然被直属团的人笑起来没完。

    那卖糕的也不是省心的人,他眼见自己的大cck没事,便闹着要回去找美军。

    可这大山之中,唯一的山路又让日军占了,那哪是你说走就能走得了的。

    可卖糕的偏偏却不识趣的总问,开始郑由俭还很客气的,可是人都是一样,彼此之间的神秘感一消失,郑由俭自然是各种方言齐出,把那卖糕的弄得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卖什么糕的了!

    此时眼见那卖糕的约汉到底被自己的军衔给压服住了,李向白终于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而这个时候,一名直属团士兵匆匆跑进了树林,他给所有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粪球子和方大海那两个营派人来找他们了!

    注:我想大多数书友都懂的,卖糕的是英文我的上帝啊的谐音。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一九章 卖糕的》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01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