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0章 袭路-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二0章 袭路

    马愁坡一战,李向白郑由俭他们带的那两个营足足消灭了日军三百余人。

    而在随后的阻击战中又炸翻了三门日军的迫击炮打掉了日军的一架飞机。

    就这战绩足已使得日军对他们恨之如骨了。

    可是这两个营在救了那名美军飞行员后就主动进大山了,这让日军又无可奈何。

    日军的作战任务还是向石牌方向合围,不可能派大部队去剿灭钻入深山的这支中国军队。

    更何况明摆着到处都是大山都是树林就是上飞机根本也找不到人,对于这样一支军队也绝不是短时间内你想剿灭就能剿灭得了的。

    所以,没奈何的日军指挥官也只好在郑由俭他们进山的山路沿线放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占据了山路两边的要点,从而不让这支让他们头痛的中国军队冲出大山罢了。

    福泽敏夫就是这支日军的中队长。

    马愁坡伏击战他的中队没有赶上,可是他却在带队前进的过程中看到了马愁坡一线让那支中国军队打得尸横遍路的惨状。

    而当突然冒出一架美军轰炸机轰炸扫射沿山路行军的大日本皇军之时,很庆幸他的带的中队就在那轰炸扫射的路段后面,却并无一人伤亡。

    然后随着那支中国军队逃入了大山之中,由于他的中队是离得那支中国军队最近的队伍,于是日军指挥官便把这个看守山路不让中国军队出山上路的任务给了他。

    深知这支中国军队厉害的福泽敏夫很明智的没有派兵追进山去,却是在这两三里山路沿线容易从大山里攀爬上路的险要之处布设了临时工事屯兵作为重点防护,又每隔几百米挑那能勉强藏人的地方放上了哨兵。

    哨兵自然是用于发现那支中国军队动向的,再有了那险要之处作为屯兵据点与火力支撑点,就算那支中国军队想冲出来可短时间内也是断断不能解决战斗的。

    只要战斗一发生,山路两头的援军就会很快到来。

    目前这条山路已是被大日本皇军控制了快一半了,每日里多有辎重部队往来。

    所以只要战斗一打响,虽然他的人会有伤亡,但那支中国军队想再闯上山路却是没有可能了,从而也确保了交通线的安全。

    有了这翻布置,福泽敏夫也不担心那支中国军队能从公路那侧穿过公路去,所以每天只是督促部下都看向那大山深处,只要发现对方有人出现那就开枪射击。

    可是那支中国军队也很明智并不给他这样的机会,自打他们进了大山之后除了和去救大日本空军飞行员的部队发生了短暂的枪战后便入泥牛入海再无消息了。

    福泽敏夫对自己这翻布置很是满意。

    对那支部队进行警戒那自然都是他部下的事,他每天却是挑了一个两山之间的一处地方一呆,看着大日本皇军的辎重部队来来回回。

    而今天就到了中午,他正在那大山的阴凉之中坐着以避酷暑,却是看到从西北的方向有辎重部队返回了。

    之所以一眼认定那些就是辎重部队的人,那是因为他看到那部队中的皇军士兵却是端枪押解着负责搬运给养的七八十名民夫。

    待那支部队走近他却是直接就站起来了,只因为他发现有些皇军士兵的身上竟然有血迹,有的头上还缠着绷带!

    “发生什么情况了?”福泽敏夫向正经过他身边的一名少尉问道。

    “在前面和支那军队打起来!”那名小队长见他问话,就停了下来,而他的那支队伍去依旧向前行去。

    “怎么会?在哪里?我怎么没有听到枪声?”福泽敏夫感觉不解。

    “有二十多个支那人不知道怎么就上了山路,来不及开枪,结果那些支那人被我们用刺刀挑了,咱们也玉陨了十余人。”那名小队长解释道。

    “哦。”福泽敏夫一听那小队长这么说,脑子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说我这片地方这么清静呢,原来那支支那军队却是在大山里不知道怎么就绕到前面去了啊!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功夫里,杂乱的枪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福泽敏夫一惊,伸手就摸出了自己的王巴匣子蹲在山路上开始观看情况,而那名日军小队长也顺势蹲在了他的身边。

    那支民夫与日军士兵混合的辎重部队也忙散开了,但并没有卧到,士兵却是驱赶着那些民夫向能躲避子弹的地方而去。

    最初的枪声来自于大山里面,在福泽敏夫的位置上可以看到自己布置在路边掩体里的几名士兵已是被被击中了,就趴在了那石头之上。

    对方的枪法好准哪!

    福泽敏夫感叹之际,他布置在临时工事内的手下已是开始开枪还击了,一时之间枪声大作响彻山谷。

    这里是山区,想做那种固定据点那是不可能的,顶多也就是借着现成的地势集聚堆积一些石头或者连石头都找不到就取一些土灌在麻袋之中垒堆起来当简易工事罢了。

    在福泽敏夫看来,山里公路下中国军队的枪声并不密集,但是异常的准,他左右两侧简易工事里的士兵不断有人被对方打倒。

    对方上了多少人?怎么己方的火力会压制不住?

    福泽敏夫脑袋里是划满了问号,他此时很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图凉快躲在这两山之间,现在却是不敢走出这段路了,到了公路上没有遮蔽的地方那就是活靶子,对方的枪太准了。

    可是这时候,福泽敏夫却突然看到一个令他吃惊的一幕!

    由于他的视线受大山所阻,他只能看自己所在的山路,他却看到一名辎重部队的士兵突然将手中的一颗已经拔去销子的香瓜手雷往地上磕去!

    他要干嘛?

    支那军队射击怎么也得在二百米开外,他难道要用这颗手雷去炸支那军队吗?他当自己是掷弹筒还是迫击炮?

    然后在福泽敏夫吃惊的目光中他就看到那名大日本皇军的士兵将手中的手雷贴着石壁一抛,那手雷竟然落到了他手下堆砌的简易工事之中!

    这一刻福泽敏夫蒙了,他就那样看着那颗手雷在己方的工事中炸响,那工事中的几名手下在爆炸声中倒下。

    福泽敏夫下意识的转头又看,却是看到那辎重部队的士兵还有那些民夫竟然向自己在公路两侧设的工事发起攻击了。

    辎重部队的士兵各自用枪射击向自己那些毫无准备的下属,那些从怀里拽出了毛瑟短枪的民夫或者向自己在公路两侧的工事投掷出手雷或者用枪开始射击!

    福泽敏夫明白了!这支辎重部队和民夫竟然全都是支那军队假扮的!

    他们是怎么上的公路?!

    可就在这个时候福泽敏夫却是突然在这炎炎夏日中被吓得一激棱,他才想起来刚才和自己说话的那名小队长就蹲在自己身边呢!

    于是,他转身举枪向对方看去。

    只是,此时他却看到一只在自己双眼前被无限放大的手!

    那只手便仿佛当年如来佛祖压制那只泼猴的五行山一般直接就把他的脑袋压砸在了脚下的山石之上。

    于是,瞬间,一声脆响!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二0章 袭路》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01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