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三章 占尽夜战优势的直属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二三章 占尽夜战优势的直属团

    日军始终没有拿出对付直属团在远处搔扰袭击的好办法来,一天就这样折腾过去了。

    夜色黑了下来,天空中的星亮了起来。

    可是,注定这一夜对中日双方来讲还是无法消停的一夜。

    那山路方向传来了岩石从山路上滚落的声音,日军终于被直属团逼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挖石修路了。

    可是直属团怎么可能没有行动呢?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必动!

    直属团的枪声又响了起来,这回不是步枪而是轻机枪。

    夜太黑,根本就看不到日军在哪里,直属团射击的选择自然就是用那子弹打出去呈扇面飞行的轻机枪了。

    于是,以这挺轻机枪的射击为开端,夜战的序幕拉开了。

    既然看到中国军队的火力点又出现了,日军在公路上的轻重火力自然向那挺轻机枪集火而去,直属团那挺轻机枪的射击便嘎然而止了。

    “我艹,这也太狠了!”一块大石后一直属团的机枪手揉着自己的肩膀骂道。

    他刚才是把机枪架在一块足有一人多高的大石上的,而他便站在了副射手的肩膀上的。

    他之所以用这招向日军射击那是因为特务连的老兵们特意向他交待了,小心自己的小命,打几枪就藏起来,你这几枪肯定能把小鬼子的火力全招来。

    这名机枪手本意是开几枪之后把头就往这大石后一猫可是他没想到日军的火力来得那么多那么猛,吓得他直接从副射手的肩膀上掉了下来。

    他在这黑灯瞎火夜里掉下来之后自然就摔了一下,于是肩膀就受了点小伤。

    “刚才特务连的人不是说了吗,让你搂几枪就下来!”另一个士兵说道,那是他的副射手。

    “我这不是怕小鬼子不上当吗就多搂了几下子!哎哟,我这肩膀肯定卡秃噜皮了!”那个机枪手说道。

    他这句卡秃噜皮一下子把他的副射手逗乐了:“也不知道咱们团这些老兵为什么都乐意说东北话,就好象那东北话有什么——”副射手挠了挠头,他在想听别人用过的一个词,随即他就想了起来就又说道:“就好象东北话有什么魔性似的。”

    “这还不是因为咱们团长是东北人!”机枪手说道。

    “那倒是,不过我听老兵说咱团长也不是正宗的东北人,他爹可是西北军的呢,还是什么抡大刀的呢!”副射手说。

    “别胡说了你,什么抡大刀的,人家是大刀队的队长,最早用大刀把小鬼子的脑袋砍下来的人,人家是抗日英雄!”机枪手纠正道,不过旋即他又说道:“咦,小鬼子的枪声稀了,你再蹲下再把我驮上去,看看机枪被鬼子打坏了没有!”

    是的,日军对他这里射击已经稀落了下来随即就又停了下业,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直属团在另外一处的轻机枪又响了起来。

    于是原本向他这里射击的日军火力便如同被磁石吸引过去了一般,向那里集射而去。

    这种战斗方式日军显得很被动,而这对日军来讲又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现在他们在公路上就是一个点,而在山林深处的直属团就是一个面。

    以点对面,你永远搞不清那面中的哪个点会突然冒出射击的枪火来。

    “都盯好了日军的射火力点,就一枪,预备——”黑暗之中有人大喊道,那是沈冲的声音。“打!”

    排子枪声起,由于高度一致的射击,几十支枪的射击在那一瞬间就又重合了。

    然后,对面日军那原本喧嚣的火力至少被打灭了百分之八十。

    没有人打第二枪,特务连的老兵们全部收枪向后滚去。

    随后他们刚才射击的地方就又被日军的火力覆盖了。

    只不过,这回日军的火力明显弱了不少。

    别看刚才特务连老兵们只是打了一枪,日军想恢复火力那些轻重火力就得换射手了,因为主射手大多数已是死于特务连的排子枪下。

    打了好几年仗了一直能在战场上活到现在的特务连老兵们哪个不是作战经验丰富呢。

    正象他们嘱咐刚才那个作为诱饵的新兵机枪手一样,他们所选择的射击阵地都是在棱线的后面。

    所有人开完一枪后人的上半身便都缩了回去然后整个人就滚到棱后的后面去了,日军的报复火力再强却也伤不得他们半分!

    平常情况下日军想要打掉直属团的这些冷枪手最好的办法无疑是采用掷弹筒或者迫击炮这样的曲射武器。

    但曲射类武器射出去的炮弹走的都是抛物线,这需要简单的测距。

    而现在却是黑夜,用目测法根本就无法取得黑夜之中与射击目标相关的参照物,所以日军纵使有炮架在那里也终归是梁山上的军师——无用(吴用)了。

    日军碰到特务连的这些老兵还真的就没有好办法。

    人家不和你打阵地战,你是点人家是面,人家打一枪就跑,在直射武器上占有先手之利,曲射武器又用不上。

    可是你用不上可不见直属团就用不上,晚上日军极有可能趁天黑来修通山路这已是在直属团预料之中的事了。

    就在日军又有轻重机枪的射手顶在了刚刚死去的前任射手后面把火力变强的时候,直属团却已经准备用掷弹筒了。

    黑暗之中,在另外一个丘顶的后面,郑由俭的声音已是响了起来:“都把参数定好了吗?”

    “定好了!”掷弹兵们大声答道。

    从白天到现在,直属团的掷弹兵们就藏在这里了,日军的那些轻重火力的位置趁天亮的时候他们早就测算过了。

    为了防止在这漆黑的夜里搞错射击参数,他们白天甚至还垂直立起了用木棍做的标尺还拉上了横着的水平杆以固定掷弹筒射击方向与倾斜角度。

    “我让你们换射手,这回我管你死的活的呢,全部炸掉!”郑由俭狠叨叨的叨咕了一句,然后就在日军子弹的肆虐之中大喊了一句:“预备,放!”

    “嗵嗵嗵!”掷弹筒的集射声起,然后那成片的“咝”音就在夜空中划出弧线向日军的火力点尖啸而去。

    “轰轰”的爆炸声起,待那爆炸声音一尽,日军在山路一线所有露头射击的轻重火力已是为之一清!

    直属团这招夜间用掷弹筒制敌是如此之狠,仅仅是这十枚掷弹过去之后,整整一夜,直属团的警戒哨们再也没有听到被破坏的山路那里传来山石滚落的声音。

    日军损失过重已是放弃了夜间清理那乱石堆的企图了,至少今夜是这样的。

    而直属团特务连的老兵们则在午夜的时候便拉到后面睡觉去了。

    人总是需要休息的,谁知道天亮以后小鬼子又会耍出什么花样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二三章 占尽夜战优势的直属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05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