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八章原来是旧相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四八章原来是旧相识

    又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温暖不再刺眼不再灼热的阳光将所有大山的西面都涂上了一层金色。

    曹家岭的一个山坳之中此时正休息着人数众多的国军官兵。

    衣服被刮坏的被火烧出洞来的脸上蹭着黑灰的挂着浅浅的伤痕的,所有人的身上都是充满了战火未尽的气息。

    鲜有人说话,很多士兵已经或靠或卧的睡着了,就是没有睡着也都眯着眼睛沉默无语。

    时下中国军队中识文断字的人极少,识文断字少又在战场上与日军血拼见惯了生死,于是几场血战之后就是新兵也都变成了那心如铁石的赳赳武夫。

    可纵是头脑简单的赳赳武夫此时面对着这西落的太阳纵然不会说什么夕阳是沉默的金子什么残阳泣血却也知道最简单的几个字:这太阳真好。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在享受这宝贵的阳光。

    没有人去回忆刚刚经历的血与火也没有人去想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还活着!

    “所有人员都去西面的那个山坳吃晚饭!吃完饭后重新整编!”一名国军上尉的大声喊话打破了静寂。

    这批官兵正是在下午从前面阵地上撤回来的,而国军上尉负责对他们进行安顿整编,因为明天大战还要继续啊。

    再温暖的阳光也添不饱那早已经饿了的肚子,于是,夕阳下的沉默在这声喊话之后被打破,国军官兵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向西面的山坳缓缓走去。

    那名上尉军官就站在那里看着,过了一会儿绝大部分国军官兵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这时他见这山坳靠近东面山坡的地方还有一些士兵并没有站起来,于是他走上前来问道:“你们怎么不去?”

    “报告长官,我们自己做着吃!”一名年轻士兵起来报告道。

    “嗯?”那名国军上尉听了这士兵的报告楞了一下,随即他训道:“你们自己做着吃,这叫什么话?部队从来都要统一行动听指挥的。

    让你们吃饭你们不去吃,那一会整编你们这些刚从前面退下来的人也不用整编了呗?”

    “报告长官,我们不是11师的。”那个年轻的士兵解释道。

    可是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他与那名国军上尉两个人看着对方都楞住了。

    因为他们都觉得对方脸熟,应当是在哪里见过的。

    “我在哪里见过你吧?”国军上尉眼睛扫了一下眼前这名年轻士兵身上挎着的盒子炮后迟疑的问道。

    “是的,长官,我也见过你,在五柳峰!”那个年轻士兵很脆声的回答道。

    这名国军上尉经过这名挎着盒子炮的士兵一提五柳峰,马上就想起来了。

    是的,他见过这个小兵。

    因为那天营长杜兆龙去五柳峰娶亲,结果新娘被一个什么直属团的人给半道生抢走了!

    这名小兵正是其中一员。

    “你们营长呢?”上尉军官问道。

    “营长?”那个小兵听对方一提营长先是一楞,随即他就想起来了,“哦,长官你是说沈头儿啊,他在渔洋关那头没有过来呢,我们到石牌的只有一个连。”

    原来人家的说的营长是指沈头儿啊,因为在那回和11师这个营的人文比的时候,沈冲报的是军衔就是营长。

    这还多亏是问我小石锁呢,这要是换成直属团的人还真得被人家问糊涂了。

    沈冲的军衔是少校,按级别那自然是营长,可是他却从来不带一个营的兵的,所以直属团的人自然也没有管沈冲叫营长都是叫沈头儿的。

    而这个连长之所以对沈冲印象深,那是因为自己营长汪兆龙抢亲“失败”自己不服,又去找沈冲单独比枪,结果却是又输给了沈冲。

    真正的军人尤其是一线军人之间永远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沈冲已是赢得了这名连长的尊重,这是一种真正军人之间的相吸!

    “哦,你们有吃的?”这个连长问小石锁道。

    “有的,就是锅被小鬼子的飞机炸漏了,我们头儿去找锅了。”小石锁答道。

    那个连长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便扭身走了。

    “呀,小石锁你在这里还有认识人啊?”有士兵看那个连长走了好奇的问。

    “管谁叫小石锁呢,没大没小的!”小石锁老气横秋的训了一句那个问话的比自己至少得大了七八岁的士兵道。

    那个士兵不好意思的笑了。

    是啊,别看他比小石锁岁数都快大十岁了,可是真没有资格管人家小石锁叫“小石锁”。

    因为他才是一年兵,人家小石锁打鬼子可是打了好几年了。

    直属团的人习惯是管一些管事的叫头儿,可是小石锁姓石他却不能管小石锁叫头儿,因为那样一叫就成小石头儿了,那和小石头就重名了啊。!

    小石锁没有向那个新兵包括老兵解释自己认识这个连长的细节。

    他现在也在长大中,他已经明白这莽汉“抢”了友军新娘子的事在背后无人的时候与老兵们说说笑笑是可以的,但绝对不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那要是传出去可是赤裸裸打人家脸的!

    于是他转换了话题,说道:“头儿去弄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是啊!”士兵们附和道,他们也饿了。

    “你们说小鬼子这回是不是弹药给养也供不上了啊!”有老兵说道,“打了这么多年仗,头一回在那小鬼子身上竟然没有搜出来罐头吃!”

    “嗯,我看还真备不住,这山路难行,他们的给养供应肯定也是费劲,这马上就月末了,估计再挺几天,小鬼子也就没有多大尿儿了!”同样有老兵附和。

    “头儿回来了!”这时有士兵喊道。

    果然大家站了起来,就见霍小山带了个士兵已是一个人搬了口锅来。

    炊事班的人忙上前接锅,士兵们又忙把自己背着米袋子中的粮往那锅中倒。

    炊事班的人早就把木头架好了就差锅了,人家别人都是等米下锅,可这回直属团却是等锅下米了。

    “看你这么大一个头儿还亲自拎锅!”小石锁说霍小山道。

    小石锁这回没有跟霍小山去,那是因为他们这个连本就老兵少,原本那些精锐骨干又都被霍小山在分派任务的时候都给充实走了,所以霍小山就让他留下来看着点情况。

    对于小石锁的责怪霍小山笑了笑也没吭声,也不知道他怎么拿的锅,那身士兵衣服在战斗中又弄处破破烂烂的不算,衣服上还蹭上了黑黑的锅底灰。

    这哪里有一个少校团长的样子啊!

    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主阵地那里坚持不住了,于是作为起辅助作用的直属团这个连便和守主阵地的11师的残余人员一起撤了回来。

    霍小山到底是凭借着自己的主动防御扛过了阵地战这一关把自己这个连的大部分士兵保存了下来。

    只是,注定了就是阵地战,他又能把自己这个连的兵力保留多久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四八章原来是旧相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851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