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世间总有一出戏码叫打抱不平(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百一十章 世间总有一出戏码叫打抱不平(一)

    “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丫丫,你说那个叫杜甫的老头咋就这么厉害呢?”霍小山对慕容沛说这话时两个人正沿着长江边走着。

    他的左手边一道寒阳投在水中,不尽长江水从天际涌动奔来,江边白蓬蓬的芦花正在风中摇动,右手边是稀稀疏疏的茅舍,一副深秋萧瑟的景象。

    与老兵们在一起训练无疑是充实而忙碌的,但也是辛苦的,平时霍小山和慕容沛在星期天大多是去娘亲子君那里,今天恰赶上宋子君又打佛七,霍小山和慕容沛就约好了一起到八卦洲来玩。

    “人家是谁,做诗当然厉害。”慕容沛一边接口,一边却立刻象一个小孩子似的用手扯住了霍小山的衣袖。。

    霍小山不提长江滚滚还好,他这么一提慕容沛就觉得那滚滚而来的江水让她有点晕。

    尽管现在她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尽管她也会水,但她并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下意识地地有了不安全感就去握霍小山手已经成了习惯。

    “我也挺厉害的呢。”霍小山忽然狡黠地一笑说道,轻轻抖了下衣袖,很自然地把慕容沛的小手攥到自己的手中。

    他知道慕容沛有点晕水了,就转移了话题。

    现在的霍小山在外人面前越来越体出与岁数不相符的沉静,只有在少数的几个熟人或者亲人面前才会露出顽皮的本色。

    “你厉害?你也做一首诗我看看?”慕容沛果然把注意力转移了,她明知道霍小山是在吹牛,就毫不客气地揭穿他。

    “不信?张口就来!”霍小山很象回事似地说道,“衔远山,吞,吞诸江,浩浩tngtng,横无际涯……”

    “打住。”慕容沛一边制止住霍小山一边已经笑出声来,“还浩浩tangtang,汤汤,你还粥粥呢。”

    “不对吗?”霍小山故作天真。

    “你犯了三个错误。一个是盗窃别人的文章,一个是张冠李戴,另外还有两个错别字。”慕容沛纠正道,她见霍小山真的仔细听着(其实是霍小山的故作认真瞒过了她),就接着说道:“这是《岳阳楼记》里的话,不是你写的,是宋朝范仲淹写的,你是偷的人家的文章,这是第一点。人家写的是‘衔远山,吞长江’,你还‘吞诸江’,人家说的是岳阳楼,你非得说是长江,是典型的张冠李戴,一看就是瞎掰,再有,那个字虽然是汤,但要读成shng,应当是浩浩shngshng才对。”

    “哦,原来如此。”霍小山低头笑了,其实,他自然也知道慕容沛所指出来的错误,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逗慕容沛,知道慕容沛在这事上肯定会和他较真的。

    “算我偷的好吧,那你也偷来一个来,我看看。”霍小山逗慕容沛。

    慕容沛并没有注意到霍小山是故意逗她的,她伸出手指轻轻拂了下被江风拂到脸颊上的乱发,轻轻吟道:“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但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慕容沛吟诵的很专注,霍小山看慕容沛看的很专注,凉凉的江风吹动下更显得慕容沛齿白唇红,清丽可人。

    霍小山正要说什么,只是前方不远处吵杂的人声打破了他们二人世界的宁静。

    霍小山慕容沛循声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几个男子正围着一个渔家打扮的少女拥攘着,那少女看岁数比霍小山要小几岁的样子,此时正惊慌地叫着爷爷。

    她的爷爷,一个头发斑白的渔翁装束的老头正被两个年轻人阻挡着,那老头正用力嚷着“你们快放了细妹子。”

    “细妹子?”一个打手装扮的男人嘿嘿地坏笑着,“这哪是细妹子,明明长的这么水灵,应当叫水妹子嘛。”

    “人家叫细妹子也没错嘛,细皮嫩肉的,就得叫细妹子。”一个穿西装结着领带的年轻男子边笑边说,那笑声里有一种说不了的猥琐的味道。

    这话一出口,那些人全都发出放肆地笑声,从他们的着装和表情上来看,一看就是纨绔子弟和几个狗腿子。

    众人的笑声无疑也刺激了这个气质猥琐的少爷:“来,细妹子,让哥哥看看你是咋个细皮嫩肉法。”说着他竟伸出手去捏那渔家少女的下巴,。

    那渔家少女一张清秀的脸庞涨的通红,她想躲开这只咸猪手,胳膊却被旁边的人抓住了,眼看就要受辱。

    “放开她!”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已经走到跟前的霍小山。

    这群恶人闻声一楞,扭过头来一看,看到的正是闻声赶来的霍小山。

    由于是放假,霍小山并没有穿军装,打扮的象个学生一般。

    那个猥琐少爷上下打量了霍小山几眼“嗤,毛都没长齐呢,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打抱不平?”

    “嗤”霍小山给气笑了,“几个小瘪三,毛都没长齐呢,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调戏民女?”

    “嗤”,这一声笑却是来自随后赶到的慕容沛,她笑的是霍小山照搬了那个恶少的话,两句话还挺对仗的呢。

    猥琐男看到随后赶来的慕容沛不由得眼前一亮,眼神中更是色光流露。

    可他转瞬间又想到霍小山照搬他的那句话,顿时觉得自己在这样一个更加娇滴滴的美人儿面前丢了面子,于是一沉,一挥手,他身后两个打手装扮的人就象霍小山走了过去。

    趁此机会,那少女挣脱了抓他的人,忙跑到了那个老渔翁的身边,爷孙两人又是感激又是担心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下手快点,轻点。”慕容沛笑着对霍小山说道。

    这话让在场的人听来有点莫名其妙,但霍小山是懂的,慕容沛说下手快点那是说她还要和霍小山到江上坐船呢,这本是两个人来时就商量好的,有个星期天不容易。

    说下手轻点,那是怕霍小山把人伤得太重,惹来没必要的麻烦。

    至于,霍小山挨打吃亏,对不起,慕容沛真的没想过。

    慕容沛的态度无疑更让那猥琐少爷觉得丢了面子,“给我下手狠点!快点!”他命令着他手下的这两个打手,他竟然也照着慕容沛的话说了出来。

    两个已经奔到了霍小山面前的男子,同时出拳向霍小山的脸部击去。

    霍小山此时正点头向慕容沛“哦”着,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

    “小心!”渔家少女喊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世间总有一出戏码叫打抱不平(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