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六四章 取证之路(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二六四章 取证之路(三)

    “报告长官,你们所找的那个协防的方大海营在日军没有进攻到这里的时候就主动往前面走了,现在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一名江防军的连长向侯开报告道。

    他所说的前面自然是指日军进攻的方向。

    侯开不由得看了看走在他身边的丁升又看了看霍小山。

    霍小山面无表情也不吭声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他带那一个连的人跑到石牌曹家岭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人跑哪去了。

    于是,一干人等再次前行。

    两小时后,他们到达粪球子营本应当协防的地方,得到的答案地是一样的。

    他们营和方大海的营都在同一天向前面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到底是丁升憋不住了说了一句:“这什么部队怎么不听长官号令啊?”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明摆着呢,部队就应当令行则止嘛。

    这长官把自己的队伍安排在了李家坡,你却擅自带队跑到前面的王家屯去了,一看就是没有纪律性的部队嘛。

    霍小山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就是不说话。

    倒是已经看出门道来的小石锁很不忿的怼了他一句道:“你瞎啊,我们的人是打仗的时候往前面去的!”

    小石锁在杜兆龙营的士兵拿话指桑骂槐的骂侯开的那天晚上就得到消息了,那消息地是杜兆龙让手下那名叫陈记可的连长特意给送过的。

    小石锁自然明白这种事,霍小山是不大好说话的,所以自己学杜兆龙手下士兵那样装疯卖傻就是骂了谁那也是白骂!

    “你特么敢跟长官这么说话?!”丁升不让了。

    “你是长官?德性!管好你自己的逃兵得了!”小石锁一撇嘴,不过他却又马上补了一刀:“不对,别说当兵的,兵都是好兵,就说你自己就是一个最大的逃兵得了!”

    小石锁在直属团打嘴仗那也没吃过亏啊!

    连郑由俭都得让他三分的,人家小石锁说话抓理抓得特别狠。

    “你还特么反了天了呢!你敢说老子是逃兵?!”丁升在自己营当营长都当习惯了,你看他打仗怕死,但是收拾起士兵来那从来就是个飞扬跋扈的主。

    “少特么跟我老子老子的,我嘴上没毛你嘴上还没毛啊?我们直属团和11师在曹家岭打白刃战,我们没有后退一步,我们往前推了三十多米就杀了一千五百三十二个鬼子,你都从渔洋关跑到石牌镇来了你不是逃兵是什么?!”小石锁那嘴都赶上刺刀了。

    “把嘴闭上都!”霍小山说话了。

    “老——”丁升一见霍小山竟然也说话了,刚想对霍小山说“老子是比你级别低可是却不归你管!”却突然想起人家刚顶自己嘴的那个小兵也是不归自己管的啊!

    自己要是把这句话说出去那不就是“啪啪啪”的扇自己的大嘴巴呢吗?

    于是,他不敢再吭声了却是把自己的脸憋得通红。

    丁升的那位在战区司令部当官的亲戚可是给他传话了,他的处境可是不妙。

    所以现在丁升已是卯足了劲想咬住这个第九战区的直属团,全指望人家给自己当挡箭牌呢。

    可是也也听说了这个直属团的战力惊人连11师这样的王牌之师都佩服得紧他却是已经有些乱了分寸了。

    “接着走!”侯开说话了。

    他心中暗骂这个丁升真是个笨蛋,心道你特么的跟不归自己管的小兵打嘴架不骂你个狗血淋头那都是便宜你了。

    我特么的还是个军法处的上校呢,那昨天不也让11师的那帮小王巴蛋拐弯抹角的骂了一顿!

    一时之间,众皆无语,接着走吧。

    山路难行,别人也就罢了,侯开平时也不到前线来却哪曾走过这种道路。

    但是,这侯开也算硬朗遇到难行之处却也绝不吭一声,宁可自己走得慢了点却也绝不开口让别人帮忙。

    他现在心里明镜似的,自己这回差事只怕是两头捞不到好了。

    这回的差事是*老板身边的人揣摸*老板的心思来办的,据说*老板当时没吭声只是在逗那条大狼狗。

    以他侯开对*老板的了解,这事是*老板的态度是希望办,但是一定要办得漂亮不能留喽乱,否则不如不办!

    现在眼看眼前的这些当兵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个对自己有一个好态度?

    那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回要整治的这个霍小山在部队中的人缘很好啊!

    这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人缘好?

    这是打鬼子的时候,能打鬼子的人缘才会好啊!

    自己要收拾人家人缘好的人那自己的人缘就不好!

    自己现在都走在了这跟独木桥似的两面净是深渊的山梁上了却也没有一个士兵管他,可自己却又怎能张开向人求助的嘴?

    当特工的人大多数都是性子坚韧的人,侯开也是一样。

    当大爷的时候把谱摆得很足,可是该当孙子的时候也绝不含糊。

    如果此时是让侯开在战场上冲锋,虽然他也怕死,但是他相信自己也敢闭着眼睛往上冲的,那时候是否会死真的就是听天由命的事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啊,现在这道山梁你特么敢闭着眼睛往前闯,那就不是听天由命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因为他有恐高症!

    此时的侯开却是哪知道现在脚下这条道本来是不需要走的,因为这是一条近道。

    在前面领路的11师的人却是故意带他走到这里来的。

    至于11师的人为什么把他这个战区军法处的长官领到这山梁上来,那原因还用说吗?

    虽说鄂西山路难行,那咋也得有个四五米宽吧,何至于非得走这只能供两人并肩而行的山梁?

    “侯处长,你站那别动,我先过去。”这时候在他后面的霍小山说话了。

    侯开不知道霍小山要做什么忙向旁边小心翼翼的挪了一步,虽然前面还有也就半尺多宽的地方可下面那悬崖的陡峭还是让他腿一软差点就从这山梁上一头栽下去!

    对,是栽下去!而不是坐下去!

    但凡晕高之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在那陡峭高处的边缘,晕高之人都会产生出一种我要是跳下去会如何的想法而不是一屁股坐到地上!

    而这时一只大手扶住了侯开的肩膀,却是轻盈如风般的从侯开让开的那距离深渊只有一个侧身位的空隙中走了过来。

    侯开极是羡慕的看了霍小山一眼,人家走这道怎么就如履平地呢?

    人比人气死人哪!

    “侯处长,你抓着我的刀鞘我带你过去。”霍小山也没回头,却是把自己攥在手中的雁翎刀连刀带鞘的递了过来。

    此时的侯开真是格外感激的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霍小山的背影。

    霍小山已经换了套衣服,不过依旧是士兵的,可是此时霍小山那略显单细的身材在他侯开的眼神中那真是份外伟岸啊!

    有了霍小山在前面拿刀鞘拽着他,侯开感觉好了不少,却是只拿着眼睛盯着霍小山的背影再也不往两边的深渊之中看了。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缓慢前行,侯开终于是在霍小山的帮助下走过了这条他眼中的不归路。

    “休息十分钟再走吧。”霍小山收回刀鞘后对高进说道。

    霍小山说话了,高进自然是无话可说,于是众人便休息了下来。

    虽然侯开有霍小山牵着,走这段险路还是把他走出了一头大汗来,他掏出自己的白手绢擦了擦汗,还不忘对霍小山表示了谢意。

    霍小山则是很平静的回了声“不用谢”。

    “霍团长咱11师的弟兄说你可是在曹家岭没少杀鬼子啊!你杀了多少个鬼子啊?”侯开讨巧的说道。

    霍小山不置可否的应了声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了一声“侯处长您歇着我看看我手下的兵去”便走开了。

    霍小山的态度让侯开一楞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人家11师的人都感激霍小山了吧!救命之恩哪!”马云何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却是在侯开的耳边幽幽的说道。

    侯开叹了一口气也不吭声了。

    自己走这险路人家霍小山就是拉了自己一把,自己都感激涕零的了,那人家11师的人都被霍小山救命了那能不感激吗?!

    “侯处长,你看刚才我想去帮您去了,可是前面的兵拦着我不让我过去!”丁升也凑了过来。

    “没关系没关系,我这不是过来了嘛,哈哈,你们不论是谁在前线打鬼子都不容易啊!”侯开打了个哈哈道。

    而此时的他心中却在暗骂丁升,艹你马的,孩子死了你特么来奶了,老子都过来了还要你这马后炮有屁用!

    此时的侯开却哪知道,丁升在后面看他走路费劲是真想过来了的,只是却被前面11师警卫连的人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后面!

    山道路爱滑,形势更复杂啊!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二六四章 取证之路(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851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