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六六 最后一支部队-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一二六六 最后一支部队

    郑由俭李向白他们带人也是才从大山里出来。

    原因是日军竟然派了一个中队进入大山去追杀他们,随着双方的缠斗,虽然直属团也把日军打跑了,但是他们的弹药却是不多了。

    所以他们自然是不敢和日军再照面,直到尖兵们确认日军撤走了他们才敢出来,却是恰恰碰到了来调查取证的侯开他们被堵在了就是被他们破坏的这段山路上。

    侯开已经当着直属团众人的面把这件事给定了性,那就是杨正德自己临阵脱逃却是想把责任推到直属团的头上。

    按理说这个案子也算调查完了他也该返回了,可是侯开却是主动要求跟着直属团去看看直属团最后的那个还没有归建的那个连队,也就是霍小山这只“老母鸡”沿路“丢蛋”最先丢下的那个连队,即肖伟的那个连。

    众人这一路行来已知侯开有恐高症,便知道那定是他不敢再往回走那条很危险的山梁却是找个借口出了山区好再从丘陵地带返回。

    既然侯开已经表态公正处理此事了,众人便也不点破,任由他跟着前行了。

    师警卫连的人一个个却是在后面都挤眉弄眼的在那里偷笑。

    从他们的角度来讲,那也是不能原路返回的。

    这要是让侯开知道他们是故意把他往那险路领的,不说侯开以后报复他们就是侯开到师长胡子奇那里告一状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于是,直属团一干人翻过那片被炸塌还未修好的山路便向东南方向沿着山路而行。

    直属团的人也很久没有和霍小山在一起了,重新会合那自是十分亲切,于是便都往霍小山身边凑合。

    但奈何山路崎岖难行,最后也就是几个人能和霍小山在一起边走边说话。

    侯开马云何高进知道人家一个团的好久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却是都识趣的退到后面去了。

    “听说你小子挺会来事啊!”郑由俭边走边夸霍小山道。

    霍小山做疑问状,他不懂郑由俭怎么就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小子!”郑由俭一边用手指指着霍小山一边回头对跟在后面的直属团的大小军官们小声说道,“让人家堵着那个告咱们黑状的杨正德不让过来,他自己却是把那个猴儿从山梁上牵了过来,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良心大大的坏了,大大的狡猾!”

    没有再次出发前,郑由俭便已经向小石锁打听了这次第六战区军法处来查他擅长带队后撤的原委了。

    小石锁自然据实以告,于是郑由俭便得知了霍小山关键时刻拉了侯副处长一把的这件事,所以他才会对霍小山有这样一说。

    直属团的大小军官们听郑头要拿头儿开掐便都不吭声,这可是神仙打架啊,他们一介凡人那是坚决不参予与的,一个个却只是抿着嘴在那乐。

    霍小山很无辜:“拦着那个猴处长的那是师警卫连的人好不?我能命令人家?再说了,我哪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我是看他恐高我就帮了他一下,我那叫——忠厚!”

    “对,对,对,你特么的那叫忠厚!”郑由俭无言以对,只能做呕吐状。

    霍小山则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人看上去那真是要多忠厚就有多忠厚的样子。

    郑由俭刚要接着吐槽霍小山,却突然听到后面队伍中有人“啊”的大叫了一声。

    此时他们却是又走在了一道山梁上,虽然这路有四五米宽可两面自然还是那六七十度的陡坡。

    众人自然是以为有人失足从山路上滑下去了,忙转身去看。

    却是看到六七十为外,有一个人正在山坡上往下面那茂密的灌木丛中滚了下去。

    而那人赫然却是杨正德!

    众人都是一楞旋即却是省过味来,这小子是怕押回去就给毙了,所以又逃命了啊!

    这事,这事,直属团人都不动了,虽然这个杨正德该死,但这事可不归直属团管哪。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侯开。

    侯开皱了皱眉却是笑了,就听他喊道:“杨正德!我就打你一枪,你要是能逃了就算你命大!”

    然后众人听就他又说道:“来一个打枪准的!”

    他正说着话却是一眼就看到自己前面十来正扛着狙击步枪的一个士兵。

    别看侯开没有上过战场,但毕竟地位在那里呢他却又怎能不认识狙击步枪,他又怎能不知道那扛着带小望远镜的步枪的士兵肯定那是在部队里打枪最准的!

    于是,他伸手一指那士兵道:“就是你了!”

    直属团的从上到下的人一看侯开找的枪手都忍不住乐了,心道这家伙可真会挑人。

    因为直属团用狙击枪的就两个人,黎亮不在,那剩下的这个自然是细伢子。

    要说细伢子的这枪法,就是再放那个杨正德跑出去个二三百米的那说打他后脑勺也绝对不会打他后屁股的啊!

    细伢子一看这位国军长官把活给自己了忙往队伍前面扫了一眼,却恰恰看到霍小山也正看着自己。

    而霍小山却跟不知道似的,什么也没有说竟然一扭身转前面去了。

    细伢子在射击上可是管霍小山叫师父的,他一见师父没吭声却是心下了然,这是头儿默许了。

    于是,细伢子直接枪托抵肩,一拉推枪栓就将手中的狙击步枪向山坡下瞄去。

    此时那杨正德已是骨碌到了坡底,正撅着屁股往灌木从中钻呢!

    “叭勾”细伢子手中的狙击步枪响了。

    于是,枪声里那杨正德把头一低就将那钻灌木丛的姿势保持静止了,就那样一动不动的撅在了那里。

    “好枪法!”叫好声震天价的喊就响了起来,不过喊这一声好的却多是师警卫连的人。

    那些老兵眼力哪有弱的,却是看清了细伢子这一枪却是正打在杨正德的后脑勺上。

    而杨正德撅屁股恰恰是钻草丛的必用姿势,于是这一枪过后,杨正德就如同那跪在地上被枪决的死囚一般,挨了枪子偏不倒去只是头一耷拉就不动了!

    “走了,走了,接着走了!”郑由俭在前面招呼道。

    于是,所有人就再次上路。

    在随后的跟上没有人再提起杨正德的死,仿佛刚才那一枪打死一个逃兵的事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仿佛那个已经死了却不知还要跪多久还在忏悔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当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霍小山第一个走进了那个条环形山路。

    而就在他刚出现在那内环形山路里的时候,便听到山路里面有人带着哭音喊了出来:“头他们回来了,来接咱们了!”

    肖伟、黎亮、林中生等人从那山路上跑着哭着迎接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子,那是霍小山没有见过面的莽汉的媳妇小枣。

    可是就是加上小枣,肖伟连一共却只剩下十四个人了。

    全连一百一十六人,一百零二名弟兄却是在残酷的阵地战中全部阵亡了!

    这一刻,霍小山哭了,在场直属团所有的人都哭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一二六六 最后一支部队》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851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