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今日不谈铁血只为同学少年(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今日不谈铁血只为同学少年(一)

    转眼又是星斯天,又在长江边。

    慕容沛此时正站在正对着八卦洲的江边上,她穿了身典型的时下的学生装,一件合体的薄棉袍,一条白色的棉围巾被江风吹得飘拂起来,加上清纯秀美的脸庞,显得青春飞扬。

    而她的身边竟还站着两个美女,和她牵手的那个比她略高一点,细眉弯弯,两只大眼睛顾盼生辉,江风勾勒出隐藏在女式棉袍后那凸凹有致的身材。

    这女子正是慕容沛霍小山说过的在学校的好友沈小曼。

    如果说慕容沛的气质如同清新雅致婷婷玉立的山野里的百合,那么沈小曼却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往常在人群里总是能惹来男人们火辣辣的目光。

    另外一个站在她俩身边的女子个子则比她俩矮些年岁则比她俩大了一些,五官秀雅气质温宛,正是与慕容沛亦师亦友关系的赵文萱。

    慕容沛和沈小曼此时正都笑着看着他们对面站着一个男生。

    “今天,教授出了一个新对子,全班只有我答上来了。”那男生说话的表情极为丰富,一说话时鼻子眼睛嘴都一起动,捎带着架在鼻梁上的圆眼镜也一颤颤的,加上他那副作为男人来讲显得过于纤细的身材,总是让人产生一种搞笑的感觉。

    “什么上联?”二女齐问

    “教授的上联是‘敢问人生几何?’”那戴眼镜的青年如老儒一般,一手在下巴向下虚捋着,一手将被江风吹到胸前的白围脖向后甩去。

    “敢问人生几何?”慕容沛小声重复着,试图找出一个合适的下联来。

    “大诗人,别卖关子了,说出你的答案来!”沈小曼显然见惯了这人的抖包袱,则是直截了当要听答案。

    这个所谓的诗人依然如同老儒一般用那抑扬顿挫的语调重复着:“敢问人生几何?”

    “你还有完没完?”沈小曼抢白道。

    诗人想是被她训怕了,忙把态度语气一变,原本高挺的小胸脯马上俯下来,原本高扬的极富复古气息的脸庞马上堆满了讨好的细摺儿,两只瞪起来本是很大的眼瞬间被挤成了一对绿豆般的小眼,两片薄薄的小嘴唇一叭嗒说出了一句:“且谈恋爱三角。”

    “切!”两个美女一起撇嘴。

    “敢问对且谈,人生对恋爱,几何对三角。词的属性相对,尤其这几何对三角,用的可都是数学名词。也就我这样的大才子能想出来,实乃千古绝对也,哈哈……”对于两位美女的态度,那男生并不以此为意,反而一副自恋的模样。

    慕容沛和沈小曼一想,除了他这内容对的实在有点不堪,那对子确实对的还是不错的,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赵文萱含笑不语,她本就是教学生的,见惯了各种调皮耍宝的学生,再说论才华灵气又有谁能盖过她?

    那个所谓诗人也知道赵文萱性格随和不喜多言,也不怕她。

    “都笑什么呢,是不是咱们的开心果又在献宝呀。”一只有着船篷的小船在码头上三个人的谈论中不知不觉地靠了上来,说话的人站在船头,是魏建兴,穿着一身军常服,显得格外的精神利落,他身旁站是霍小山和沈冲。

    船后梢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女也在向她俩挥手打招呼,都是渔民打扮,正是细妹子和她的爷爷。

    霍小山在军校里过着他的士兵生涯,慕容沛则成了大学生。

    每星期六他们都会固定在一起,这已经成了习惯。

    虽然相当多的时候他们常会去宋子君那里陪妈妈,但是年轻人总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没有不喜欢团体生活的,在休假的空闲时间里,霍小山周围竟也形成了一个同龄人的圈子。

    这是一个奇怪的团体组合。女生里有慕容沛和沈小曼,还有亦师亦友的赵文萱。

    男生里有霍小山、沈冲、魏建兴,却又多了那个年轻诗人。

    当然诗人的称号那是他本人自诩的,他的名字叫牟言,他加入这个圈子却是由于慕容沛的好友沈小曼。

    这沈小曼人本就外貌极美,却又多才多艺,为了避免身边多出如云的追求者,她就给了自己选了一个护花使者,这个护花使者就是这个团体中的最后一位——牟言,他也是南京一所大学的学生。

    他和沈小曼自小青梅竹马,两家又是世交,于是便被沈小曼请来让他顶替作了男友。

    “船来喽”,岸上三人欢笑一声,从简易栈桥上跳到了船上。

    一声开船里,那船便在长江水中一漾一漾地向前行去。

    今天是星期六,却是这几个人相约坐船到江上玩,刚才霍小山他们三个去找细妹子的渔船了。

    一个星期未见到霍小山,慕容沛感觉仿佛和小山子有说不完的话,于是一拉霍小山,两个人就钻进了船篷里。

    “你在笑什么呢?”霍小山见慕容沛脸上依旧笑意盈盈的问。

    “我在想刚才牟言说的那个对子,‘敢问人生几何,且谈恋爱三角’“慕容沛答。

    “真是个活宝!”霍小山也笑了。

    “这牟言可有意思了,小曼还跟我讲过他上中学时的一件事呢可逗了。”慕容沛早已经习惯了把一周里的见闻讲给霍小山听,而霍小山每次也都是一个最合格的听众。

    慕容沛就又接着讲道:“是牟言上中学的时候,他上的也是洋式学堂,他同桌数学学得特好。

    有一回先生就给他同桌讲题。恰巧两个人都是近视眼,又都没戴眼镜,两个人为了看清楚,自然都头都低的很。

    于是牟大诗人见此情景,就对周围的同学说,此情此景打一海洋动物,同学们都猜不出来,于是,他就象刚才那样洋洋自得地说,答案,对虾(瞎)

    “呵呵,他缺不缺德?”霍小山果真被逗笑了,虽然说他和亲近的人在一起时也偶尔会贫嘴,但却从未这样贫过。

    “就是呀,还听他自己叨咕过呢,当时说人家呢,结果自己现在也近视了。小山子,你们学佛管这叫什么?”

    “现世报。”霍小山笑着回答。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今日不谈铁血只为同学少年(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