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0二章 送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0二章 送行

    “里面还喝着呢?”莽汉探头探脑的向敞开着一扇门的院里望了一眼问守在门口的小石锁道。

    他问的声音很低生怕院子里的人发现了,可是恰逢院子里酒桌之旁正没有人说话,他便被发现了。

    “那个憨货你进来!”于光良喊道。

    小石锁瞪了莽汉一眼,莽汉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但都被院里的人发现了他也不可能再躲着了,只好扭扭捏捏的进了院子。

    “艹,这两步走,我以为是谁家刚过门的小媳妇呢!”沈冲看莽汉的样子笑骂道。

    沈冲的骂把在座的人都逗笑了。

    打仗从来都是勇猛无比有进无退的莽汉现在的表情可不就是象一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嘛。

    至于为什么象小媳妇,那自然是心亏,他是来干嘛的坐在桌旁的几位军官却是心知肚明的。

    莽汉那肯定是闻着酒味凑上来的。

    桌旁的人并不多,也只有四个人,霍小山,沈冲,于光良,霍云。

    “馋酒了吧?”于光良笑问莽汉道。

    “没有,没有!”莽汉急忙否认,“我就是来找小石锁的,路过,嘿嘿,路过。”

    众人让他的话又逗笑了,随着莽汉进院的小石锁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莽汉。

    瞪他的原因是,这不又把自己“拐带”进来了吗?

    因为小石锁分明看到自己的头儿霍小山有意无意的往自己的裤兜处撩了一眼。

    原本,只有小石锁自己知道,自己的裤兜里是偷偷藏了半瓶酒的,这是他给莽汉“偷”的。

    可是这回好,头儿也知道了!

    头儿是谁?头儿是霍小山,头儿就是那眼皮子那么一撩就已经全在掌握之中了啊!

    “好了,我于小六子要走了,特别喜欢你这个傻大个,要不是你们团长不放人我就把你要过去了。来吧,好酒敬英雄,我于小六子今天就敬你这傻大个一碗!”说完这话,于光良真的就一伸手,站在他身后的一名士兵忙找了个空碗放到桌上给里面倒了满满的一碗酒。

    “那敢情——”莽汉一听于光良竟然要给自己酒喝,刚要说那敢情好却是及时的被霍小山一声“嗯”给嗯住了。

    莽汉终究是有点进步了,挠着脑袋想了一下于光良的话才恍然大悟的说道:“于哥,你要走啊?不在咱们直属团了啊?”

    “你以为我们坐在这里干什么呢?”沈冲说道。

    “好了,来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来吧,大家同饮一口!傻大个你把这碗酒都干了!”于光良说道,无疑他的话里已经承认了自己要离开直属团了。

    众人喝罢,站到一旁的小石锁便偷偷一捅莽汉的腰。

    莽汉会意,也不吭声倒着往后退去。

    “咋的?喝完我一碗酒就想走啊?”于光良笑道。

    莽汉期期艾艾的不知道说啥好了。

    于光良却是笑了,从桌上抄起了一盘子菜给莽汉递过来,那盘子里却是半只烧鸡。

    莽汉本就酒量大更何况现在酒劲还没上来呢,也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士兵这样可是不妥,因此便不去接地只鸡。

    “于团长给的你就接着!”霍小山插嘴了。

    莽汉在军营中历练了这么多年最其码的规矩还是懂的,忙啪的打了一个立正给于光良敬了个礼说了声“谢谢于团长”,这才伸双手恭恭敬的接了过那只鸡来向院外走去。

    酒桌上的人又是一阵笑声。

    今天这场酒局是霍小山安排的,只因为于光良要重回74军了。

    只不过,这回却不是回58师而是去57师当了团长。

    57师师长余万程也是74军的老人了,此时正奉命驻守常德。

    他手下恰好缺了一个主力团的团长,他便想起来57师师长郝令奇被误杀后58师那四名辞职而去的四个团长之中的于光良来。

    都是一个部队的,谁能打谁不能打余程万自然是心中有数派人一打听,便打听到了于光良的下落,因此就派了亲信上门来找霍小山要人来了。

    这事换成谁也不可能挡着,霍小山便安排了这顿酒给于光良送行。

    莽汉已走,桌上的四人又开始边喝边唠。

    “转眼秋天都要过去了,又要有大战了,你的人都回来全了吗?”于光良问霍小山道。

    于光良所说的又要大战了是指种种迹象表明,日军又要攻打常德了。

    于光良所问的事是指霍小山给阵亡士兵分发派送抚恤金的事。

    分发并派送抚恤金到阵亡士兵的家属手中无疑是一个极其繁琐的活,霍小山将在直属团中抽调出了二百多人,分成了十几个小组各自携带着抚恤金按照阵亡名册奔赴两淮、江浙、江西各省之间。

    这种活可以想象实在是着急也急不得的但却又必须去做的。

    那些士兵的家属有的是在国统区的有的是在根据地的还有的是在日占区的。

    并且出来当兵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他们在阵亡之后在家的父母姐妹难免没有被乡里恶霸欺压的,也有搬迁之后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去向的,甚至去了之后已经根本不用找人了因为整个村子都已经被日军屠戮殆尽的。

    而这里面有一个弟兄所剩的唯一一个妹妹竟然被当地一个伪县长抢去当小妾最后羞愤自杀了。

    而那组送款之人正是沈冲,沈冲一怒之下带着他们那个小组的十余人趁夜色摸进了那个伪县长的家中却是将其家中大大小小十六口人全砍了脑袋,并且挂在了那县城的门楼处。

    沈冲本想再在城墙上写几个大字叫“国军家属不可欺”了的,却是被与他同去的李向白阻住了。

    出于义愤杀了那么多人杀了也就杀了,但绝不可以落人口实啊!

    因为沈冲当时一怒之下却是连那县长家未成年的几个孩子也杀了。

    为此沈冲回来后被霍小山好顿训,冤有头债有主你杀人家孩子做什么?!

    霍小山见于光良问自己这事却是苦笑道:“回来是回来全了,只怕这回仗不大好打啊!”

    “怎么?”于光良不解的问。

    霍小山叹了口说道:“水纵横不适合我们这‘流寇’式作战哪,再说一个团人打这种流动作战人太多了,我又不可能主动要求去弄块阵地给咱们打。”

    “哦。”于光良点了点头。

    他当然熟悉直属团的作战方式,上次鄂西会战打阵地战肖伟那个连就剩了那么几个人,那可真是把霍小山心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另外,我还得提醒你这个本家团长。”霍云说话了。现在直属团已经没有人拿他当外人了,正好来找直属团办事便也被霍小山留下来喝酒了。

    “提醒我什么?”霍小山问。

    “你打鬼子太出名了,你们家霍少奶奶也太出名了,又被军统盯上了。

    这一没仗打了,就不远千里的跑过去和人家八路军联合作战,有了功劳却又全算八路军的,这怎么可以呢?

    所以你千万别再往那头跑了,这回又让司令长官把军统顶回去了啊。”

    一听霍云这么说,桌那几个人都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于光良才说道:“这国军哪,打鬼子总是那么多事,打鬼子也真出了力的,可是在名声上就是没有人家***好。有的时候我都特么觉得咱国军不是被小鬼子打败的,而是被咱们自己人打败的。”

    “是啊!”霍云叹道,“眼看着鬼子要打常德了,国军调了七个军,我就怕到时候打起来硬顶的也只是那么几支部队罢了。于团长这回回74军守常德我看你是有的仗打了啊!”

    “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那些老兄弟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于小六子也就是比老兄弟们幸运些罢了。反正特么的早死晚死也是死,老子临死前说啥得拼个名声出来。别看咱这于小六子名字土的很,但我要让后人咋也得记住我于小六子的名!”

    “你于小六子有媳妇吗?你就后人后人的?”沈冲见于光良说得虽然悲壮可是想想也是伤感便开玩笑想把这个话题岔开。

    “我艹,你个沈疯子净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凭老子现在上校团长的这个军衔,再凭这一身的伤疤,我现在就去哪个学校门口一站,我说就有那女学生乐意给我们老于家留种的!我说霍小犊子你信不?!”于光良听沈冲气他,他那兵痞劲就又上来了。

    “你们掐扯上我干嘛?”霍小山笑道,“我没你于小六子厉害身上胳膊腿上甚至屁股上都是战功,我身上可是一个疤没有的,我怕我娶不上媳妇。”

    “不会吧?”于光良和霍云都瞪大了眼睛。

    所有人都知道霍小山最能打尤其是在和日军白刃战后那身上衣服都被刺刀挑成了细条条了,他身上怎么可能一道伤疤都没有呢?

    于光良看看沈冲,沈冲不吱声。

    沈冲总和霍小山在一起,自然是知道霍小山身上确实是一道伤疤都没有的。

    反正他早就对霍小山麻木了,但凡霍小山有什么神异之处他便以一句“那是一个妖孽”或者“他不是人”聊以**,然后他心里也就平衡了。

    于光良见沈冲不表态很明显是默认了霍小山那身上无伤的说法的,可他又怎么能信,便站了起来直接去扒霍小山的衣服嘴里说道:“我不信我非得看看!“

    于光良的举动“吓”得霍小山直躲,边躲边笑道:“你不到大学门口找女学生给你们老于家留种你扒我衣服干屁?!”

    一时之间,四个人又都笑了起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0二章 送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851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