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校长被扣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五章 校长被扣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夜半时分,当霍小山还在回味自己嘴唇那份淡淡的薄凉回到南京军校的墙外时,意外地发现今夜整个军校竟然灯火通明,大门竟然没有关,依旧有士兵和学生走入走出。

    发生什么事了吧,不会是专门等着抓我跳墙而入吧,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呀,只是亲了丫丫一口,不至于闹出这么大动静吧!

    霍小山忽然想明白了所谓直心是道场的道理。

    为什么佛说不打诳语,自己只是有了一个小小的跳墙就对道心有了一点负担,那么那些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更是注定不会真心学佛的。

    霍小山摇了摇头,暗自自嘲了一下自己的敏感,就没有再象往常那样逾墙而入,而是面色坦然内心忐忑地走过了大门,那持枪的士兵竟然也没有询问。

    眼见着不断有士兵们情绪激动地从自己的面前走过,霍小山终于带着满心的疑问进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里的灯竟然也没有熄,随着霍小山的推门而入,屋里的讲话声嘎然而止,但见到是霍小山后,老兵们又继续着自己话题。

    没有老兵对霍小山每星期必回晚宿舍一回提出异议,只是当老兵问出霍小山每次都是逾墙小而入的时候,非但没有责备举报的意思,眼里竟然冒出了霍小山都能看明白的贼光!

    原来他们也想跳,只是没那本事罢了。

    他们已经认同了霍小山和沈冲,自然不会把自己兄弟不按时就寝当回事。

    因为他们每屋的头都是公认的最能打的那个人,而虽然沈冲和霍小山应当是在这个屋里最能打的人,但从当兵的经验来讲无疑又是不适合当头的,于是他们两个既没有当上头但也获得了一些属于自己的特权。

    “上来,山子。”沈冲在自己的铺上招呼道。

    “今晚咋都不睡觉呢?”霍小山嘴里问着,人已经走到了沈冲的床前,仍旧如同那回惊艳一般的动作,轻盈无比的地上沈冲的床。

    只不过这回是屁股向里坐到了沈冲的二层铺上,两个脚在床边悠荡着,随后“扑嗒”两声,霍小山的两只布鞋先后坠落在地上。

    沈冲下铺的老兵被惊声所扰,向上瞄了一眼,搞清了是啥回事后,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依然在听其余老兵们在那里侃大山,显然这样的事他已经接受了习以为常了。

    “咋回事?今天好象整个学校都没有就寝?”霍小山问沈冲。

    “出大事了!”沈冲用一种少有的严肃与神秘说道。

    “大事?啥大事?扫把星撞地球吗?”霍小山调侃道。

    “没开玩笑,蒋校长被抓了!”沈冲急急解释道。

    见霍小山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忙又解释道:“是在西安,被张学良和杨虎城扣起来了,说蒋校长要是不抗日就不放他回来。”

    “真的假的?”这件事还真是太大了,以至霍小山都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真的!你没看今晚全校的学生都没睡觉吗,都在吵吵去打张学良打东北军,救蒋校长呢!”沈冲接着说道。

    “哦。”霍小山点着头,脑袋却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从霍小山的情感上来讲,他还真希望张学良把蒋校长抓了后,真的能逼蒋校长去抗日,毕竟,霍小山从骨子里牢固地认为自己可是正宗的东北人,真的要是能全国抗日,光复东三省,这不正是所有东北人的想往吗,所以霍小山从理智上来讲倒是希望张学良把蒋校长抓起来的。

    要知道,霍小山只是一散兵,一旁听生耳,虽也受黄埔精神(如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影响,却并没受到蒋校长的影响。

    “这东北少帅吃饱了撑的?还敢抓委员长!”说话的是马连财,也就是那个拼刺败给霍小山的老兵。

    “这东北军总一惊一咋的,说两句不服就他娘的想动手,其实论起打仗哪是咱七十四军的对手?”另外一个老兵随声附和着。

    自打民国以来,国内大大小小的仗就没停过,直到现在******也只是名义上统一了中国,中央军以及林林总总的杂牌军总是不少打交道,所以对各省的人都有了直观的印象。

    特训班的老兵们都来自于七十四军,多是江浙一带的人,他们可是蒋委员长的嫡系部队,武器精良,作风硬朗,更是在以后的抗战中打出了万家岭大捷,首次歼灭了近一个师团的日本军队,等到抗战结束时,以七十四军为基础的整编七十四师,更是得到了蒋委员长御林军的美誉。

    老兵甲与老兵乙的话自然引起了其余几个老兵的同感,于是他们也都七嘴八舌加入到了声讨东北军的行列里。

    沈冲在上铺却有些不乐意了。

    沈冲并不是东北人,按他自己的话讲自己是流浪儿,中原几省让他都跑遍了,所以对自己是哪个省的归属感并不强,

    但是!

    霍小山可是东北人,霍小山是东北人,那么我沈冲自然也算东北人!

    他就是这么想的。

    眼见这些老兵在编排着东北人的不是,其实也未必是编排,作为最底层的老兵们所说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政治倾向,他们只是用自己的感受说事,但在有东北情结的沈冲听来自然就是刺耳的了,

    他刚要发作,却听到霍小山突然低声唱起了歌,沈冲用惊讶的目光看着霍小山,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沈冲可从来没有听过霍小山唱过歌的!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慢慢的,霍小山唱歌的声音变高了些,虽然不是很高,但满屋的人还全都是听清了。

    霍小山唱歌的嗓音只是一般,但是胜在真挚,这首《松花江上》还是慕容沛教他的呢,内心已被“布化”的慕容沛通过自己的渠道学会了这首歌,当时就哭了,然后就急切地找到霍小山,教给了他。

    国难当头,谁没有自己衰老的爹娘?老兵们的说话声渐渐低了下去,渐渐悄无声息了,屋子里只有霍小山的歌声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那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一堂?!”

    当霍小山唱到最后几句时,屋里出现了一种悲伤肃穆的气愤,老兵们已经被这首歌深深地打动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五章 校长被扣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