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大战前夕(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一七章 大战前夕(一)

    1936年就在这种日益加剧的民族危机与国内纷争中过去了。

    共产党人终于抓住双十二事变的契机,终于达到了“逼蒋抗日”的目的。

    1937年二月份,中国工农红军接受了国民政府的“改编”,摘下了帽上的那颗红布剪成的红星,换上了有着青天白日标志的政府军帽

    已经在陕北站稳脚跟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沿途在敌人一路的围追堵截之下,只剩下了三万人,而且军队干部损失严重。

    于是中共中央在陕北成立了抗日红军大学。

    值得一提的是,抗日红军第大学第一科有学员38名,平均年龄27岁,人均三疤3处,如果把******对这些大名鼎鼎的学员的悬赏金额加在一起,竟超过了二百万银元。

    而这些学员中绝不乏出身黄埔最后站到共产党战线的蒋校长的学生,如抗大首任校长****就是黄埔生。

    同时,远隔大洋的日本国同样发生了二二六兵变,日军军部取得了国家统治的主导地位,确立了以军部为首的法西斯统治。

    按照“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的既定政策,对着高大却又羸弱的中国巨人开始磨刀霍霍。

    堪堪已近1937年仲夏,平津一带的形势已经是越来越紧了,日军已对驻守平津的的二十九军成三面包围之势,每天都会有鬼子的飞机在北平天津的天空上盘旋。

    中日双方部队剑拔弩张,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北平,中国军队驻地。

    操场上士兵们围成一个大圈,圈内刀疤营长正挥舞着手中的大刀闪展腾挪着。

    他双手握刀,动作简单精炼,大开大合,迅猛而又剽悍,埋头刀、拦腰刀、斜削刀、漫头硬舞等技法丝丝扣,刀风凛烈,最后一个移步换形突刺而出,然后才脸不红心不跳地收刀而立。

    周围士兵的叫好声随之而起。

    “都看清楚了没有?”刀疤营长大声喝问道。

    “看清楚了!”士兵们大声回答着。

    “咱们的大刀好不好用?”刀疤营长接着喝问。

    “好用!”士兵们的回答依旧响亮。

    “别小看咱这把大刀,这可是咱西北军的传统,用好了可以顶住小鬼子五六把刺刀,用不好就连一把刺刀都不如,战场上它不光能保命,更能砍掉小鬼子的脑袋!有刀就要勤练,不能让它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一齐把破锋八刀给我练一遍!预备——开始!”

    几百人同时挥刀的气势与一个人舞刀又自不同,西北军的士兵们虽然由于补给不好,普遍显得营养不良,却依然气势如宏,军人的豪迈彪悍之气在那整齐划一的动作中彰显无疑。“杀!杀!”的怒吼声在操场上回荡,灰尘仿佛也被这杀声吓住,在空中瑟瑟发抖。

    刀疤营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时却见霍远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边,忙敬礼叫了声旅长。

    霍远是在去年年末被提拔成旅长的。

    他偷偷地灭了几个日军的细作,军长宋哲元无疑是知道这件事的,怕他惹出什么祸事来,而自己却又非常欣赏霍远,就干脆把他升了职,把霍远的部队换防到北平,放在了自己的身边。

    霍远点了一下头算是对刀疤营长敬礼的一个回敬,却伸手接过刀疤营长手里的那把大刀。

    论锋利这把大刀是比不上日本刀的,也远不及他儿子霍小山那把吹毛断发的雁翎刀,因为它是在中国任何一个铁匠铺都能煅造打制出来的。

    但它胜在宽度与厚度上,是典型的砍刀形状。

    刀长900mm右右,刀前面最宽处达57mm,后半部的宽度明显减少,刀的最厚处足有5~6mm,刀身前端比较尖锐,刀的重量在4斤上下。

    刀的护手是常见的元宝形状,刀柄长为215mm.刀柄后有一个圆形的刀环。虽然这刀的钢口普通,但是由于刀体长,刀面宽,刀背厚,份量足,所以在对上日本鬼子的刺刀和细长条的武士刀时都不吃亏。

    霍远从关外返回关内重新加入到西北军的时候,在著名的长城会战喜峰口战斗中,正是用这样一把大刀砍下了十七个鬼子的脑袋,从而以自己毫无争议的刀法赢得了手下士兵的尊重,才名副其实地做上了团长。

    而刀疤营刚才所演练的破锋八刀是典型的双手刀法。

    正是霍远融会了明代戚继光《辛酉刀法》、程宗猷《单刀法选》等古典刀法的技法精华,根据战场白刃战的特性,进一步简化,从而变成的任何一名普通战士都能掌握的刀法。

    霍远本身就是武术大家,所以对这破锋八刀用的极有心得,所以才能在与鬼子的白刃战中令敌人见刀胆丧,而刀疤营长也正是得益于霍远的指导教练。

    “这把刀你怎么还留着,该回炉了。”霍远说道,一边用拇指轻抚刀锋,刀锋雪亮显然保养的很是到位,可那刀的中间竟然有一处小小的豁口,与刀的整体显得极不协调。

    “嘿嘿”刀疤营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一看到这刀上的豁口,我就想起了旅座您用这把刀砍死了带铁围脖的小鬼子,所以就没舍得换掉。。”

    “呵呵,你小子!”一听刀疤营长这么说,一下子把正在感叹的霍远逗笑了。

    原来这把刀上的豁口是有典故的,这就要从日本鬼子的铁围脖说起。

    那是在喜峰口战斗之后,日军由于缺乏有效对付二十九军大刀的办法,就发明了一个可笑的铁围脖。

    用一个半月形的铁片,将其折成半圆,在上端打两个孔洞,用铆钉铆在钢盔上。

    戴上钢盔时,铁围脖就围在后脖子上面,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有效的保护士兵的脑袋不被中国的大刀砍下来。

    虽然还没有广泛使用,但还是被霍远带兵碰到过一回,只是这围脖能护住后面却护不了前面,那日军依然没有在精妙狠辣的破锋八刀下保下命来,只是霍远的大刀也被崩出了一个小小的豁口。

    鬼子这个丢人现眼的办法一时在二十九军里传为笑谈,以后也再不做什么铁围脖以免丢人现眼了。

    “上回去师部听翻译说日本鬼子也迷信,说是如果脑袋是被砍掉的,下辈子就不能接着做人了。”霍远冷笑着说道。

    “艹,他们还说什么下辈子,这帮王八犊子现在就不是人!”刀疤营长怒道。

    一听这话,霍远脸上也起了怒意,这是因为他又想到了几年前被鬼子杀光了的村进而的乡亲。过了好半天霍远的脸色却又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旅长?”伤疤营长不解地问道

    “虽说咱大刀厉害,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咱们在喜峰口那是半夜摸上去的才占了大刀的便宜,白天用大刀和鬼子的刺刀肉搏,伤亡咱们还略大些,咱火器比不上日本鬼子,不和鬼子白刃格斗纠缠在一起伤亡会更大。”霍远叹道。

    一听霍远这么说,伤疤营长也沉默了,是啊,如果火器上能比得过日本人,那该多好。

    西北军本就是杂牌军,远在南京的蒋某人并没有因为西北军处在抗日的最前沿而给西北军配上当时在世界上堪称一流的德国军械。

    他反而抱着消除异己的想法,总是把杂牌军顶到所有战斗的前列。

    霍远旅现在每个士兵的配给还是粗服两套,草鞋两双,子弹每个人二十发,没有空中掩护,没有火炮。

    士兵每日只吃两顿饭,其中有一顿还是稀的。

    所以他们在和日军作战中只能尽量发挥自己的强项,采用白刃战,也就是发挥大刀片的作用。(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一七章 大战前夕(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