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五章 非常规狙击战法(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五五章 非常规狙击战法(一)

    “太谢谢直属团的弟兄们了!”一个大型地堡里,吴名真的不知道怎么对沈冲怎么表达谢意才好了。

    只因为沈冲带人又给他送来了缴获日军的防毒面具。

    原来沈冲行险把日军放近了打抢日军的防毒面具竟然是为吴名营的人准备的。

    沈冲他们这头从日军尸体上扒下来了二十一具完好的防毒面具,他们和小石头他们前后夹击又打退了那伙人数较多的日军,又缴获了三十多具防毒面具,从中挑出来了四十具完好的就又给吴名送了过来。

    “这个不用客气,都是打鬼子嘛!”沈冲并不大适应吴名的感谢。

    以他的性格,如果帮了别人的忙,别人如果不领情不道谢那他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如果对方感谢他又觉得不好意思。

    “弟兄们损失大吗?”吴名则是又关心的问沈冲道。

    都到现在了,吴名又怎能不知道其实守常德城根本就没有这个第九战区直属团什么事,人家真的就是来帮忙的。

    虽然自己的团长临阵逃跑了,可是自己这个营毕竟也是接受了上面的命令,那守卫德山也是自己的任务。

    该防守的逃跑了不该来防守的却主动留下来了,这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轻伤了几个。”沈冲回答道,不过说实话,尽管特务连只是轻伤了几个,他也是对那几个人心怀歉意的。

    如果不是为了弄到日军的防毒面具,估计轻伤几个的问题也是没有的。

    “你看,唉,真属团霍团长还有你们这些弟兄的情谊我吴名记住了,这辈子要是没机会还你们我们就下辈子还!”吴名又感觉不好意思了。

    沈冲正待制止他这种并不适应的真心的感谢,却是听到了隐隐一声枪响。

    同时这地堡的北面的内壁就发出“铮”的一声来然后是“当当”的两声,一颗子弹头竟然射了进来受那钢筋混凝土的墙壁所阻在墙上弹撞了两下就掉在了他的脚前。

    这是对面日军子竟然把子弹从射击孔外射了进来!

    沈冲再回头时就见守在射击孔处一挺轻机枪后面的士兵已是在枪声之中趴撞在了射击孔下面的墙壁上。

    “别在射击孔露面,对面日军有特等射手!”沈冲喊道。

    然后他一个箭步上前,就见那名已是趴倒在地上的国军士兵的后脑勺处已是有了一个弹孔,鲜血正从那弹孔处流了出来。

    “这已经是我们今天在地堡里同样方式阵亡的第五名兄弟了!”吴名说道。

    “哦,小鬼子的特等射手猖狂啊!打掉这些人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大忙,就在旁边给你们敲敲边鼓吧!”沈冲扭身就往外走,吴名想要再表示感射时却是只看到了沈冲的后脑勺。

    十分钟后,郑由俭带着掷弹兵被小石锁从后面叫了上来。

    然后特务连的人便集中在一起开始研究怎么打掉对面的日军特等射手了。

    又过了十分钟,日军的炮火又覆盖了过来。

    这回日军的炮火可是无差别覆盖了,主阵地与侧翼阵地却是同样都炸得土石飞溅。

    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中国军队里的“魔鬼部队”竟然在德山的侧翼阵地出现了,他们是真是招日军恨哪!

    炮击停止,日军对德山主阵地的进攻又开始了,不过却并没有派人再攻击侧翼阵地。

    侧翼阵地本就在主阵地上的地堡的火力范围之内,在日军指挥官看来,如果能抢下来侧翼阵地当然好,抢不下来那就接着打主阵地吧。

    只是,这回他们不惹侧翼阵地,可是侧翼阵地的特务连却是主动向日军射击了。

    虽然特务连的冷枪手们绝大部分都被霍小山带到西面的河洑山阵地上去了,但特务连老兵们的枪法又能差哪去呢?

    象沈冲小石头莽汉小石锁这样的老兵只是更喜欢和日军当面锣对面鼓甚至说更喜欢享受杀死侵略者时那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罢了,他们的枪法并不差!

    就他们那枪法三百米以内固定靶的命中率都是在百分之分八九十的,活动靶的命中率那也是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的。

    进攻主阵地的日军当然不会全出现在侧翼阵地的有效射程之内,但只要日军进了贴近侧翼阵地进了侧翼阵地的有效射程之内时,日军伤亡率就是大增。

    一时之间,由于来自侧翼阵地精准的枪法却是逼得日军不得不往主阵地那头靠拢过去。

    可是德山主阵地上的地堡里的机枪又哪是吃素的,那轻重机枪的火力配置却是比侧翼阵地猛烈得多。

    这样的情况就让日军极其难受起来。

    如果说主阵地上国军猛烈的火力如同那抡起来大开大合的铁锤,凶悍而有力沾上边不死也会残,那么侧翼阵地特务连的冷枪却是象那纳鞋底的锥子,看着不起眼扎上就见血,那是真疼啊!

    这就是交叉火力的可怕之处!

    日军真没想到,自己最初没有打侧翼阵地还没事,可是这回一打侧翼阵地却是把支那军的魔鬼部队这群煞星给惹了出来。

    那怎么办?

    那就炮击吧!

    反正日军也没有往侧翼阵地派人进攻也不涉及到误伤,于是日军那头攻打着主力阵地,这头就用炮火把侧翼阵地覆盖上了。

    可是,炮弹并不是子弹,不可能无休止的炸下去。

    就在日军把炮击一停的时候,他们发现来自侧翼阵地的射击却是依然还在,每一枪打得还是那么准,每一枪都真的象锥子一样把他们进攻部队的侧翼扎得很痛很痛!

    日军并不知道,此时特务连的人却是在第三道战壕的后面,也就是这个缓丘的棱线后自己改造了一个工事。

    真正在前面的向日军放冷枪射击的只不过是二十人罢了,日军炮击一开始他们就又跑回到自己做的工事里躲炮来了。

    他们把原来的一段通向后方的交通壕用碗口粗的树干盖了两层,上面就开始堆土,直接做出一个屯兵洞来。

    郑由俭带人那也不会闲着,他们那二三十人加上后来小石头他们又过来帮忙,不停的往那工事上用从57师那里要来的工兵锹往屯兵洞上加土,眼看着他们把那工事加强得都快成了草原上的蒙古包了!

    要知道,直团的前身——那个军需处的后勤连,可是曾经被杂牌军送过一个很响亮的外号:最能挖坑的部队!

    最能挖坑自然也最能堆土,这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本来这里虽然是缓坡但过了棱线之后,在那地方建成的工事那也有一个专业的术语,叫——反斜面工事。

    要说反斜面工事有多扛揍,在后世的一场叫作抗美援朝的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就用这样的反斜面工事与坑道工事将那号称“老子天下第一”拥有着比日本法西斯更猛烈炮火的美帝部队硬生生的顶在了一道地理纬线之处,那道纬线的横坐标就是:北纬38度线。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五五章 非常规狙击战法(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49851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