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六章 明与暗(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六六章 明与暗(一)

    日军并没有乱。

    只因为他们是日军是为了对付霍小山这些人渗透他们后方所组织起来的快速反应部队。

    倒不是说他们的作战水平比原来南云忍的那些武士以及屠城重雄的挺进杀人队高。

    只是他们针对霍小山他们的作战特点,却是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来并要求在战斗中得到严格的执行。

    ,越黑就越不能乱。

    他们发现霍小山的人极擅长在天黑之时使用冷兵器以少搏多制造混乱。

    而他们自己却极是依赖火器,一没亮光就无所适从。

    他们黑夜之中射击就会产生出枪口的火焰,而那火焰便成为了对霍小山那杀人利器的活靶子。

    所以,这支日军的快速反应部队在成立之初,他们的指挥官就给定了一条规矩,在分不清敌我的情况下不许开枪!

    ,他们发现黑夜中用于辨别敌我的口令对这些精通日语的中国人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于是,他们这支快速反应部队就制定了自己内部的不同于一般部队的口令,以求在黑暗之中区分敌我。

    不可否认,日军执行上级命令那是真的很好。

    尽管霍小山射杀了他们拿手电筒的那名士兵让他们很害怕,但是他们真的就没有开枪!

    他们竟然都在原地停留了下来,分别将步枪指向了刚才两个手电筒被打灭的地方。

    虽然枪栓之声响成一片,但混乱竟然没有产生,竟然真的一枪也未曾打响!

    瞬间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的霍小山已是用急急而压低的声音对他身边的张富贵和刘栓娃:“你俩快走!”

    同时他已是敏如豹子一般轻盈的向日军的包围圈里蹿了过去,而一边跑着他一边已是扯开弹弓用连珠射法开射了!

    有两名日军士兵的闷哼声起,那是是被霍小山的旋子直接就取走了性命。

    有一名日军士惨叫起来,因为一枚旋子射击了他的肩头。

    那名日军士兵捂着创处在地上滚了起来,那创处是如此之痛,他不用怀疑也知道自己肩部的韧带已是被支那的魔鬼用利器切断了。

    霍小山已是摸入到了日军之中,于是,很自然的在黑暗之中相继又有几名被射伤的日军或呻吟或惨叫了起来。

    日军是想不出声以静制动了的,但是霍小山却绝不能给日军这样的机会!

    日军对霍小山特务连作战特点分析得无疑是正确的,但正因为如此日军不想乱,霍小山却必须让日军乱起来!

    “你伤在哪里了?”第一名被射伤的日军士兵正翻滚之际忽然听到自己身边有人轻声问自己。

    “肩膀。”那名日军士兵用痛得发抖的声音说道。

    “别动,我帮你看看。”那声音说。

    受了伤的多么坚强的士兵在面对着无情的敌人之时还是可以保持斗志的,但是当他们遇到自己人的关爱之时,那种脆弱便会油然而生。

    当日军的这名同伴在为他在黑暗之中处理伤口的时候,手雷的爆炸声却是轰然而起了。

    那手雷是在日军包围圈外围的胡龙和刘兴舟扔的。

    他们比霍小山反应慢了一点,可是随即在日军士兵的连续惨叫声中也发现情况不妙了。

    他们两个也顾不得那香瓜手雷的小铜帽在敲击过程中会发出那轻微的“啪”的一声了,却是各自将手中的手雷砸开引信向日军的方向扔了出去!

    而此时张富贵和刘栓娃则正扛着抢来的狙击步枪急急的向东而行。

    霍小山这回带了四个兵,每个人都没有在闲着都在急急的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

    答案马上就出现了,因为远方“嗵”的一声响,日军终于把一颗照明弹打到了这片树林的上空!

    日军之所以以静制动,霍小山他们之所以急于制造混乱,原因正在于此。

    霍小山他们人少,摸黑才好干活,日军人多,等亮才好捉“贼”!

    “啪啪啪”就在日军打出的这颗照明弹还未升到中天之际,枪声便响了起了。

    那是盒子炮的声音,开枪的是胡龙和刘兴舟。

    他们可没有霍小山那么好的眼力,但是他们却知道此时他们率先把枪打响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能否击中日军都变成成次要的了。

    他们两个必须为霍小山张富贵刘栓娃提供掩护,他们必须把日军的注意力吸引到他们这面来。

    刚才那片黑暗之中,日军只知道有敌人,但却根本就没有搞清自己的敌人在哪个方向。

    因为霍小山用的是旋子属于冷兵器自然不会产生出枪火。

    胡龙和刘兴舟用的是手雷,这个是能产生出白烟爆炸时产生闪光的,但问题是日军并没有搞清那手雷是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看到手雷是从胯下钻进来的人已经被炸死了!

    而此时胡龙和刘兴舟的枪声一响,所有日军的注意力果然都看向了那已经在他们包围圈之外的两棵树后的枪口的焰火!

    “叭勾叭勾”的三八大盖的射击声瞬间就连成了片,随后歪把子机枪的那“哒哒哒”的射击声跟着就响了起来。

    子弹在树林间密密麻麻的飞行,枪声骤然所起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颗子弹永久的镶嵌在了那树木的树干之中。

    此时的胡龙和刘兴舟已经停止射击了。

    原因很简单,日军的子弹很密集,作为老兵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敢把身子探出去举枪还击,那么他们也会象那树干一样身体中被打击进不知多少颗子弹。

    他们两个人手里都左手都各攥了一棵已经拔了销子的香瓜手雷,右的都拿着盒子炮,如果笔直的标枪一样侧站在树后。

    “我特么的当兵从没站得这么直溜过!”胡龙冲着十米外藏在另外一棵树后的刘兴舟喊道。

    “我特么也没有啊!”刘兴舟回喊。

    是啊,不站直溜不行啊,多亏这树还够粗,多亏他们是侧站着的,否则小命休矣!

    直属团的士兵比起其他部队的士兵来讲还是要壮一些的,可是和那些给养充足壮得如同地缸的日本矮子比起来还是瘦一些的。

    直属团的这些老兵没事在一起的时候,也曾抱怨过伙食没有日军的好。

    可是现在他俩才发现瘦有瘦的好处啊!

    这要是象传说中很久以前的直属团的那个有着将军肚的死胖子一样猫在树后,不用问,他的肚子早就被子弹趟出无数道沟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六六章 明与暗(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177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