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九章 胖子打(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八九章 胖子打(二)

    “撤回去!”当霍小山发现日军的船只基本已经冲过沅江中线的时候喊道。

    于是特务连所有的人都哈着腰向沅江与常德城之间的城防工事退去。

    这时距离日军渡江攻击已经快有两个小时了。

    不可否认,日军的伤亡要远远大于凭工事固守的国军,但是日军的人数和国军比起来实在是多太多了!

    霍小山的特务连只是来助战的,他不可能把自己把自己的特务连拼掉。

    特务连的人都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没有人再对霍小山的命令持异议。

    那油罐的大火此时已经着得差不多了,日军还没有打出照明弹,趁着现在的黑暗他们正好撤回到后面二百多米处城防工事后面

    可是当霍小山带人在那交通壕里跑了一半的时候,却是迎而碰到十来个57师的士兵正拎着铁桶迎面跑来。

    “你们在做什么?”霍小山好奇的问道。

    火光黯淡,那些士兵也搞不清霍小山他们是哪部份的,反正他们知道这支队伍刚才在前面向日军开射击了的。

    反正都说中国话都是自己人也没有什么可保密的。

    于是有士兵答道:“我们出去把那些房子浇汽油。”说话功夫,那些士兵已是从交通壕往外爬去了。

    “浇汽油干嘛?”跟在霍小山后听小石锁好奇的问。

    “哎呀,忙着呢,没时间给你们解释。”那士兵说了一句后,也急着爬出交通壕去撵那些同伴了。

    “好主意,这招说不定能用上!”霍小山却是寻思过味来了。

    在常德城南门到沅江北岸这一段是一片比较狭长的区域,挨江是滩涂,国军的工事都是贴近在城墙的下面。

    所以除了刚才那名士兵所说的那几处房子外基本就都是开阔地了。

    日军到底势重,冲过江到达这开阔地上是早晚的事。

    可是这开阔地早就被57师设计好的各种交叉火力覆盖了,那么日军在开阔地上没地方躲那就势必躲到那些房子里去,而现在就把那房子都浇上汽油或者放上汽油桶有什么用还用说吗?

    “别管他们,咱们接着撤!”霍小山说道。

    几分钟后,他们已是藏身在一条战壕里了,再往后几十米就到城墙了。

    霍小山一声令下后,他们又再次开始了向日军射击。

    “我日你小日本十八辈先人板板滴!”

    而此时郑由俭却已经暴怒起来,他正在城墙上跳起来在破口大骂着,全然不顾弹雨纷飞!

    至于原因却也简单,他们刚刚损失了两门迫击炮!

    日军人家用的是大口径火炮,而他们只是迫击炮。

    他们的迫击炮只能炸日军过江的船,而日军在发现中国军队的迫击炮打得如此之准的时候,便更是加强了对城墙上的炮火覆盖。

    郑由俭自然明白自己处境的危险,所以才会向着江中打几发炮弹后就领人藏到永备工事里躲炮。

    可他们也不能总在里面躲着吧,总是要出来打鬼子的。

    这回打鬼子的机会好啊!只要他打准一发炮弹,日军的那船也就沉了,一下子那就是小鬼好二三十条人命呢!

    可是不在他们第三次从工事里出来的时候还没等架炮呢,日军的炮弹就到了。

    两门迫击炮直接就被炸飞了,特务连的五名炮兵(当然也可以说是掷弹兵,两样武器都是一伙人在用)也同时阵亡!

    要不是郑由俭出来慢了一步当时他还在工事里头,那么他也就直接殉国了。

    郑由俭见自己的兄弟伤亡了,炮也被炸坏了,气得脸色铁青,和那几名剩下的炮兵跑到城墙上接着就向江里开炮。

    可是,就在他刚又炸沉了日军一只木船后,他手下的炮兵告诉他,炮弹不多了,还剩八发了。

    郑由俭便问,那些呢。

    那几个掷弹兵却谁都没有接话,这时郑由俭才想起来,刚才在日军的炮轰之中,他失去不只是五弟兄两门迫击炮还有二十多发迫击炮弹。

    一向精于算计的郑由俭终于被日军激怒了,于是他就在那隆隆的炮声当中,在那弹片横飞当中,在城墙上跳脚大骂起来。

    “主任小心!”“郑头儿小心!”特务连的掷弹兵一看把郑由俭都气成这样了,却是连忙扑了上来,两三个人才把暴跳如雷的他按倒在地上。

    而郑由俭却犹自在挣扎着,口中大喊着:“苟日的小鬼子,老子和你拼了!我的迫击炮哇!我的兄弟啊!我的炮弹啊!”

    这还怎么向鬼子开炮了?

    几个老兵一商量干脆架着郑由俭就往刚才黄玉田所呆的那个最大的工事里面跑去,其余那几个人则把迫击炮和剩的那几发炮弹也都带了回去。

    他们也不打了。

    第一,打那江中移动的船只他们可真没有郑由俭的水平高,第二,就是打得准也不能打,一共这里就剩下八发炮弹了,那得给郑由俭留着打啊!

    虽然原来郑由俭也发怒过,可掷弹兵们却是头一回见他如此的如疯似颠!

    他们还指望那几发炮弹把他们郑头儿现在这样的状态治好呢!

    老兵们可都知道,别看郑由俭平时奸滑似小鬼儿,可是一摸炮后那别的什么事就都不管不问了。

    一个小时后,那处工事里,郑由俭终于消停了下来,他也骂累了,就靠坐着那工事的墙角处不吭不声,也不知道在那里想啥。

    此时黄玉田一直都在工事里面,可是他又能说什么。

    人家直属团是来帮忙的,五个弟兄阵亡了,迫击炮也被炸飞了。

    他刚往前凑想说两名安慰的话,却是被郑由俭手下的老兵直接给挡住了。

    都是为国打仗,打仗就会死人,直属团的人也不会说什么。

    但郑由俭的脾气他们可清楚,别看这几个老兵脸绷着,其实地是为黄玉田着想,这要是让郑由俭把友军的长官一顿臭骂,回头团长霍小山准训他们。

    他们都能想象出来,到时候团长一训他们几个,他们几个也只能说“郑头儿受刺激了我们也管不住啊!”,团长只会说一句话“他疯了你们也疯了啊!”

    所以,郑由俭的这种状态他们也必须得管,不能让他人身安全出问题,也不能让他骂了友军再惹出祸端来!

    “滴铃铃!”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我,黄玉田。”黄玉田抄起电话了,他也很忙,他要时刻关注战事的进展。

    黄玉田只听了几句话后,却是大声喊了一声:“好!”

    他的嗓门是如此之亮,连一直不吭声的郑由俭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报告长官,鬼子已经上岸了!”黄玉田先向郑由俭说出了一个坏消息,但随即却目光炯炯的盯着郑由俭说道,“长官,你想给兄弟们报仇吗?机会来了!”

    一颗绿色的信号弹打上了天空,日军终于抢滩登陆了。

    他们以损失了两个中队的代价,把后面两个中队送上了沅江的滩涂。

    可是他们随即却发现,他们的命运依旧是悲催的。

    因为他们所在的开阔地已是被中国军队的火力网压制得死死的。

    他们哪怕只往前进一米那也得付出士兵生命的代价来,可是他们又不能退,如果退了那么死在江上的那两个中队不白死了吗?

    于是,他们就在照明弹的照耀下找到了那唯一的几处民宅,他们也只能依托哪里给自己找个临时立足点了。

    此时,黑暗之中的日军忙着以那几处民居为依托在房盖上架机枪,或者在两个房子之间灌沙袋想堆砌起简易工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又闪亮起来了一颗照明弹。

    而这颗照明弹并不是从江南岸打过来的,而是从常德城南的城墙上飞过来的。

    在黑暗瞬间转化为光明的刹那,那几处民宅下都是一张张惊慌的日军的脸。

    他们现在才搞明白为什么中国军队在偷袭他们的时候喜欢在黑暗之中活动为什么那么厌恶光明。

    因为此时的日军有了一种在黑暗之中做贼被抓的感觉!

    是的,他们被抓住了!

    在依旧的枪炮齐鸣声中,隐隐有一丝尖啸从常德城南墙处飞来,然后轰的一声就炸响在一处房舍的盖子上。

    然后,火起!

    爆炸的产生的火星被炸得飞溅的可燃物就又落到了别的房舍上,在这一瞬间,那几处民宅便已是处于熊熊大火之中。

    那火很旺,因为不光那些房舍都被浇了汽油,也因为里面还藏了成桶汽油。

    身上燃着火焰的日军士兵在火光中挣扎着冲出来,他们想在地上打滚想熄灭火焰融入黑暗。

    可这时,北面中国军队城防工事里的所有枪口都指向了如此明显的他们,子弹的流光下,一名又一名日军士兵倒了下去,再也没有嚎叫,任凭身上火焰依旧熊熊。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八九章 胖子打(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196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