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六章 别开枪啊,老子也是国军!-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九六章 别开枪啊,老子也是国军!

    枪炮声声,爆炸声不断,一颗又一颗的照明弹相继打上天空,将一座山的山顶照得一片通明。

    中日双方又在彻夜鏖战。

    太阳山,位于常德以北12公里处,是武陵山脉向东延伸的最后一座山。

    名字很响亮,历史很悠久,但山真的不是很高,主峰还没超过600米。

    而随着日军对常德的进攻,日军对座山的进攻便也开始了。

    只是,此山不高地势却陡,57师的一个营就驻守在这里。

    日军已经围着太阳山打了三天三夜了,可是依然没有拿下这座山的主峰。

    北上的日军实在拿这座山没有办法,为了不妨碍他们北面的进攻,他们的大部队干脆就绕过了太阳山,独独留下一个大队继续攻山。

    眼见半山腰那很多被炮火炸断了的树桩后面又有日军士兵的身影出现,罗士英知道日军再一次进攻又要开始了。

    罗士英是57师这个营的副营长,营长已经阵亡了,现在他就带着一百来个弟兄坚守在太阳山主峰之上。

    仗打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部队打退了日军多少次进攻了。

    他们能坚持到现在所倚仗的就也无非就那几样。

    一,工事坚固,核心工事足够结实,日军的航空炸弹也挨了,日军的重炮也扛了,到现在依然岿然不动。

    二,弹药充足,现在的弹药再坚持十天八天的也不成问题。

    三,官兵们舍生忘死。

    当然,他们也有劣势,那就是他们现在吃的已经不多了。

    他们调过来的时候也就是带了些炒米,饿了就抓上一把填到嘴里嚼着。

    有的时候刚嚼到一半,日军就又攻上来了,于是那注意力就都放在了下面仰攻的日军身上,以至于那米是什么滋味根本就不记得了,满嘴都是爆炸后呛到嘴里硝烟与焦糊的味道。

    “副营长,都说咱们中国人多,可是怎么一和小鬼子打仗人就少呢?”他的身边一名叫王喜的士兵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你还是不渴?”罗士英训王喜道。

    敢和长官这样说话的那都是老兵,都是生死弟兄。

    “这不是渴了,还不想喝那混浆浆的水才和长官大人说说话分散下注意力嘛!”王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却是根本不怕罗士英。

    罗士英刚要再说那王喜几句,可北方远处的天空竟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那可不是一般的明亮,那明亮说耀眼都不够,简直可以称之为刺眼了!

    那种刺眼就好象那里凭多出一轮小太阳一般!

    待到那刺的眼的光芒变淡下来,他们才看清那里不是一轮小太阳,而是好象有好几十颗突然变得明亮的星星!

    “那是——照明弹!”罗士英陡然醒悟过来。

    山顶上的国军官兵在这一刻都明白了,很明显,日军后方发生爆炸了,不知道怎么搞的,却是把他们的照明弹引爆炸了!

    可不正是如此吗?现在自己这里还是亮的,那是因为日军后方太亮了,可自己头顶上的日军打上天空的照明弹在熄灭以后就再也没有打过来的了。

    “都小心点,别让鬼子摸上来!”王喜喊道。

    说日军后方的照明弹同时爆炸了,这个也只是推测,无论什么情况可别让现在已经到了山腰的日军摸上来才行。

    在远处的光照之下,罗士英和他的士兵们并没有看到山半腰的日军再往上攻,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小鬼子这回照明弹可没有接上溜!这是小鬼子在搞啥明堂还是咱们来援军了还是小鬼子不小心把自己的弹药弄爆炸了啊?”王喜奇道。

    是啊,王喜话让战壕内所有的士兵产生了同感。

    日军不喜夜战,所以总是会把照明弹接二连三的打到山顶,而他们却喜欢在相对黑暗之中向光明之下的国军射击。

    这不仅仅让他们在光线上能占到便宜,也能让他们保持某种心理上优势。

    可是这回日军的后屁股亮了,前面却没有打照明弹,这又是在演的哪出戏呢?

    罗士英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已经摸到山腰的日军也正奇怪呢,如果让摸黑往上偷袭,指挥官是会给下指令的,可现在竟然没有,这又是什么情况?

    此时即将与57师接战的日军士兵同样并不知道,此时他们的后方那本是往这里发射照明弹的地方却已是乱成了一锅粥。

    只因为他们发射照明弹的操纵迫击炮的官兵都已经被杀掉了,当日军发现迫击炮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却是有几颗迫击炮弹从树林里扔了过来!

    那迫击炮弹的引信很明显被砸开了,于是落在了炮弹箱处爆炸开来的迫击炮弹就引起了那堆炮弹的爆炸,然后那照明弹就也被引爆了,在那一刻照明弹四射,整个迫击炮阵地已是亮如白昼!

    可是却没有人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因为那光芒太亮了!

    平时一颗照明弹那可是打到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高空去的,那地上就已经很亮了,可是当一颗照明弹就在你的眼前闪亮的时候你就注定什么也看不到了,那种感觉便象被电焊的弧光晃过一般,瞬间眼前都是小星星!

    可是此时主峰阵地上的罗士英他们对日军后方产生出来的光亮好奇了一会儿后却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回到自己正面所对的山坡了。

    “都看准些,我准备扔汽油瓶了。”王喜低声说道,“我好象听到前面有动静了!”

    “准备战斗!”罗士英也随之低喝道。

    他们只有一个营,手里到是也有国军制的掷弹筒和几颗照明弹,但却舍不得用,谁知道这场战斗会打到什么时候呢,总是要留一手的。

    而本是用来炸日军坦克的汽油瓶就起了临时照明的作用。

    战壕里有一丝光亮产生,那是士兵们划着了火柴点燃了汽油瓶上的引绳,然后就听王喜“嘿“的一声就把那汽油瓶掷了出去。

    那细线燃烧的火星在夜空中划了一个弧线便撞在了三十多米外的一棵被打断了的树干上,于是“啪”的一声瓶碎,汽油遇火则燃!

    借着那火光,守山的国军官兵们便看到了六七十米外几十名日军正哈着腰向山上摸来,那日军中也有那见着前面出了光亮下意识就卧倒的。

    “打!”罗士英的喊声里,守山的国军火力全开。

    二十分钟后,日军的这次进攻又被打退了。

    “又伤亡了二十多人!”罗士英的通信号跑过来报告道。

    “知道了。”罗士英在黑暗之中答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57师的官兵没有人在意自己的死亡,在意的却是我们死了一个对面小鬼子又死了几个,只要咱们赚着了,我死我认!

    “营长,小鬼子这回又没打照明弹啊,看来刚才他们后方真的爆炸了!”王喜又凑到罗士英身边说话。

    “是副营长!”罗士英纠正道。

    “马上就正的了,嘿嘿。”王喜不以为意。

    “老胡怎么有你这么个混蛋舅子!”罗士英骂道。

    老胡是今天白天阵亡的营长,而王喜却是他亲亲的小舅子。

    “嘿嘿。”王喜尴尬的笑了笑。

    他和他姐夫不是一路人,他姐夫那人一本正,而王喜则更象个兵痞。

    两个人活着的时候就不对路子,现在姐夫没了,他这个小舅子和姐夫还是不对路子。

    “好象前面又有动静了!”王喜忽然说道。

    听王喜这么一说,众人一惊,不会吧?鬼子的进攻不是刚被打下去吗?

    不过,王喜的耳朵在他们营里那是公认好使的,好使到什么程度呢?据说他那阵亡的姐夫和他姐入洞房的时候他竟然把他姐夫在洞房花烛夜的话全给偷听到了!

    “准备手榴弹!”王喜忽然说道,因为他感觉那声音已经很近了。

    守阵地的官兵一听王喜这么一说,所有人更是吃惊!

    在战壕里不助跑扔手榴弹那也就是二三十米顶天了,鬼子都摸到这么近了吗?

    而这时他们就听到前方二十多米处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话语:“别开枪啊,老子也是国军!”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九六章 别开枪啊,老子也是国军!》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321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