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噩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五章 噩耗

    远在千里之外的宋子君在念佛,念佛已经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除了周末会和儿子小山还有慕容沛在一起,她其余的时间都在念佛。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时许,她依如从前那样,盘坐在蒲团上,手捻佛珠历历分明。

    就在这时她感觉了心悸了一下,手指一颤,却是串佛珠的绳子断了,几粒菩提子制成的佛珠从绳子的断口处滚落下来。

    她怔怔地看着手中断了的线的佛珠,看着几粒佛珠落在在青砖铺成的地面上,发出几声脆响,骨碌了很远,最后慢慢停下来。

    一行清泪无声地从眼角中流了出来。

    而这时,正是霍远中枪牺牲的时刻。

    “远哥,你终是离我远去了吗?”宋子君喃喃自语。

    正值芳华的自己与霍远相识在那场一生中唯一参加的舞会上。

    当时自己正静静地坐在舞会的角落里,看那些靓男倩女翩翩起舞。

    而或许正是由于自己太安静了,才与同样不好交际的霍远相互吸引,从而结识相爱。

    在后来自己更是与霍远远避尘世,在大山的无名小村里双宿双飞,过了十多年平和宁静恩爱缠绵的生活。

    在那宁静的小山村里,每日看着飞禽在自家的院落里琢食,看着走兽在雪地里留下画一般的蹄印,晚上依靠在丈夫宽厚的胸前,看着儿子小山在睡梦中露出恬静的笑容她她想,自己此生是真的无憾了……

    可惜,终是如佛所说,这世界终是无常。

    人生八苦偏偏就有爱别离苦,与相爱的人偏偏却要分离,如今更是阴阳两隔,在常人看来人生充满未知,而在宋子君看来一切都是因缘前定。

    此时的宋子君学佛已久,已经不再是世间的常人女子。

    在短短的时间里她就从回忆里摆脱出来,心境复归清明,否则她又怎能从串佛珠的线断了就得知自己的丈夫已经殉国呢?“我得为远哥做一些事情。”她思索着

    ……

    两天后,南京中央军官学校。

    由于马上又要到星期六了,中央军官学校的学员们在训练休息时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显得很是愉悦,毕竟一个星期紧张的拉练下来后,确实是人困马乏需要好好休整的。

    虽然平津一带二十九军已与日军开战,但毕竟战争的残酷,还没有到达这个六朝金粉之地。

    而此时,在周列宝的办公室里,霍小山却有一种被人突然迎面击了一棍的感觉,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对面的周长官——周列宝的一句话“根据准确消息,北平已经沦陷,二十九军数千将士阵亡,你父亲霍远殉国了。”

    怎么会这样,老爹怎么会殉国?那个生龙活虎的那个豪气干云的那个在自己小时被他用胡茬扎过的老爹怎么就会没了?霍小山的生命中头一回经历这么大的事情,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大脑短路儿了,懵了,反应不过来了!

    自己的爹就在尘世间这样消失了吗?霍小山自打离开那个小山村后,死人也见了不少了,自己也杀过不少日本人,本人也经历了生生死死,可是当他感同深受时,依然无法接受自己的亲人离自己而去的事实。

    他长吸了一口气,再轻轻吐出,略略闭了一眼,老爹霍远那张楞角分明的脸如此熟悉的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日本人!日本鬼子!!我和你们没完!!!

    霍小山愤怒了,攥紧的拳头被捏得嘎崩崩响。

    周列宝沉默地看着霍小山,在中央军的中层军官里,周列宝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抗日派,同样作为军人,他还是很敬重霍远的。

    他在得知了霍远阵亡的消息后,震惊之余,他还是决定先告诉霍小山。

    房间里悄然无声。

    许久,当周列宝看霍小山的表情终于从震惊、悲伤、愤怒最后复归于平静时,才缓缓说道:“我们都是军人,你父亲是,我也是,你也是。或许我们都要有面对死亡的那一天,作为军人,也只能从容面对了。”

    “我明白,周叔叔。可是……”霍小山略顿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可是我想知道我父亲殉国的具体情况。”

    “这个目前还不清楚,我也是才得到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周列宝答。

    “再过几天吧,应当会有新消息传回来的。受上峰指令,有新消息说教导总队也要参战,我也应当去,你在家照顾好你娘,也顺便照顾好小姐。”周列宝又补了一句,他所说的小姐自然是指慕容沛。

    “哦。”霍小山又沉默了。

    “去吧,这些天不要训练了,回家陪陪你母亲。”周列宝说道。

    “是!”

    ……

    霍小山怀着复杂的心情,站在自家的门口,过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举手敲门,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娘亲子君,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娘。

    开门的是李嫂。

    “我娘呢?”霍小山问道。

    “你娘正在等你呢。”李嫂答道,李嫂的眼睛是红的,显然是哭过了,不过霍小山,心中有事,也未深想,就急匆匆地走进客厅,进得屋来,霍小山一下子楞了。

    只见屋的正墙上挂了一幅老爹霍远身着戎装的照片,镜框上方放着一朵大白花,各分出两条白绫,搭在镜框上。

    客堂中那照片前,有搭着海青的两个人正端坐在蒲团上垂首念佛,一个男人四十多岁是那位出身黄埔的石海青,另一位是个中年女子,霍小山虽未和其说过话却也认得,是娘亲子君的一个佛友。

    而自己的娘则是一个人全身缟素,身系白绫,正跪在照片前合掌念佛。

    娘亲竟然知道老爹阵亡了!她又是怎么知道老爹阵亡的?霍小山感觉到自己头脑因为震惊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小山,跪下来,和娘一起为你爹念佛。”宋子君自是熟悉儿子的脚步声,竟是头也不回就吩咐道。

    “哦。”霍小山呆了一下,便跪在宋子君身边的一个蒲团上,也同样的合掌念起佛来。

    心中兀自想道,娘是怎么知道老爹殉国的呢?时下中国的通讯联络并不快捷,周列宝毕竟在军队有一定的级别,能最早知道这个消息不奇怪,可娘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呢?

    佛号既起,霍小山很快便习惯性地从这个疑问的执念中摆脱出来,娘既然知道了,此时娘让为爹念佛,自是不方便再问,于是他收摄心念也便凝视着老爹霍远的遗像,虔诚地念起佛来。

    这次念佛念的时间特别长,吃饭时都是李嫂弄些蔬菜果水的素食,众人倒班睡觉,霍远的遗像前竟是一直念佛声不缀,一直持续了七天七夜。

    慕容沛在星期六也加入了念佛的行列,他是星期六等霍小山没等到,自己找上门来的,现在无论是李嫂还是宋子君都早已把她当成了家里人。

    这七天中,随着霍远阵亡消息的传开,也曾有宋子君或是霍远的旧识前来悼念,却都被站在门外的李嫂挡了驾,说是我家小姐正在为老爷做佛事,概不待客。

    来访众人虽然心中诧异这位霍夫人得到的消息竟然也如此之早,但也素知霍远的这位夫人虽然为人和蔼谦和,但素来信佛,特立独行,也只能不再打扰。

    倒是七天佛事结束后,宋子君虽然对一切与悼念霍远有关的活动皆不参加却收下了国民政府给她和小山的抚恤金。

    霍远本是抗日名将,这回阵亡,国民政府的抚恤金也自是优厚。

    霍小山知道自己的娘从来都把钱看作身外之物,想来收了这笔款项自有其深意,故而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有问。

    七七事变,北平沦陷,眼见得日本人又有进攻上海的意图,国民政府接二连三的召开会议商讨对策。各家报纸对时局的报道也都是长篇累牍,南京城里也变得空气紧张起来。激进的学生走上了街头

    霍小山这些天没有再去中央军官学校,而是应宋子君的要求,每天为霍远念佛祈福,慕容沛也请了假,每天都陪着这娘俩。

    念佛闲暇之余,慕容沛便问霍小山你娘是如何得知你爹殉国的。

    霍小山也解释不出所以然来,只是说从理论上来讲修佛之人修到极致都会有神通的,但修佛贵在问心看行,神通在自性内本自具足,并不是修佛者所刻意追求的。

    当然这个问题霍小山也问过宋子君,宋子君却不说,只是督促他好好念佛老实念佛。

    就这样,霍家小楼里,每天香火不断,佛号声声。但有一天家中来了两名客人,宋子君却一反常态,把他们迎进了客厅。这两个人正是眼见得霍远牺牲的下属,一个是刀疤营长,一个是吴鸿羽,他现在的身份是营长的勤务兵。(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五章 噩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