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五章 老兵不死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一五章 老兵不死一

    轮到刁小贵上战场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最后一批了。

    500多人打了一天从早晨一直打到了黄昏,此时也只剩下他们七十来人没上战场了。

    此时的刁小贵嘴里真的就叼了一个小草棍,一副歪戴着帽子吊儿啷当的典型的伪军的样子,给站在一边的正规军一种这个人就是欠揍的感觉。

    可是,当刁小贵接过第十军给他发的枪时却不干了。

    “老总,你这枪打出去子弹还不横着飞出去,连膛线都没有了!”刁小贵把发到自己手中的老套筒冲西方太阳处晃着而自己则是否着头闭上一只眼仔细看了一下后说道。

    膛线又名来复线,刻在枪管的内部,这样射出去的子弹才会是旋转着飞出去,方向性才会更好射得也才会更远。

    “伪军竟然还知道膛线?”站在一边的一名第10军的军官讥讽说道。

    “报告长官,我现在是**了,你们说收编我们了,我以一名**士兵的身份拒绝用这种破枪上战场!”刁小贵吐掉嘴中的小棍,“啪”的打了一个立正说道。

    那个军官一下子被刁小贵说没词了,可不是吗?早晨开会时可是自己说人家是**了的,现在却又说人家是伪军那不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

    那个军官正要急,旁边一个着少将军衔的军官却是对刁小贵说话了:“老兵?”

    “是!”刁小贵已经去了刚才那副不着调的样子,他自然是识得谁的官衔大小的。

    “李向白,把你们的三八大盖给他一支!”那个少将说道。

    这位少将也是以军功一件一件打上来才有现在的官衔的,只因为他是魏建兴。

    李向白看了一眼刁小贵给站在自己身边的传令兵使了个眼色,那名传令兵便把自己用的三八大盖扔给了刁小贵。

    “子弹!别只给我十发!”刁小贵冲着那名传令兵一伸手。

    魏建兴和李向白用另外的一种眼神看了一眼刁小贵,毫无疑问的,他们在刁小贵的身上看到了老兵气质。

    而那名给刁小贵步枪的那传令兵看了一眼李向白,见副团长没表态,便把自己挂在腰上的弹盒取了下来直接就给刁小贵抛了过来,然后说了一句话“老子这把枪是抢日本鬼子的!”

    他那言下之意无非是说,抢鬼子的枪那才叫出息当伪军最没出自成。

    刁小贵没吭声,接过了那个弹盒卡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魏建兴一挥手,于是那名给这批只有活着回来才会成为**的人发枪并兼督战职能的军官便说道:“走吧,过了前面那个山丘你们就可以冲锋了!”

    刁小贵无言的拿着自己要来的这支三八大盖随着队伍前行了。

    刁小贵的内心还是有些失望的。

    蝼蚁尚想偷生,其实他很想通过表现来证明自己是一名老兵,他并不企望那些当官的善心大发但至少会认为自己还有用从而会不让自己去战场上当炮灰。

    但是,很明显他的打算落空了!

    刁小贵虽然只有二十三岁,但真的是老兵了,因为他在这场战争中已经活下来六个年头了。

    他打了三年的日本人,然后又在伪军里混了三年,却没有想到到头来自己还是没有摆脱当炮灰的命运。

    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沮丧。

    唉,不知道娘现在咋样了,这回自己可能真的再也不能回去看娘了,欠娘的只好下辈子还了。

    之所以说是欠娘的,那是因为他娘是继母,也就是俗称的后妈。

    刁小贵的亲娘在他七岁那年死了,然后他那还算有钱的爹就给他娶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继母回来。

    只是,他这继母待他委实很好,就是和他爹有了自己的亲骨肉后,对他依然还是那么好甚至更好,生怕生性顽劣的他受了委屈。

    虽然,刁小贵经常把自己的继母气得直哭,但是,他那后妈真的对他很好并且从来不记仇。

    按后世的说法,那时候的刁小贵很是叛逆,但这并不等于他以后会不明事理。

    只是等到他明白这些事理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名在战争的旋涡中身不由己的士兵了。

    刁小贵就这样想着自己的心事随着队伍走到了预伏阵地,而就在他收拾心情在想着怎么在这场注定成为炮灰的战斗中再活下来的时候,李向白却已是走到了他的身边。

    “能不有活下来看你自己的命,今晚这里还会有行动。”李向白低声说道。

    随后不再理会刁小贵,而是带着自己的传令兵往那丘陵的顶部爬去。

    那个传令兵本来已经经过了刁小贵的身边了,可是却又停住了,又把自己挂在腰间的两颗香瓜手雷扔给了刁小贵。

    刁小贵感激的看了一眼这名弟兄,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伙**对自己这么好。

    “好了,都特么给我听好了,往前冲出一百米如果你们不死,那就和小鬼子打枪吧!

    或者你不打枪到天黑也没死那就算你们命大,回头你们就是**的人了!

    但是,敢往回逃的那就别怪我用机枪把你们突突了!往前冲吧!”那名督战队的军官喊道。

    到了这个时候,说别的都无意义,于是这伙需要用一场战斗来使自己重新回归到**系列的士兵们便端着枪沿着那两个山丘之间的谷地往北冲去!

    “副团长,你说那小子能活下来不?”李向白的传令兵问李向白道。

    他叫鲁冰虎,李向白总是喊他小虎。

    李向白没吭声,手中却是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被收编的最后一拨士兵攻击的日军阵地是德山侧翼阵地,李向白并不知道就在前一个多星期的时候,沈冲他们就守在了这里,而他现在所趴的地方却是原来那日军军官趴着用来瞭望战况的。

    “要是这小子能活下来,咱们团长肯定高兴!”鲁冰虎接着说。

    李向白和鲁冰虎之所以对刁小贵另眼相待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他们从刁小贵的身上无疑确认了这是一名老兵。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这个刁小贵说话的口音让他们觉得亲切,因为刁小贵说话是东北口音,与他们团长霍小山的口音是完全一样的!

    直属团里会说东北话的人很多,但真正的东北人却只有霍小山一个。

    所以,无论李向白还是鲁冰虎都希望能给霍小山找一个东北的老乡。

    “洞洞洞”第10军掩护进攻的重机枪响了起来。

    那些被强迫收编过来的**开始进攻了。

    李向白所观察的是日军在侧翼阵地上的火力布置,因为今夜他打算带直属团打一下这里。

    他并没有指望说凭自己这点兵力就能日军重兵把守的德山阵地如何,可是,霍小山还在常德城里与日军作战,自己这些人要是不打鬼子此心何安?

    而此时,**在常德保卫战中丢掉德山阵地的弊端就充份体现出来了。

    日军有着飞机大炮有着优势兵力为了打掉守德山的一个营外加一个连都付出了两倍的兵力,那么火力根本比不上日军的第10军想夺回德山阵地那就得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也难怪第10军不会出全力去攻击了。

    时下的**除非是日军把进攻的矛头直指到本部人马上才会拼命,否则,战事是国家的,可是那手下的兵却是自己的。

    对于很多**将领来讲有兵才有自己的地位才有在**体系中的话语权,战事打败了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可是如果把兵打没了,那么自己也就泯如庶人矣了。

    李向白觉得自己把对面观察得差不多了,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开始调转望远镜在战场上搜索起来。

    他希望能找到自己赠枪的那个东北口音的老兵。

    可是不巧的是,当他找到了刁小贵的时候,却是恰好看到刁小贵就扑倒在了自己望远镜的镜头中。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一五章 老兵不死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371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