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四章 同归于尽的结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二四章 同归于尽的结局

    “横座标***,纵座标***!”沈冲在一栋三层楼的屋顶上说道。

    横座标***,纵座标***!”在他身边的小石锁重复了一遍确认无误,扭身就向后跑。

    直到确认身后地面上的人无法看到他的时候,小石锁就将手中的信号旗扬了起来,开始打上旗语了。

    不远处楼顶上的姚文利看着小石锁的旗语便读出来了“横座标****,纵座标***”,霍小山听着那报出来的参数,便调整着手中掷弹筒的倾角。

    他说了一声“好”后,胡龙就把一枚掷弹塞进了掷弹筒,于是就“嗵”的一炮射了出去。

    这是霍小山他们为前面于光良他们实现火力掩护并用掷弹袭击那些被那辆坦克撵得到处跑的日军的战斗流程。

    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沈冲旁边可不光是小石锁,小石头铁锁铜锁好几个人都在那等着呢,他们也是报信的。

    否则小石锁跑远了,沈冲又发现新的敌情了没人传信可怎么行?

    至于他们这个楼顶上那是坚决不设掷弹筒的。

    因为,常德城作为一个县城,楼房并不多,他们要是再在这座房子上射掷弹一旦把日军的迫击炮给招来了,他们可就没有合适的观察地点了。

    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当然还有两座比他们这个楼房还高的地点,但是霍小山却不让他们上。

    日军又不傻,当日军一旦发现有曲射武器在射击他们的时候,那肯定就会寻找中国军队的观察哨。

    日军自然会选最高的地点去寻找,那哪座高,那座岂不就是最危险?

    所以最高的,特务连那是不上人的。

    可是最高点不上人他们却可以制造出有人观察的假象从而吸引日军的火力,特务连的士兵便扎了个草人套上军装还给绑了副望远镜就放在了那个最高点上。

    这自然是用迷惑日军的,万一日军开始炮击那里,他们真正的观察哨便也有了准备。

    扎草人做伪装,这个还真不是特务连的发明。

    57师在守北面一块阵地的时候,由于只剩下四五名战斗人员了,他们便扎了二三十个草人套上军装放在了阵地上,

    当日军发现那阵地上有人时,那里自然就遭到了日军十多分钟的炮击。

    等到日军步兵击杀了那几名真正的中国士兵冲上去发现更多的中国士兵只是假人的时候,已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对此,日军大为恼火。

    这个时候,时间对于57师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常德城被占领那是或早或晚的事情,可是对于日军的那位横山勇将军来讲却是耽搁不起。

    沈冲现在很有些兴奋,虽然自己没有冲到前面去打鬼子,但由于处于高点上整个战局看得就很清楚。

    他很开心的看到,那栋藏着日军的平房被炸塌了,平房后的日军作鸟兽散。

    他还刚刚看到那辆坦克冲上废墟,甚至还把一名日军碾死了。

    此时的他紧紧盯着平房间日军官兵所暴露出来的位置,将射击参数报了出去。

    可是这时他忽然浑身一震,口里便喊道:“前方发现日军直射炮!”

    “座标呢?”小石头急切的问。

    此时他们距离前方作战地点也就不到二百米的距离,根本就不需望远镜,如果小石头探出头去,他也可以看到日军的直射炮的。

    但是,他不能探头,有沈冲一个人就够了,多探出去个人头去也就增加了他们被日军发现的可能性。

    更何况,他探头也没有用,沈冲的身前铺着那张座标图呢,那图自然是董文昌给郑由俭的那张。

    没有那张座标图,以掷弹筒的杀伤半径只要打歪了一点就根本起不到打击日军的作用。

    “那是动的,等,等,等它停下来的!不对,后面又来了两门!”沈冲紧张的喊了起来。

    日军动作很快啊,竟然把直射炮搬进城了。

    就这三门炮用得好的话,本就兵力所剩不多的57师就更扛不住了。

    要知道,纵使你把碉堡工事修得再结实就算能扛住日军的航空炸弹,但你却绝对扛不住直射炮。

    因为直射炮直射炮,它不是炮弹拉出弧线落在目标上面的曲射炮,它不是那么伤敌的,它是直接直射过来用炮弹打你碉堡的射击孔的。

    你那碉堡的盖子和四壁修得再结实可是你总得有个一尺见方的射击孔吧,直射炮的炮弹就可以象子弹一样直接射到那射击孔里。

    这和郑由俭把迫击炮改成直射道理是一样的,或者准确的说郑由俭的那个迫击炮直射是山寨的是赝品,人家的那个才是真货!

    “停了!前方发现日军速射炮,横座标***,纵座标***!”沈冲终于报出了射击参数。

    小石头拿着信号旗就往后面跑。

    当姚文利读出了旗语的内容时他也紧张了,霍小山眯了一下眼睛开始调整手中掷弹筒的方向与倾角。

    霍小山也感觉到了压力,他可是全凭记忆硬生生把主要街道的主要目标点记了下来,多亏这战斗地点不偏,若是再往外偏点,他也不知道座标点了。

    “好了!”霍小山说道。

    姚文利装弹“嗵”的一炮射出。

    “让沈冲报命中没有!”霍小山喊道。

    姚文利急忙忙站起来打旗语,也就几秒后他就回报到:“向右再偏十米左右!”

    霍小山一紧鼻子,开始调整掷弹筒又是一炮射出,又过了几秒姚文利把信传了回来“命中!再来两发!”

    霍小山又是两炮后得到回报“两发命中!”

    “横座标***,纵座标***!”姚文利再次报到。

    “几门炮?”霍小山忽然问道。

    “他没说!”姚文利一听霍小山这么问一楞,随即他也明白过来了,他向自己的旁边看了一眼,掷弹可就剩下三发了!

    战斗到此时,特务连的手榴弹手雷和掷弹也马上就打没了啊!

    姚文利忙又打旗语问,几秒后回报:“还有两门!”

    霍小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失误啊,沈冲没有想到掷弹不够用了啊!

    “装弹!”霍小山吁出一口气后说道。

    又是一炮射出,几秒钟后他得到的回报是“再往后挪两米!”

    就这“两米”这个数姚文利都不知道沈冲是怎么报出来的,再怎么也不至于是就差两米啊!

    霍小山并没有问,只是专注于双手扶着的掷弹筒,在姚文利看来霍小山的那双手好象根本就没有动,霍小山便说道:“装弹!”

    其实霍小山是动的了,只不过他动的幅度实在是太小了,那只是一种感觉,姚文利用肉眼根本就无法看清。

    曲射武器,二百米外,与目标相差两米,那么发射的时候恐怕只能动与一根头发丝粗细相当的距离吧!

    霍小山是猜道沈冲为什么报出来个“两米”来的,那是因为,其实刚才那炮是命中目标了的,但却是打在了日军直射炮的前面。

    直射炮战防炮前面都有铁板做成的挡板,以掷弹的爆炸威力不足以穿过那挡板啊!

    所以必须往后挪两米,让掷弹在挡板后爆炸才成。

    姚文利忙再次把掷弹塞进了弹筒,又是一炮射出,几秒钟后姚文利回报“命中!三发齐射!”

    “嗵嗵嗵”三炮过后,霍小山放下了掷弹筒。

    掷弹毕竟不是迫击炮弹,威力太少,打少了,炸不坏日军的战防炮啊!

    与其各用一枚掷弹炸死几名日军,不如三发齐射直接炸坏一门直射炮。

    当小石锁从观察哨位再打回旗语报出参数后,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掷弹了!”

    “快打旗语告诉后面的胖子啊!”沈冲急了。

    “告诉也没用,他只有一发炮弹了,他也需要试射的。”小石头叹了口气说道。

    沈冲无语了。

    他只能在急急的再次向前面望去,却是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那辆由57师士兵操纵的坦克正向日军最后的那门战防炮冲去!

    此时,坦克内的炮弹也打光了。

    由于日军的战防炮是在侧前方出现的,操纵坦克的那两名士兵并没有发现日军的战防炮,等发现时他们炮弹也打光了。

    于是,他们做出了一个选择,他们要用坦克把那门战防炮撞翻!

    于是,他们操纵着那辆铁皮坦克就迎着日军正在调整的指向它的炮口冲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中日双方都没有犹豫。

    要么,你用直射炮炸了我的坦克,要么我用坦克撞毁你的直射炮!

    会有第三种选择吗?

    应该是没有,可是它却真实的发生了。

    就在日军的炮弹射出击中了那坦克的炮塔将它撕裂之际,不可能被炸毁的坦克的下半部分还是撞到了那直射炮上!

    同归于尽的结局!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二四章 同归于尽的结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534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