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战事近别亲人(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二八章 战事近别亲人(一)

    霍小山这些天一直在家。

    霍远殉国后,得到周列宝的批准,这些天他一直都没有去军校而是在家陪母亲宋子君。

    而宋子君一个为娘者虽然念佛不缀,但爱子本是女人的天性。

    那****见霍小山闻听霍远殉国而失态,便知自己的这个儿子定力还不到家,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便能想见儿子以后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心态失衡那是大忌,于是她便也让霍小山随自己老实念佛增加定力。

    这其实也是宋子君爱子心切,她只顾想着儿子失态了,却忘了自己那日也是哭得泪水涟涟。

    慕容沛也是一个星期里得有四五天呆在霍家,为了让霍小山尽可能地得到了淞沪前线最新的消息,每天她都到大街上买回报纸与霍小山一起观看。

    转眼功夫三四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天气也一天凉似一天。

    渐渐地,霍小山发现了报纸上关于淞沪前线的报道上的变化,那就是说****打下被日军所占的地方的名称越来越少了,渐渐没有了,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时,沈冲从军校跑来告诉他说周列宝从前线回来了。

    当国民政府高层决定在淞沪与日本军队大干一场时,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作为蒋委员长嫡系部队中的嫡系最终还是参加了淞沪会战,作为一名中层军官周列宝便也率队前往了。

    听说周列宝回来了,霍小山坐不住了,跟慕容沛说了一声,自己就奔军校而去。

    周列宝并不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的勤务兵告诉霍小山,周长官去开会了。

    这个勤务兵也是跟周列宝的老兵了,自然也知道霍小山和周长官的关系。

    虽然碍于军纪不能把霍小山让到周长官的办公室里去坐,却也默许霍小山等在门外。

    霍小山等了约一个小时,等回了满脸凝重的周列宝。周列宝穿的军装明显是换过了,但人却瘦了很多,眼丝红红的,这是缺乏睡眠的表现。

    周列宝看到霍小山后直接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周列宝仿佛看出了霍小山的来意,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淞沪前线吃紧,上海怕是不保了。”

    霍小山脸上表情没变,可心里还是格登了一下子,他看了看周列宝那不好的脸色,小心地说道:“报纸上说咱们去了那么多部队,也没有打过日本人吗?”。

    “人多又怎样,78个师啊,70多万的人却也没有挡住小鬼子的飞机坦克、坚船利炮。

    一个师上去三五小时就打没了一大半,大场、罗店成了血肉磨坊,很多地方只挖一米深就见了水,士兵在里面呆不了,就又成了鬼子枪炮的活靶子,教导总队也是伤亡惨重啊。

    最要命的是,就是前几天,日军已经在杭洲湾登陆成功,我军面临前后夹击的危险,部队已经开始溃乱,我是接到上峰命令从前线回来汇报战事,而就在今天最高统帅部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周列宝仿佛是自言自语,又带着无可奈何的感叹。

    “这么快就败了。”霍小山这颗年轻的心此时也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滋味。

    “日军已经有由东向西进攻的迹象,这里的战事怕也不远了。”周列宝担忧地说道,周列宝又怎能不担忧,上海与南京才多远,也就三百来公里罢了。

    “那我们吴福锡澄不还有国防工事嘛,凭借这样的工事,我们难道还不能挡住日军一下子吗?”霍小山忽然感觉自己也没信心了,把挡住日军的进攻变成了一下子。

    “唉,那工事,唉。”周列宝摇摇头,想要说什么又止住了。

    他抬起头来,正视着霍小山说道:“南京保卫战怕是就要打响了,统帅部已经决定所有中央军校的学生加入教导总队。”

    “哦,那我呢?”霍小山问,他可是编外人员,一旁听生耳。

    “我的意见呢,是你最好加入七十四军,那里都是老兵,战场生存能力要比教导总队里的学生兵强不少,但打的也可能是硬仗。不过,你不用急着回答我,但一星期内得要给我一个答复。”

    只有一星期,霍小山心中一惊,日军的攻击速度竟有这么快?!

    周列宝没有等霍小山的回答,又接着说道:“你要有心理准备,咱们整个南京可能就要成为战场了。这里的百姓是要疏散的,小姐也要走。”他最后一句‘小姐也要走’,才是要说的关键,因为周列宝也知道慕容沛现在和霍小山的关系,所以提前提了个醒。

    周列宝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那就是他得知,最高指挥部在是否坚守南京上是有不同意见的

    “娘”霍小山满怀心事的赶回家后,见娘今天竟然没有在佛室里念佛,身上也没有穿海青。只是穿了一套家居的粗布衣裳,正和慕容沛在客厅里说话。

    “回来了,坐下吧。”宋子君回应着儿子的话。

    “听丫丫说,你去找你周叔叔了。要打仗了,是吗?”宋子君用一个母亲看儿子的眼神,看着在自己面前已经长得高高大大的霍小山。

    “娘,你现在是不是会算哪?你咋知道要打仗了呢?”霍小山奇怪地问,霍小山自打上回娘未卜先知爹没了之后,就觉得娘好象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宋子君笑了,并没有故作高深,说道:“你娘自小受你姥姥影响,就开始念佛,念到如今,总会有所收获的。”同样微笑着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同样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慕容沛。

    慕容沛小时候是见过家乡一些神棍的,东北讲叫跳大神儿的,那些人都是神神叨叨的,给人感觉就不正常。

    可是宋子君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平和从容美丽慈悲,那是一种慕容沛无法形容的体会,有时她想,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娘亲才会有小山子这样优秀的儿子。

    宋子君接着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笑容略敛,对霍小山说道:“小山,你说,真正信佛修佛的人怕死吗?”霍小山一见自己的娘亲的表情就知道,娘要说正事了。

    “不怕!”他斩钉截铁地回答。(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二八章 战事近别亲人(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