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九章 出乎意料的处罚-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四九章 出乎意料的处罚

    “头儿和沈头儿回来喽!”小石锁的喊声瞬间就传遍了直属团营区。

    “呼啦啦”成群的直属团官兵从营房之中跑了出来,只是没等他们跑到营区门口呢,霍小山沈冲还有战区司令部的两名军官却是已经走进来了。

    “列队,成什么样子!”郑由俭扯脖子喊道。

    是啊,是得列队,直属团的人都知道只要出现了陌生的军官那一般都是战区司令部的,直属团和别的部队并没有什么来往。

    于是,所有人赶紧列队。

    此时是下午四点多钟,正是属于官兵们吃完第二顿饭时候,这当然是属于他们的自由时间了。

    时下的国军都是吃两顿饭的,至于原因,那就是粮食不够吃,直属团还能吃个六七分饱,大多数部队也就是吃个半饱罢了。

    既然是自由时间,官兵的着装就自然不是很齐整,但一声“头儿和沈头儿回来了”却是比那集结号还好使呢。

    直属团士兵再次创造了一个紧急集合的纪录,所以没等霍小山他们走到团部还在营区的半道呢,全团的人竟然已经集结齐了,虽然衣衫不整便军姿是绝不差的。

    所有人看向霍小山和沈冲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难以压抑的喜悦。

    “全体都有,立正敬礼!”李向白大喝了一声,于是就在这营区的中间便来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欢迎仪式。

    面对官兵们的敬礼,作为一团主官的霍小山自然要回个军礼,然后便扭头看向了正挨着自己站着的霍云。

    霍云此时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何尝看不出直属团官兵与霍小山的情谊,只是,今天自己的这个差使——可是不大好说啊。

    “霍云,还是你来宣布吧,你代表了将军嘛!”霍小山微笑着对霍云说道。

    霍云脸上划过一丝苦笑,他是真的不想破坏人家直属团的好心情啊,可是自己却是军令在身不由己啊!

    “现在有战区司令部霍参谋宣布战区命令!”霍小山大声说道,然后他便向霍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霍云收起了脸上的苦笑平复了下心情走上前大声说道:“鉴于你部在常德保卫战中擅自弃守阵地并冒犯前来处理该弃守事件的国军最高统帅部特派专员,战区司令部决定,从即日起,你部全体禁足,没有战区命令不得走出营区一步!”

    什么?全体禁足?这叫什么惩罚?

    直属团全体都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略略骚动了一下,随即却又用热切的目光看着的他们的团长霍小山。

    直属团人表情上的变化自然全都落入到了战区司令部的这两名军官的眼中。

    人家竟然没有受到被全体禁足的影响,那意思却是很明显,只要我们团长回来了,别的都好说!

    “以后由我和邓参谋定期或者不定期的到这里巡视,如果发现有擅自离开营区者,就接着关你们团长禁闭!现在把你们团的花名册交给我们!”霍云再次宣布道。

    ……

    “霍云,你和霍小山关系好,你说这回在常德霍小山杀了多少个鬼子?”在回战区司令部的路上,刘成安问霍云道。

    刘成安正是和霍云同去直属团营区宣布将直属团“全部禁足”命令的那个参谋。

    “那谁知道,霍小山在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个鬼子这事上嘴严着呢,咱们将军都问不出来。”霍云答道。

    “厉害,太厉害了!”刘成安感叹道。

    “是啊,太厉害了,除了这个太厉害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霍小山。”霍云深有同感的说道。

    于是,两个参谋都不在说话,走在了回战区司令部的路上。

    是的,此时他们两个真的除说霍小山厉害别的词汇真的不大好说出来。

    在战区司令部,当霍小山掏出那个铁片片后,那个一开始看起来还是那么刚强的日军军官当时就怂了。

    于是就在那个大厅里,上至老虎仔将军下至最底层的士兵听到了日军关于“支那魔鬼部队”的种种故事。

    那名日军军官并没有和直属团直接作过战,但是他却见过被霍小山用旋子射杀的他的同伴。

    就是这样一个小巧的铁器可以直接切断人的咽喉然后就深嵌在人的颈骨之中,观者只见死者喉断在外却只见创口不见杀器。

    被杀者在临死之刹那当真是痛苦难当。

    手欲抓那断喉之器,奈何已深入骨髓唯有满手鲜血淋漓,口欲喊以显死之痛苦,奈何喉已断声音喑哑还有丝丝风声从肺中呼出。

    那一刻被杀之人与那被砍断脖子却犹试图振翅逃跑的大鹅并无不同。

    被抓的这五名日军俘虏也不知道支那魔鬼究竟杀死了多少同伴,却知道有支那魔鬼的存在让他们无法安眠。

    多有刚来华的新兵在梦中惊一醒,高呼“支那魔鬼”,引起黑暗之中的日军军营一片混乱。

    在常德会战中,有这样行为的新兵便被日军高层认为不适宜在华作战而往国内遣返了七人。

    为了防止“支那魔鬼”的袭杀,每支日军夜间设的已经不是双哨了,而是二十人以上的岗哨外加特别设置的快速反应小队。

    小队里包括狙击手、骑兵和负责专打照明弹的迫击炮。

    那名日军军官还供述说为了抓住“支那魔鬼”,日军先后动用了几千人的搜索部队但每次回来都是一样的:抬着被那小小铁器射死的官兵铩羽而归!

    那名日军俘虏都把话讲到了这个份上,那么再说霍小山率领着他的直属团究竟杀死了多少日军还有意义吗?

    没有了啊!

    就在老虎仔将军听完了那几名日军的关于“支那魔鬼”的供述后也已动容,所有在场之中国军人无不看出将军在看向霍小山的目光之中充满了那赞赏之意啊!

    可是,老虎仔将军对霍小山的处理却是令大多数人费解的。

    霍小山和沈冲倒是给从那个小黑屋中给放出来了,但是如果把直属团驻地的营区看成一个小黑屋的话,那么直属团全团竟然都被关禁闭了。

    这就大不同寻常了啊!

    这其中的原因下面各部队的主官肯定不知道,但是作为司令部参谋的霍云和刘成安却多少知道其中原因的,但因事涉敏感他们两个人心照不宣在私下虽却也不会谈论的。

    老虎仔将军如此做对霍小山本人及直属团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呢?

    此时,直属团驻地里已是欢笑连天。

    全团禁足就全团禁足呗,怕啥?日子长着呢!再笨的人也都能想明白,不可能把他们这一个团总这么关着吧!

    当直属团营区内因为霍小山和沈冲的回归的庆祝已过之后,霍小山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心思却是已经飞向了北方。

    不知道,丫丫给自己惹了一个多大的祸呢,却是让老虎仔将军不得不把自己全团都给关起来了啊!

    霍小山太了解老虎仔将军了,沈冲枪指所谓专员的事情只是一个由子罢了。

    我们直属团是自愿打鬼子又没有人给我们下达守卫常德的任务,那余万程弃了阵地可曾和我们有一个铜子的关系?也只有丫丫在那头给自己惹祸了才会是全团禁足的主因!

    以霍小山心思的敏感与玲珑剔透自然已是从中看出了端倪。

    一,在去战区司令部的路上,沈冲问霍云老虎仔将军会怎么处理自己,霍云仿佛只是随意说了一句,老虎仔将军对你们团长还是信任的,就这句看似随意的话已经可以给霍小山足够的联想了。

    霍云和霍小山的关系自然是真的好,在战区司令部里混的哪个不是人精哪个不是作风严谨呢,随意的一句话只怕却也是内心想了多久之后的才故意做出来的随意吧。

    二,老虎仔将军在和了他说话的时候,两次提到你们要是没有战果那就是找老婆生孩子去了。

    这话就更明显了,霍小山不认为一旦大战结束后自己就去见自家丫丫,老虎仔将军会不知道。

    老虎仔将军这是怕自己再去找丫丫给他捅篓子先把自己管起来了啊。

    唉,也不知道丫丫惹了什么祸。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丫丫,自己都想她了!

    就在霍小山凝望北方的时候,在北方一片大山之中,同样有一个美丽娉婷的女子在遥望南方。

    她现在想的自然与霍小山想似。

    她想的是,也不知道自己给根据地立了一大功又会给自家山子带去多少麻烦。

    霍小山和慕容沛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在中国的某个地方某个屋子里,有一个人也正在想着事情,尽管他此时正在用新鲜的牛肉在喂一条大狼狗。

    那人的表情很平静,可是内心却是恼火的。

    因为他安插在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的最后一个情报网被一个还曾经是他手下的一个叫慕容沛的小女子给连根拔了!

    如果说中日军队的每次会战都打得如同风暴一般有着惊天骇浪,而他们军统的这次失手也不啻于特工领域里的一场风暴。

    可是,当他向老虎仔将军提出要捉那女子的恋人归案后,老虎仔将军却是派人给他送来了一份日军俘虏关于“支那魔鬼部队”的口供,那口供的纸中还夹了一枚和风车形状类似的铁片片。

    那么,老虎仔将军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还用问吗?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四九章 出乎意料的处罚》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534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