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一章 直到卵石长出狗尿苔-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六一章 直到卵石长出狗尿苔

    眼见那伙日军往前冲去,霍小山回了下头见后面到那山丘处再无日军低声招呼了一声,他们这十一个人扭头就跑。

    这回他们又拿出了百米冲刺的劲头来,按照沈冲的侦察,只要他们绕过了前面的那个山丘后的日军宿营地他们也就算是闯出去了。

    此时冲进帐篷的日军自然已经看到了那架在帐篷之中的四门迫击炮,又看到被霍小山他们在西面割出来的大洞自然就追了出来。

    只是日军也不笨,虽然刚才沈冲向那头打了一枪,但是日军的手电筒可都没有灭!

    在日军看来,虽然射击的子弹是从西面来的已经把他们吓得全都卧倒在地了,但眼见迎面跑的几百人可是拿着手电筒往自己帐篷方向冲的。

    这伙抢迫击炮炮轰指挥部的支那军人不可能拿着手电筒往帐篷处跑啊!

    于是便有有经验的日军喝止了己不方不让开枪,再拿手电筒互相一晃,这明明都是自己人嘛!

    可是又有子弹从西面射来那说明什么,说明支那军人已经往西面跑了啊!

    于是两伙日军合兵一处就又往西追,紧接着便有心细的日军看到被霍小山用旋子射杀的日军。

    再一看那喉咙处的伤口被射杀日军身体扑倒的方向,明明支那军队就是往西面跑的,竟然被那伙支那军人混了过去!

    于是日军呼喝着足足有上千人便如同冲锋之时的人海战术一般向西追去。

    而这时,已是冲到山丘后的霍小山他们便与山丘那头留守的日军接上火了!

    有日军士兵听到霍小山他们跑过来时的脚步声便大声喝问。

    此时,所有日军都应当是往事发区域赶的,却有人试图从事发区域冲出来,这说明了什么还用问吗?

    跑在最前面的霍小山用日语拿了一句“追支那军”,人便又冲到了日军中间,然后手中的匕首就已经捅上去了!

    日军惨叫声起,只是这里日军唯一的一个手电筒却是在刚才已经被拿走了,由于那山丘的阻挡此处是一片黑暗。

    霍小山十一个人用枪托刺刀一顿乱砸乱捅人便已经冲了过去。

    但是,混战之中终于有日军扣响了扳机,至于那颗子弹打到哪里去了,真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射击的人也是胡乱射的而如果真的射中了某个士兵那士兵中弹若死自然是什么也会是人事不知。

    黑夜之中霍小山他们终于冲了出去,可是后面追兵如何肯罢休?

    炸营炸到此时,日军也终于搞清了半夜袭营的支那军队从西面跑了出去。

    于是,便有“嗵”的一声炮起,日军终于打出了今晚第一颗照明弹。

    “去追!去追!杀不掉这些重庆军就不要回来!”一名日军联队长歇斯底里的高喊着。

    他是刚刚从那被炸毁的指挥部赶过来的,霍小山他们射出的迫击炮弹给了日军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损失。

    那名组织会议的少将师团长直接玉陨,而下面为天皇尽忠的还有四名联队长,十三名大队长。

    至于伤者,医护兵正在全力抢救,有二十多个重伤的军官要是说一个不死那就是撒谎那就是对天皇不忠!

    照明弹的光亮之下,有杂乱的日军都发疯似向西追去,更有成队的有组织的日军步兵或者骑兵在军官的带领之下已是采取了百米冲刺一般的速度向前急追而去!

    他们现在不求伤敌,他们要争取跑在那支支那军队的前面然后利用人多的优势在丘陵地带拉一张大网,把这支那军小部队圈在里面!

    ……

    天渐渐亮了。

    日军的照明弹终于不再升起,而在那山野之中依然不时可见日军搜山的身影。

    昨天的这一夜只怕是这片山野自打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喧嚣的一夜。

    上万名日军在照明弹的光亮之下端着那上了刺刀的长长的三八步枪在山野间搜寻。

    反正这里是丘陵地势也不高,于是那人数众多的日军便爬坡下坡上山下河,将手中步枪的刺刀将那灌木丛中都捅了一个遍!

    可是这一夜日军却再也没有得到那支人数不明的支那军队的一点消息,倒是把那山鸡野鸟惊得四散而起。

    但是,他们守在丘陵与大山之间的日军骑兵依旧未曾发现有支那军队冲进大山的情况。

    他们之所以是如此的肯定,那是因为调来了上千名的骑兵就那里不断的往返巡逻。

    那巡逻的密度就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兔子也休息溜进大山里!

    此时,一名日军军官率领着一队日军向西前行着,而这名日军军官却正是昨夜嘶吼着要把那队支那人抓住的那名联队长。

    他亲自带兵从后面追了上来。

    他必须要好好表现一下,只因为他的师团长已经玉陨了,那么自己是否会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师团长呢?

    而这时他注意到前面山丘后走出来一分队士兵。

    那队士兵拖着如此疲惫的脚步,甚至有一名士兵还被其他两名士兵搀扶着。

    “樱花雨落!”这名日军联队长手下一名军官开始询问口令了。

    口令是必须问的,因为种种迹象表明那支支那军队肯定是已经扮成了他们大日本皇军。

    “忍者神龟!”对面口令回答正确。

    可是就在这队士兵走到了这名联队长前面的时候,那名联队长却是叫住了他们。

    日军联队长开始用目光扫视着面前的这十一名日军。

    一名军曹,十名士兵。

    他叫住了他们,自然是有疑问。

    一,这十一个人个子偏高了。二,那伙半夜放炮袭杀了指挥部的支那人应当人数不会太多。

    当然,昨夜由于那伙支那人的袭杀,而日军追杀又急,很多部队的建制却已经完全乱了。

    有组织的自然是成中队或者小队追出来的,但十来个人的以分队为单位追出来的情况也有,并不能因为他们人少就完全确定他们就是支那人假扮的。

    见有大官叫住了自己这只分队,那十一名日军忙向他行了个军礼。

    只是那名伤员在失去了去敬礼的同伴的支撑后只好单腿站着了。

    “你的腿怎么了?”日军联队长问道。

    “报告阁下,他撞磕石头上了。”那名军曹大声报告道。

    日军联队长扫一了眼前这名身材单细的军曹后又问道:“哪支部队的?”

    “报告阁下,第58毛利师团第31联队的!”军曹大声回答道。

    日军联队长点头,这个回答没毛病,尽管不是他这个联队的,于是他挥了一下手示意放行。

    只是这支分队刚要起步时,那名日军联队长突然又说道:“唱国歌!”

    那分队的人楞了一下随即便一齐“嗨伊”了一声。

    于是,在这山野间就响起了在中国人听起来跟哀乐一般的《君之代》的低沉的歌声。

    这个不是贬低日本国歌,在后世奥林匹亚运动会的领奖台上,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慷慨激昂自不必说,就是俄罗斯的国歌法国的《马赛曲》哪个不是让人听上去雄壮有力的,唯有日本的这首《君之代》在国人听来真的就如同哀乐一般低宛。

    眼见对方国歌唱的很是娴熟,日军联队长疑心尽去,这才又挥了一下手,于是任由那支分队向东归队而去。

    日军联队长又带队向前,绕过了那个山丘便看到前方他们的骑兵依旧在那里呢。

    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带队追到大山边缘来了。

    只不过由于天色已亮,骑兵已经不再巡逻了,马跑了一夜也同样会累的。

    此时,那名日军联队长已是带队巡视半宿了,眼见再无情况,那名日军联队长叹了一口气下命令给传令兵道:“让骑兵撤一半回来吧!”

    虽然说那支支那部队极可恨,但是他们不可能为了抓那支人数不详的支那军队将上万人都散在山野之中。

    而此时,就在另外一个山丘的树林里,刚才的那支日军分队的人正伏在树后看着山下那名日军联队长带队回返。

    这分队的人正是霍小山他们。

    昨天夜里他们跑得不能说是不快,只是再快却也没有日军的马快,到底他们还是被日军圈里头了。

    于是霍小山他们就抓住了一名落单的日军问出了口供,这便是霍小山所报的“第58毛利师团第31联队”的由来。

    至于那名日军士兵则是被他们直接就沉河了,这时可不是心怀怜悯的时候。

    虽然被日军圈了进去,可是霍小山他们也有招,却是就在日军骑兵附近呆着,一碰到有日军搜索而来,他们便又装着搜索部队往回走,总是与日军搜部队走个对头碰。

    待他们把日军糊弄过去之后却是又换个地方接着呆着,观察哨见有日军搜来他们就接着往回走然后再换地方。

    口令都对建制混乱,日军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支往回搜的分队就是他们所要找的“罪魁祸首”!而在这一夜之间霍小山他们也不知道撞到多少拨日军了,有的没有报口令,但报口令互相证明身份就足足有十三回!

    “苟日的,这老鬼子挺贼啊!还知道让咱们唱小鬼子的国歌,还特么的‘直到卵石长青苔’,老子当时都想喝‘直到卵石长出狗尿苔’了!”此时躲在树后观察着的姚文利心怀不满的骂道。

    姚文利的话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轻笑了起来。

    原来,姚文利所说的“直到卵石长青苔”是日本国歌《君之代》中的一句。

    人家日军杀人挺进队都会唱咱中国的抗战歌曲,那么他们这支经常打入敌后的特战队那也是需要会唱一些常见的日本歌曲的啊!

    于是,川口宽一便教了他们一些常见的日语歌曲。

    《君之代》则是日本的国歌,这首歌是歌颂日本天皇的,翻译成中文则是四句话叫作“我皇御统传千代,一直传到八千代,直到岩石变卵石,直到卵石长青苔。”

    因此,姚文利才有“直到卵石长出狗尿苔”一说。

    注:狗尿苔,有毒菌类,伞柄细长,由于经常长在墙角背阴处,而墙角那里自然是狗撒尿的地方,于是中国民间便有了狗尿苔之称。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六一章 直到卵石长出狗尿苔》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610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