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霍小山的主意-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三一章 霍小山的主意

    霍小山沈冲马连财是被一起分配到这个连队的,而这个连队正是马连财的原连队,只不过他由于去中央军官学校特训才没有参加淞沪会战罢了。

    马连财被直接任命为连长了,这里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排长,另外一个是这个连在淞沪战场上刚下来不久,连长是空缺的。

    马连财在特训班里自然知道霍小山和沈冲的能耐,一听上峰让自己当了连长,就毫不犹豫地把这两个人要到了自己的连队。

    别看马连财和沈冲打嘴仗,但他可知道,这两个人,可是个宝贝!不,是俩宝贝!

    之所以他能把霍小山沈冲二人争到自己的连队,原因倒也简单。

    并不是因为他就一定比别的老兵厉害,而是因为他很幸运,是第一个被任命的连长,于是他自然就有了优先开口权。

    他张嘴就要,上峰并不熟悉沈霍二人的底细,不就是两个小兵嘛,给你就是,嘴一巴嗒就给了他,于是后面被提拔的老兵也只好干瞪眼了。

    此时,新任连长马连财正有点小得意的视察着自己的阵地。

    士兵们正拿着铁锹洋镐修理着工事,马连财在一个小个子士兵面前停了下来。

    “粪球子,见到连长怎么不敬礼?”马连财毫不掩饰自己当官后的心得意满,很威风地对着那个小兵训斥道,很明显眼前这个小个子士兵也是老兵了,他原来就认识,直接叫出了绰号。

    “嘿嘿,连长!”那个绰号粪球子的小个子兵连忙把锹递到左手往地上一戳,双脚一碰,打了个敬礼。

    一直跟在马连财身后的霍小山和沈冲见这小个子士兵一张黑不出溜的脸,也不知道是干活蹭上的土还是本来长得就黑,那比铁锹也只高出一个脑瓜尖的个头,加上小圆脑袋,绰号虽然不雅,却和他这副扮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的。

    霍小山到还没有啥表情,沈冲已经忍不住笑了。

    “站直溜点!”马连财上去照粪球子的小短腿上就踢了一脚,其实他这一脚根本就没用劲,说到底只是过一下连长瘾,耍一下威风。

    “是!”粪球子努力站直了一些,不过马上就又松懈下来,冲马连财嘻嘻一笑“连长,我就是站得再直,也象一个球不是。”

    很显然,这个粪球子原本与马连财就是熟稔的,并不怕马连财的官威。粪球子的话一出口,连霍小山也给逗乐了。

    “艹,还那么个猴德性!我以为你死在大上海了呢。”马连财笑骂。

    “嘿嘿,我个小,目标小,鬼子的子弹总从我的脑袋顶上过。”粪球子依旧是嘻皮笑脸的模样。

    “我咋没看到史大个儿呢?”马连财看来早就熟悉了粪球子的贫嘴,问起了别人。

    “哦,你说我们排长啊,他在打罗店时当连长了,当了五天,然后就光荣了。”粪球子原本笑嘻嘻的脸哭丧起来。

    “那刘柱呢?”马连财接着问,这刘柱原来是个副排长。

    “他也当连长了,然后,也光荣了,不过,他只当了四天。”粪球子的脸有点抽搐。

    “李贵呢?”马连财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他也当连长了……”粪球子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别人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几个老人当了连长的都已经牺牲殉国了。

    马连财的脸阴沉了下来。

    “连,连长”粪球子看马连财脸色不好,小声地说。

    “别他妈叫我连长,你成心恶心我是不?”马连财随手就照粪球子脑袋上敲了记。

    这也难怪马连财急,打仗打倒这个份上,官好当,命却也丢的快,敢情是谁当连长谁就得死啊!

    “怎么人都……这看这仗打得真是太惨了,难怪老人儿我都没见到。”马连财喃喃自语。

    自己这个连长职位来的容易只怕没的也容易,作为一名老兵,他并不怕死,何况就是怕也没有用。

    只是,他没想到淞沪战场上会打得那么惨烈。

    “连……”粪球子刚说出一个字,看马连财又要冲自己伸手,把后面一个长字生生憋了回去。

    “那日本鬼子的火力老厉害了,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大炮装甲车,海上还有大军舰上的炮,没等咱们的重机枪够到他们,咱们的人就被炸死了不少,听别人说咱们的炮兵的炮打到人家的军舰上根本就不起作用,一打只有一个白点。”粪球子小心解释着。

    听粪球子这么说,马连财没有再敲打粪球子,而是把目光转到士兵正尽快碌着的阵地上,毫无疑问,粪球子对日军的介绍让马连财开始注意到自己马上要面对的处境了。

    看了一会儿,不光是马连财,连霍小山和沈冲都皱起了眉头。

    牛首山并不高,但在方圆几十里地内却是制高点。

    去往南京的公路也正是从牛首山的脚下通过。于是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就驻防在这一线的阵地上。

    师长冯圣法率师直属部队和174旅驻守主峰。172旅的343团驻守左山口,344团驻守右山口。

    霍小山所在的团并不是主力团,在淞沪战役中老兵又死伤惨重,而补充进来的兵员又多是新兵,有的甚至连枪还没有打过。

    于是便与另外一个团被安排驻守在与牛首山相邻的侧翼阵地上,他们的作用主要是协防,也就是防止日军围绕牛首山作两翼迂回。

    他们的阵地是原来已经建好的国防工事,而这工事正是让三个人脸色不好的原因。

    因为这工事明显不适合与日军作战,只是一会儿功夫,他们就看出了一大堆问题。

    工事是建在不高的丘陵上,这没有什么,只是竟然是建在崚线上,目标太过明显了!

    既没有伪装也没有什么依傍,倒也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挡挡日本鬼子重机枪甚至轻迫机炮倒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面对的是坦克炮与重炮那就大成问题了,几炮下来,哪怕工事不被炸碎,里面的人也会被震死。

    碉堡的枪口太大了,霍小山比划了一下,自己如果再瘦点都能直接从枪口爬进去。

    这就意味着,即使日军不用重炮坦克炮,只需要用火力封锁住枪眼,里面****士兵就会性命难保。

    同时既定阵地火力网的编成,只注意了正面,基本没有考虑侧防与相互之间的支援,工事纵深过浅,不利于回旋。

    工事出口只有一个,而且竟然是直通的,如果鬼子逼到跟前,只要封锁住出口,就能把工事里面的人象包饺子一样一锅烩了。

    “这特么的是谁设计的工事?太操蛋了!”马连财气哼哼地骂着。

    “是一些瞎参谋乱干事设计的,当时没有正经管事的。”霍小山接口。

    “你咋知道?”沈冲好奇地问。

    “是周长官说的。”霍小山在临行前自然是要见周列宝的,周列宝就和他谈起了对这些国防工事的注意事项,这也上回和霍小山谈话时讲到吴福锡澄线时他欲言又止的原因,并特别提醒霍小山一定要想好怎么用这些有缺陷的工中,别把自己的小命搭里。

    “这操蛋工事,别说协防,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啊。”马连财忿忿地说。

    马连财打起仗来那是敢打敢冲敢玩命的,但并不等于他心眼少,因为但凡称呼老兵并不准确,后面必加两个子油子,那都是在死人堆里爬出的。

    三个人都是是眉头紧锁,满山溜着,眼神四处打量着,他们的既定阵地是设在丘陵的崚线上,过了崚线自然就是下坡。

    忽然霍小山眼神一亮,因为他看到在工事群后面有几个大坑。每个坑都有四米多深几十米见方的样子,想必这是在构筑工事时就地取土用的。

    “我们在敌人炮击的时候藏到这里怎么样?”霍小山建议道。“等敌人炮兵停了我们再跑到阵地上,应当来得及。”

    “嗯,反斜面工事,这几个坑倒是比那些工事保险,马连财的脑袋瓜也跟着开始转悠起来,“不过,炮弹落到坑里一样是个死啊,还需要多挖几个洞。”

    “我们可以在这面挖洞,把人藏在里面。”霍小山用手指着南面的坑壁说道。

    “这主意好,基本上是死角了,再多挖几个防炮洞做长点大点,最好能拐一个弯,这样就是炮弹落到坑里,也炸不着人了。马连财兴奋地一拍掌。就这么干了。

    “我们还可以把这几个大坑用战壕连起来。这样无论从哪头上坑出击都方便。”沈冲也锦上添花。

    身边的两个人也同时叫好,只是好声未绝,就听沈冲又慢悠悠地说道:“只是,小鬼子还没打上门,自己却先挖个洞猫起来,真威风啊!”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马连财就被激的蹦了起来。

    (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三一章 霍小山的主意》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