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四章 天使般的微笑与下地狱般的哭相-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八四章 天使般的微笑与下地狱般的哭相

    “那和尚和道士找咱们团长干嘛呀?”小兵嘎子往那大殿里探了一下头问站在门口的小石锁道。

    “好象是来找咱们头儿理论的吧。”小石锁也向里面瞟了一眼说道。

    “他们一帮和尚道士跟头儿理论什么?”小兵嘎子好奇的问道。

    “听那意思好象是怕打仗把庙啊观啊什么打坏了吧!”小石锁回答。

    “和尚道士就不是中国人?小鬼子真要是来了他们就不怕遭殃?”小兵嘎子气道。

    “我也说不明白,好象是他们不知道听咱们人谁说的咱们头儿信佛便找过来了。”小石锁回答道。

    “头儿是信佛,但感觉和他们信的不大一样啊!”小兵嘎子说道。

    “不知道,让头儿一说那佛的事可就复杂了,别管了,头儿自然会对付他们的。”小石锁说道。

    事涉自己头儿信佛的事,小兵嘎子也不大好表态了,摇了摇头不吭声了。

    而此时,就在那大殿里霍小山与到访的和尚道士沉默以对。

    和尚来了两人,一个老和尚一个年轻的和尚。

    年轻的和尚是一所大寺院的住持,老和尚是他的师叔。

    道士也是一个师父一个徒弟,听他们自己说好象也是在这衡山的道士观里说一不二的人物。

    和尚道士都是修行人,只不过一个是剃度的一个是长头发的,但刚才和霍小山说话的目的却都是大同小异。

    那就是,他们不希望霍小山这位国军长官把战火引到衡山。

    至于理由嘛,无非是千年宝刹怎可让生灵涂炭之类的。

    “二位都说完了?”霍上山面带微笑的对发言之人说道。

    “说完了,这位长官请讲。”那年轻的和尚与道士同时晗首。

    “首先呢,这里现在还没有燃起战火。其次呢,我是在这大殿里不假,可这个既不是你们佛家的寺院也不是你们道家的道观吧?”霍小山似笑非笑的问道。

    霍小山带着直属团押着俘虏为了防止日军的报复,那自然是要往大山里来的。

    而整个衡山地区可是号称八百里呢,霍小山此时带队并没有深入太多,也只是在衡山的边缘地带略略深入罢了。

    而被霍小山临时当作团部的也只是座山神庙罢了,却不成想佛道两家害怕霍小山在衡山开战却是都找上门来了。

    “那是,那是。”那年轻的和尚道士没吭声呢,这回却是老和尚与老道同时答道。

    “我时间紧,也没有时间和你们细说,就简单和你们说几句吧。”霍小山收起笑容说道。

    “先说你们道家的。”霍小山对那两个道士说道,“刚才这位道长那话里的意思是说我们别打扰了你们道家高人的修行是吧。

    对此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真的可能在衡山打仗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你们道家真在这里有高人呢,他自然是能够让道观免于这刀兵之劫的。

    如果这刀兵之劫,你们观没有免去,那只能说你们这高人的道行实在是不算太高。”

    “呃——这个。”霍小山的话直接让那年轻的道士语塞了,他正待要用言词和霍小山辩驳,霍小山却已又对上那两个和尚说话了。

    “两位大师,难得听说我也信佛,请问你们修的是哪宗啊?”霍小山问道。

    “阿弥陀佛,净土宗。”那个年轻的和尚答道。

    “哦。”霍小山占点头,“那就是大乘佛教了。”

    “阿弥陀佛,是的,长官不愧也是念佛之人哪!”年轻的和尚说道。

    “那我也和两位师父说几句,你们也不用辩驳,我时间有限。”霍小山说道。

    “长官请讲。”年轻和尚很客气。

    他听说了这位姓霍的带队长官信佛便觉得说服霍小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怎能让战火把这千古名刹给毁了呢。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所以今世之果就是前世之因是吧,所以修佛之人修的就是一个逆来顺受。”霍小山淡淡的说道。

    他见那年轻的和尚又要说话却是一伸手给制止了,自己又接着说道:“再说我记得有大德高僧说过,这修佛之人嘛,有一张床有一个打座的蒲团能修身心便好,你们管这么多做什么呢?”

    “呃——这个”那年轻和尚还待要再说话,霍小山却是已经喊道:“来人,送客!”

    那四个和尚道士还想再和霍小山说上几句,可从屋外进来的石锁和小兵嘎子哪管他们怎么想,冷冰冰的脸一撂,那四个人便也只能走了。

    郑由俭沈冲川口宽一押着那个山口寅次郎兴匆匆的赶了过来,却是与那些和尚道士走了个对面。

    郑由俭他们自然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那些和尚与道士便擦肩而过了。

    “你娘家人和婆家人来找你干什么?”沈冲笑问霍小山。

    “少扯淡,没多大的事,快说说照片咋样了。”霍小山笑道。

    “你看。”郑由俭显宝似的把几张照片放到了霍小山的面前。

    眼见那黑白的照片上日军俘虏是被照得历历分明,霍小山笑了:“这可是个讹小鬼子的好东西,这就是无数颗子弹哪!”

    “那我们现在接着去照去了啊!”郑由俭兴冲冲的说道,完了还很兴奋的拍了下那个山口寅次郎的肩膀一挑大拇指道:“你的良心死拉死拉的好!”

    山口寅次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来中国才一个来月却是一句中国话还没有学会呢。

    山口寅次郎是卖杂货的不假,可是他那在日本的杂货铺的对面就是一家照相馆,所以没事的时候就也去跟着鼓捣,所以才学会了照相。

    山口寅次郎见沈冲川口宽一去他们这些俘虏中找会照相的,便主动的站了出来。

    在他看来这支支那军队太可怕了,能搞好点关系别把自己杀了就好,他并不认为自己怕死那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那大鹅要被剁掉脑袋前还会嘎嘎的叫上几嗓子呢。

    “等会再走,让我想想。”霍小山见郑由俭要走忙又叫住了他。

    可是他叫住郑由俭后又不说话,而是仔细盯着那几张照片看。

    郑由俭便知道霍小山说不定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呢,便也不吭声就在边上等着。

    果然,过了一会霍小山说话了:“照的也挺清楚的,不过这表情不对,要照两种,一种照悲悲惨惨的,一种嘻皮笑脸的。”

    “啊?”霍小山的话,山口寅次郎固然是日本人听不懂,就是郑由俭沈冲他们也没有听懂。

    “分成两拨人照,要照出天使般的笑脸与地狱般的哭相,对,就这么照!”霍小山又补充说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八四章 天使般的微笑与下地狱般的哭相》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678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