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四章 焚尸(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九四章 焚尸(三)

    寻思过味来的那名国军排长一直端着望远镜观察着刚才那伙日军,可是他却再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变化。

    那十一名日军依如前几回那样,拖着日军的尸体聚着堆,过了不久日军那辆拉着汽油的日军马车过来,然后他就看见有人过去拿汽油了,看样子这是又要点火了。

    正当一直观察着的他感觉那端望远镜的胳膊都有些酸麻最初自己是否看错了的时候,异变却是再次发生了。

    他突然就听到了一声枪响,这回他可是一直看着呢,他就看到赶马车的那名日军突然就倒在地上了!

    几乎与此同时,他一直观察着的那伙日军也突然就趴在地上了!

    这特么的又是什么情况?

    可这功夫他就听到对面又是一声枪响,竟然有一颗子弹从对面飞了过来,就打在了他身边不远的地方!

    不好!小鬼子这回焚尸要闹妖蛾子!

    日军先开枪了,他们这是要借着收尸的机会再次发动进攻嘛!

    双方对敌,这时根本不需要命令,张家山阵地上国军的火力顿时就向着那些日军方向倾泻而去。

    国军有如此大的动作,日军又怎能闲?

    他们也搞不清什么情况,先是先后听到两声枪响然后中国阵地方向子弹就如雨般的过来了。

    中国军队这是破坏了战场的“规矩”嘛,你们不焚尸,我们焚尸你们还敢拿子弹打我们?!

    于是,日军的弹雨便也打了过来。

    一时之间,弹雨交错,双方竟然玩起了隔空对射。

    这场射击足足持续了二十多钟双方才把射击停止了。

    焚尸的日军这活自然是干不下去了,虽然说第一声枪响时所有日军就都已经卧倒了。

    但终究有被流弹所伤的,一个小队的日军来时九十多人,撤回去时便少了二十多人。

    无疑,那些士兵已经被中国军队用子弹打死了。

    虽然说战场焚尸关乎双方共同的利益,但双方不开火那也只一种默契,本就是没有任何约定的。

    所以,一旦有一方开枪那“友谊的小船”说翻也就翻了。

    枪声一起之时,甚至在师部人中打盹的魏建兴也醒转过来了,便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前沿阵地问是什么情况。

    前沿阵地也说不明白,他们唯一能说的也只是日军借着焚尸的机会向咱们这头先开的枪。

    至于那名排长当时正操着枪向前方射击呢,他也不可能回去接魏建兴的电话去。

    其实,他就是接了他又能说出来什么呢?

    他先是看到鬼子诈尸了,看到诈尸了,他偏偏吓得马上就把望远镜给扔了,偏偏就没有看到一伙“诈尸”的日军把另外一伙焚尸的日军给放倒了!

    等他拿起望远镜拭去了上面的泥土再看时,霍小山他们却是已经把日军的防毒面具套上了。

    他们本来穿的就是日军军装,虽然说他们的个子比日军的高,可是隔着挺远的阵地上的国军官兵却也看不出什么。

    然后枪声莫名其妙的就响了,再然后整个战场就打乱了。

    那名国军排长这个一直举着望远镜的当事人都没有看明白,别人更是不知道究竟了!

    而此时,这场乱战的始作俑者霍小山他们却是躲在日军的尸体下面庆幸不已,总算是把这场危机给化解了啊!

    为了不让日军发现他们,他们也只能挑起战端了。

    霍小山先是一枪放倒了那名赶马车的日军,然后小石锁就又向国军阵地这头打了一枪,然后他们所有人就再也顾不得那尸体的恶臭也只能躲到那里去了。

    然后中日双方便弹如雨飞。

    不过,还好,他们挑起来的事,自然是有防备,虽然说那尸臭搞得每个人恶心欲吐,但这和保命比起来又算不了什么了。

    再说,从人体科学的角度上来讲,当人的注意力放到了对自己生命的担忧之时,主管嗅觉的那部分神经中枢自然也就受到抑制了,反而就忘了那臭味。

    当中日双方枪战停歇,于是那臭味便又回来了。

    没奈何,不能忍也得忍,所有人就这样捱着,一直捱到日落西山,捱到西方天际没有了最后一丝亮光。

    可是盛夏之际,并没有因为太阳的落山而变得凉爽,反而是变得格外的闷热,看来又是一场急雨在酝酿之中了。

    见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霍小山他们自然开始慢慢的向着国军阵地的方向爬去。

    这个时候,他们可是不敢站起来往前面跑,万一守阵地的国军官兵听到他们的动静给他们来上一梭子他们都没地方伸冤去。

    可是他们刚爬了一会儿,霍小山却已是悄声命令停了下来。

    他将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听,便以低沉而急促的声音下令道:“全停下来藏好自己的包儿!”

    霍小山的命令那是必须执行的,理不理解那以后再说。

    他们每个人身上可都是带着一个包裹的,里面装着防毒面具子弹肉干药品等一些东西。

    霍小山现在让日军围都围出经验来了。

    进日军的包围圈不容易可是想出去那就更不容易了。

    这回真进去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脱困而出,有些东西是必须带的,他们可不敢指望第十军到时候能帮他们什么。

    而就在这功夫,沈冲他们十个人便也听到动静了。

    那动静来自于他们的身后,声音虽然不大,但他们这些人是谁?马上意识到自己后面竟然来日军了,小鬼子竟然要夜战!

    小鬼子要夜战,他们自然就不可能往前爬了。

    别看天全黑了,日军往上摸那好象是叫偷袭,但是双方都已经打到这个地步了,说日军能在夜战中打第10军的一个攻其不备,这种可能性,有!但,真的不大!

    他们再敢往前冲,只要阵地上的守军听到下面有一点动静,那机枪可就响了,那手榴弹可就砸下来了!

    他们,只能等,等日军与第10军混战成一团的时候再找机会。

    霍小山他们到了衡阳外围之后,却是真的没有想到日军竟然把衡阳城竟然围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害得他们也只能趁着黑夜硬往里摸。

    耳听后面日军往前爬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来大还有日军士兵那浓重的呼吸声,霍小山他们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声变得更小。

    说人完全屏住呼吸那是不可能的。

    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想让自己的呼吸声变得更小,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张开嘴让嘴巴一起参与呼吸。

    于是,他们张嘴之际,那股恶臭的气味直接就进入到了口腔之中。

    但有什么办法,战争不就是这样吗?

    来偷袭的日军不也是如此吗?守阵地的第十军的国军官兵也不也是如此吗?

    终于日军士兵爬上来了,爬在最前面的日军士兵便把霍小山他们当成了已经阵亡的“同伴”,便从他们身上爬了过去。

    霍小山他们不得不抑制住直接掐死那敢从自己身上爬的日军的冲动,在那里放松了身体静静的忍着。

    日军一次进攻一般都是投入几十人,只有在白刃战采用波浪式冲锋的时候才会以百人队往上冲。

    所以,霍小山他们忍了一会儿后,终于这批日军从他们身上都爬了过去。

    耳听日军爬行声渐远,霍小山悄声传令,于是十一个人都开始脱去穿着的上衣。

    他们要为即将到来的夜战做准备了,不管有没有照明弹他们这上衣必须得脱。

    如果夜色这么一直黑,他们都光着上身可以避免自己这十一个人之间的误伤。

    如果日军打出照明弹来,他们可以防止阵地上的国军把他们误伤了。

    想打鬼子真心不容易,大多数人唯恐避之而无不及,可又哪有霍小山他们这样主动就往前凑的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九四章 焚尸(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738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