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0七章 人间惨象-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0七章 人间惨象

    “快点,快点。”沈冲招呼着,除霍小山以外的人都动了起来,在一片墙倒屋塌之中穿行着。

    他们在捡报纸,至于捡报纸的原因嘛,那是因为沈冲说那个报纸可以当手纸用。

    沈冲这个手纸的词用得有点过于文雅了,莽汉就没有听明白,便重问了一句啥手纸。

    于是,沈冲一来气就说是给你擦嘴的,顿时引起了老兵们的一顿哄笑。

    莽汉便被笑得不之所以了,到底是小石锁心软,告诉他那是擦那个啥的。

    然后,莽汉也嘿嘿的乐了起来。

    当兵打仗之人,有“儒将”之说,却没有“儒兵”之说,兵,战斗在最前沿,他们没有那么多顾忌。

    霍小山并没有参与到这场由沈冲发起的“爱国卫生运动”中去,只是跟在其他人后默默的行走着。

    衡阳城内的百姓在开战之前就已经疏散走了,此地已是一个大军营,但也已是一片焦土。

    由于日军的轰炸与炮击,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已很难见到没有战争痕迹的建筑了。

    一个房子代表了一个家,成片的墙倒屋塌,那就是几百个几千个几万个人的家没了。

    中国人和那些游牧民族不同,对家有着浓厚的情感,在家中出生,然后为家而奋斗,然后娶妻生子,再有自己的家,直到自己成为垂垂老朽,在自家之中告别世间。

    霍小山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可是还是会想起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家,那里才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可是,那个家和眼前这些千千万万的同胞的家一样,都被战争的暴虐而移平了啊!

    霍小山感觉到了自己心态的变化,突然想,是不是自己变老了,这才不由自主的笑了。

    自己还年轻着呢,自己还要和丫丫成亲,还要生一大堆娃呢。

    而这时他看到前面捡报纸的沈冲他们却已经停了,胡来冲自己跑过来道:“霍团长,你们跟我走一趟。”

    “什么事?”霍小山问道。

    “那面有个酱菜场,我在那里藏了几坛咸菜,正好给你们下饭吃!”胡来说。

    “好啊!”霍小山笑了。

    霍小山他们虽然自己是带了些马肉干过来的,但是那个东西只能算是备用口粮在执行任务时实在没吃的时候才能拿来充饥的,平时自然是第十军吃什么他们就跟着吃什么的。

    可是,日军在轰炸之中偏偏有几颗炸弹炸在了第十军的粮仓上,于是这些天霍小山他们吃的那大米杂粮等都是糊的,带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人是不可能天天吃大米杂粮的,不说营养不良的问题,食盐也总是要吃一点点的吧,长期干嚼主食的滋味实在让人消受不了。

    所以胡来说有酱菜,霍小山自然也是欢喜的。

    只是,想法很美满,现实却很骨感。

    当霍小山他们走到那个酱菜场院里的时候,却正是碰到成群结队的士兵也正在那酱菜场吃饭呢。

    他们就见那院中几十口原本装着酱菜的大缸却已经同样被日军的炸弹炸得面目全非了。

    就见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国军士兵,拿着钢盔饭碗饭盒吃着那不用熬制已是变成焦黑的米正就着那汤汤水水淌了一地的咸菜吃着呢。

    无数只苍蝇比日军的飞机都要密集正在那人头攒动之中飞行盘旋降落,而那地上的断缸之中的酱菜之中已是有白色的蛆虫在里面头出头没了。

    战争条件下,这卫生条件是讲不得的,可是就这卫生条件要是不对战斗力产生影响才奇怪了呢。

    “这吃完不拉肚子啊!”小石头说道。

    正说着,就见那些或蹲或坐的士兵中便有人撂下了吃饭的家伙就往他们这头的酱菜场的入口处跑。

    “你是大仙,真会算!”沈站说小石头道。

    不用问,那人拉肚子了!

    那名面黄肌瘦的士兵此时腹中剧痛,大有要川息不止的感觉,跑到入口处却是看到沈冲手中正拿着的报纸一伸手便抢了下来向外跑去。

    “哎!你特么给我留几张!”沈冲气道。

    人有三急,是为屎尿屁,情况到来就是美若天仙那也是挡不住的,沈冲自然不会吝啬一张报纸。

    那名士兵听沈冲喊,手中留了一张其余的就给扔在了地上头也不会奔着一处断壁急驰而去了。

    不是他不知道表示感谢,实在是情况紧急啊!

    沈冲正又好气又好笑的,俯身去捡报纸之际,就听身好脚步声起,回头一看,就见又有几十人从那吃饭之处站起向外跑来。

    只是肚子再痛吃饭之处再是肮脏那也是吃饭之地,他们腹泻不往外跑又能有什么办法?

    只是他们一跑自然就看到了沈冲这些人手中都或多或少的拿着报纸呢,于是一跑过来自然便都把报纸给抢了过去。

    于是,当这些人跑过之后,沈冲他们这些人的手中已是空空如野了,那几十张报纸都已经变成了别人的手纸了!

    “我艹!”沈冲气道,但却也没有办法。

    都是国军弟兄自己怎能眼看着人家都要拉裤兜子里了却连张报纸都舍不得给。

    而这时,胡来和胡龙到底是一人抱着一个坛子从一栋已经被炸成瓦砾堆的废墟处回来了。

    “还好,还在,多亏那房子被炸塌了!”胡来庆幸的说道。

    “你藏里的?”小石锁好奇的问胡来。

    “那是,嘿嘿。”胡来就笑,而胡龙则在旁边也笑。

    他们两个是一家子兄弟嘛,所以胡来就拉着胡龙去找自己藏起来的酱菜。

    胡来也不瞒着他,原来胡来在这酱菜厂中找了一个寡妇做相好的,他那相好之人在被疏散出衡阳城之前便告诉他这里有几坛子特别腌渍的。

    但也幸亏日军把这栋房子炸塌了,如果这房子是完好无损的话,那这两坛子干净的酱菜说不定就进谁的肚子了呢。

    “走吧。”霍小山说道。

    可就在他们出了酱菜厂又往北走了没有多远却是看到东面冒起黑烟来了。

    霍小山一紧鼻子,但却转身向东面冒黑烟的地方走去。

    “这特么的城外烧死人臭的哄的,怎么城里也烧啊!”莽汉叨咕道,霍小山之所以转身那自然是因为他又闻到了那烧烤人肉的味道。

    众人循烟而去,走过了四百多米废墟后,就见前方一个大堆上已是一片火焰。

    那堆如此之大已是有房子那么高了,只是那堆却是尸堆,竟然全是用国军士兵的尸体堆成的!

    火焰燎绕,黑烟腾空,有正戴着霍小山“发明”的简易面罩的士兵正往那尸堆上泼煤油!

    “这得多少人?”沈冲已是张大了嘴,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什么了。

    眼见衣物燃烧,就露出里面被烤得冒油的尸体,但很快就又变成了被烧黑的骨架!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霍小山阴着脸问一名正经过他身边的国军士兵道。

    “伤员,没药,七百多人呢!”那士兵答。

    闻言,霍小山他们所有人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如果论打鬼子,霍小山直属团尤其是特务连的人都可以算是吧。

    但是,他们现在没有人觉得自己是英雄,他们只是觉得无力!

    他们无力拯救这些为国受伤然后又因缺医少药得不到救治的弟兄,他们也只能眼看着这些在战场上曾经生龙活虎奋勇杀敌的弟兄被一烧了之。

    人间惨象,概莫如是!

    霍小山无语前行,这回却是依旧向东。

    本来他这回也只是出来看地形的,所以往哪头走都一样。

    他们并没有走多远,便已经到了湘江边上了。

    霍小山这才明白了为什么第十军要在这里烧无药救治而为国捐躯的士兵的尸体,因为这里已经是江边了。

    日军已经把湘江水道打通了,但日军却并没有从江上围攻衡阳的打算。

    只因为,湘江衡阳段已是被第十军密布了水雷。

    别说日军过江作战,就是日军的船只正常行驶也是经常会撞在水雷上从而船破人亡。

    正因为这个方向相对安全,第十军的野战医院就设在了这里。

    那么那么多的死尸自然是就近焚烧最方便了。

    霍小山一行十二个人此时看着那奔涌的湘江水已是无力说什么了,纵江水有知却又如何能够冲尽他们心中的悲伤?

    而就在这时偏偏便听有女子喊道:“来人啊,有人跳江了!”

    霍小山他们忙循声沿着江岸向北跑去,只是跑过去时终究是晚了。

    一名年纪不大的女护士正在江边掩面哭泣。

    “怎么了?”沈冲问道。

    “他不想活了,自己跑出来跳江了。”那个其实也就是个小女孩的护士哭着,她也不管沈冲是不是接着问自己已是自顾自的述说了下去,“他是被鬼子把大腿炸断了,没药,我每天只能用盐水给他冲洗伤口,可还是感染了,伤口都长蛆了,他不想就这样活活的死去,就自己偷偷的爬出来跳江了。”

    老天爷,怎么就不打些雷劈死那些小鬼子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0七章 人间惨象》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738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