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三章 落难的小兵嘎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一三章 落难的小兵嘎子

    “瓜娃子,老子要出去撒尿,把门给我开开!”小兵嘎子在一间茅草屋里扯脖子喊。

    这把站在门口的那两名川军士兵气得没着没落的,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哪来那么多屎尿,不就是找茬吗?

    “憋着!”于是一名士兵气道。

    “憋不住!”小兵嘎子又喊。

    “憋不住就尿裤兜子里!”那个士兵回答。

    “哎呀,我曰你先人小板板滴,你个龟儿子,牲口才特么的窝吃窝尿呢!”小兵嘎子那嘴依旧不闲着。

    “嘎头,你这么骂他们,他们不会,那个叫啥了的,恼羞成怒,对,他们不会恼羞成怒再揍咱们一顿吧!”和小兵嘎子一起被关在屋子里的士兵中有人低声说道。

    小兵嘎子由于当过一段时间军官后来又回特务连了,所以现在他也成了直属团里的头儿之一了,美其名曰:嘎头。

    “没事,他们敢抢咱们枪,可不敢动咱们人。”小兵嘎子笃定的低声答道,然后,他就又扯脖了喊开了:“你们这帮小四川,你们这帮忘恩负久的龟儿子!”

    “里面这个龟儿子骂起来还没完了,要不咱们真找人揍他们一顿?”屋外川军士兵商量。

    “不能揍,连长说了,他们骂就由他们骂,这样等他们来人要人要枪,咱们好有说的,谁叫他们骂咱们了,那枪就是赔给咱们的!”一个士兵说道。

    于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川军士兵也只能装听不见,只能听着茅草屋里那小兵嘎子一句又一句“你们川军这帮忘恩负义的龟儿子们”在那里骂着。

    只是泥人尚有三分土脾气,小兵嘎子总这么骂“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龟儿子”终究是把那两个川军士兵骂急了。

    于是那两个士兵便回骂道:“我曰你先人板板滴,你特么的张口忘恩负义,闭口忘恩负义,格老子欠你中央军个屁,再说把你嘴缝上!”

    “我艹!”小兵嘎子哪怕这个,开始翻小帐,“想当年老子在滕县的时候,别人一个师都不去救你们,那是老子我们一个连救出来你们二三百人呢,人家都说川军知恩图报,你们特么的狗屁川军!”

    一听小兵嘎子这么说,那两个川军士兵又合计上了。

    “他说的是真的假的?”一个士兵将信将疑的低声说道。

    “你看他那张嘴跟破车似的说的能是真的吗,那是想让咱们把他放了在那吹牛呢!”另一个士兵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第一个士兵却是有点犯寻思,他是个老兵,他可是听说自己团长原来打过滕县的。

    不过就在这时,茅草屋里的小兵嘎子却是紧接又一句“龟儿子”到底惹恼了他。

    管他咋回事呢,说不定就是在那吹牛皮呢,不管他,让他自己去骂吧!那名川军士兵想。

    “反正周围都是咱们的人,他们也跑不掉,咱俩躲远点谁老在这听他骂人啊!”同伴建议道。

    “也是。”这个士兵自然同意,于是两个人就往外又走出去二十多米嘴里叼上了香烟。

    这回,耳不听心不烦,你不嫌费唾沫你就随便骂好了。

    果然,过了一会,这两名川军士兵就听那茅草房里的已经不骂了,显然是骂累了。

    他们两个却不知道,此时,小兵嘎子和他那一个班的人正在屋子里窃窃私语呢。

    那茅草房四处透风的,屋里有点动静外面那两个川军站岗的就能听到,所以小兵嘎子自然要想法把那两个人撵得远一点,他们才好商量。

    小兵嘎子在直属团老兵里并不属于那种嘴特别贫的那种,但这可并不等于他不会说。

    从抗战初期的小兵嘎子一直打到了现在的嘎头儿,天天和老兵们在一起,耳闻目睹的,不用刻意学都会了。

    他之所以现在和自己手下的人被川军给抓了起来并关在这里,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那是因为,这伙川军相中了他们的武器竟然把他带的这一个班的人都给缴械了!

    霍小山走后,直属团大部就一直在与围剿他们的日军游斗。

    这对于直属团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直属团在霍小山的带领下什么样的作战模式没有见到过什么样的作战模式没有用过。

    于是直属团要么化零为整要么化整为零就和追剿他们的日军打开了游击战了。

    真属团的游击战模式和八路军打的游击战还不一样。

    人家八路军那是有游击区或者根据地的,直属团却没有。

    不过与此同时,日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日军在下面却也同样没有大批伪军和汉奸的扶助。

    于是双方真就半斤八两,就在这八百里衡山之内玩起了“捉迷藏”。

    小兵嘎子这回是带了一个班的人完成了掩护大部队转移的任务后和这伙川军碰上的。

    他们哪知道这衡山里也有川军哪,不过在直属团人看来,别管是哪个系的部队不都是打鬼子的嘛,就是不打鬼子也不会难为他们不是。

    他们却哪知道这穷怕了的川军一听他们是中央军的,当官的一声令下当时就把他们给缴械了。

    川军人的武器再破,可是当人家呼拉拉一下子上来几十号人把枪顶上来的的时候,小兵嘎子他们猝不及防却也只有认栽。

    不过,让小兵嘎子感到庆幸的是,他带着这一个班的人却也在川军把他们围起来的时候偷偷跑掉了一个。

    那个人却是王小虎,王小虎当时拉肚子,跑到旁边树林里去了,后来就一直没露面。

    这个不用问,一看是他们竟然被川军给缴械了,那自然就是回去找大部队报信去了。

    只是,他们现在已经被这伙川军关了三天了,按理说得到消息的李向白郑由俭他们也该带部队过来朝这伙川军来要他们了啊!

    可是,现在却一点消息没有,本来心中很是笃定的小兵嘎子现在便也开始犯寻思了。

    于是他就以骂人的方式轰走了那两个川军士兵,与自己手下的兵开始商量办法了。

    而就在小兵嘎子正在商量办法的时候,就在不远处的一处破旧的道观里,一个川军军官正摆弄着一把盒子炮,那盒子炮正是小兵嘎子被抢走的那把。

    “中央军的那几个龟儿子闹事没有?”那个军官问他的参谋长道。

    “他们除了天天骂人还能干啥?”那个参谋长回答道。

    “过两天再没人来找就把他们放了,咱们再往大山里跑跑。”那个军官笑道。

    “好。”他的参谋长笑答。

    他们所说的那几个中央军的龟儿子自然是指小兵嘎子他们。

    川军穷啊!

    从芦沟桥事变到现在都七年了,川军为全国抗战输送了大量的兵源。

    虽然说打出了一个“无川不成军”的名号,但是,随着川军兵员的大量伤亡,在时下中国部队体系中的话语权却已是越来越弱了。

    这个很正常,一支部队要么战斗力极强,要么武器先进,要么兵多将广,要么中央政府有靠山,可是以兵多著称的川军现在兵已经很少了那自然也就得不到上面的重视了。

    所以,这几年国民政府给他们的给养已是越来越少最后近似于无了。

    正因为如此,这位团长的手下看到十来名中央军的人用着盒子炮和中正式,那要说不眼红是不可能的。

    所以先把人扣下把武器抢了再说,至于理由嘛,总是可以找到的嘛!

    两位川军军官此时正在因为发了笔小财而自得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报告,团长,参谋长,不好了!”他们手下的一名连长面色惊慌的跑了进来。

    “慌个啥子嘛!一个中央军能让你怕成那鸟样?!”那个团长不满的说道。

    在他看来,顶天也就是自己扣了中央军几个人几条枪,中央军来找他们要人来罢了。

    此时中央军都正忙着在衡阳打仗呢,这衡山一带能有多少中央军的人马?所以他才不怕呢!

    人,自然是要还的,枪,那是坚决不能还的!

    “不是,团长!”那个连长由于跑得很急,边喘着粗气边报告道,“团长,不是中央军,是日本鬼子,咱们驻地三面都发现了日本鬼子!”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一三章 落难的小兵嘎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768720.html